2016-10-05

李克强:新中国没有酷刑

转发此新闻:
九月二十二日,中共总理李克强在渥太华会见记者。或曰「中国司法,以酷刑、暴力、威迫为能事」,李克强回答:「根据中国法律,对犯人不得用酷刑,必须待以人道,而司法机关也都能严守这规定。我虽然不能保证没有一二司法人员虐待犯人,但一有发现,一定严惩。」他这一趟没有说谎。毕竟甚么叫做酷刑或torture,甚么叫做人道或humanity,中英文和现代汉语解释不同。

维权律师高智晟多次遭秘密绑架、酷刑折磨。

东汉桓帝年间,刘宽历任东海相、南阳太守等职,为政「温仁多恕」,志在教化,「吏人有过,但用蒲鞭(蒲草编成的鞭)罚之,示辱而已,终不加苦」。于是吏人「感德兴行」(《后汉书》卷二十五)。这就是我国历代推崇的蒲鞭之政。

明太祖末年,湘阴县丞刘英以生革为鞭,长三尺,中夹铜钱,用以挞人,鞭下处,皮开肉绽。太祖听到这暴行,怒斩刘英,以警效尤,慨然说:「刑者,不得已而用之。英酷虐乃至于此,独不闻刘宽蒲鞭之事哉?残贼如是,是废吾法也。」(《涌幢小品》卷十二)中英文所谓人道,所谓酷刑,具见于刘宽、刘英这两个故事。

中共现代汉语所谓人道,意思也可见于两个故事。一是高智晟之狱:这个民权律师为地下基督徒、法轮功信徒等辩护,二??六年终于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入狱,二?一四年名义上出狱,实际上还是继续囚禁直到今天。这十年之间,他受尽人道对待,例如阳具被电击及竹签直捅,此外还有膝盖猛撞胸膛、钝物重击头颅等。高智晟曾撰《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畅谈这种种人道待遇,李克强只须教加拿大记者拿来读读,就不必多费唇舌向他们解释。

当然,对外国犯人,中共一般不会这样待以人道。这可见于达林(Peter Dahlin)之狱:这个瑞典人伙同大陆律师王全璋,创办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旨在促进大陆司法独立,今年一月在北京被捕,审讯期间,听到楼上有犯人遭殴打,连续打了多天,声震屋瓦。遭殴打者正是达林的同事,而且都是中国人,所以特别获现代汉语所谓人道待遇,达林则无福消受。

李克强之论人道,招来国际特赦组织加拿大分部秘书长尼夫(Alex Neve)的评语:「中国大陆司法机关,动辄使用酷刑,刑人者更几乎一律得免罪责。」他和李克强说的,应是同一回事,只是李克强用现代汉语,他用英语,措词不同而已。

今年六月二日,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在加拿大不忿当地记者指摘中共戕贼民权,愤然说:「你了解中国吗?知道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吗?论中国事,你没有发言权!」也许,李克强应该师法王毅,正告酷刑批评者:「你了解中国吗?会说现代汉语吗?知道中国经济扶摇直上倾动天下吗?」

来源:苹果日报 / 古德明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土改“镇反”、文革、法轮功、强拆上访者……都发生在秦朝旧社会? 新中国几时诞生呀,盼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