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5

官商勾结:东北特钢诈骗400亿

转发此新闻:
东北特钢现欠贷款300余亿元,发债券80亿元,发股票30亿元(抚钢股份26亿余,大连金牛3亿余),合计占用资金超过400余亿元。

东北特钢接连爆发债券违约

东北特钢从大连市政府掠夺土地资产60余亿,从抚顺市政府掠夺资产60余亿,从外商钟安平抢劫10余亿。东北特钢还欠供应商大笔贷款应付而不付。
   
    20049月成立,东北特钢从未盈利过。2004-2008年钢材市场火爆时期,东北特钢每年亏损4-5亿元。市场行情差时亏得更多。
   
    东北特钢以赵明远为权力核心,构成了赵明远、刘伟、邵福群三人小组。重大决策三个人决定。
   
    周建平是赵明远的财务顾问,朴某、孔某为赵明远财务、资产做假的操作者。
   
    高炳岩、陈洪波、单志强、隋万玲等是赵明远及其子赵刚等贪腐的帮手。
   
    东北特钢有两套财账,一套对付金融机构,一套对付政府部门。
   
    东北特钢与大连华联会计师事务所(现已更名)关系密切。东北特钢还以咨询名义请专业机构做账应付股市债市和银行(实为利益输送的手法)。诈骗需要专业包装。
   
    东北特钢的采购、技改、销售、房产、结算等,都是赵明远团伙贪占的机会。操纵股市也是赵明远的一大进项。
   
    省委书记王珉、省长陈政高、省纪委书记王俊莲、副省长刘国强等原省领导是赵明远的靠山。作为大连帮的骨干成员,赵明远能够指挥王珉陈政高王俊莲刘国强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情。共同贪污受贿结成的纽带坚不可摧。
   
    原省长薄熙来对赵明远有知遇之恩。骆某也支持过赵明远。
   
    省纪委常委王雅娴、省政府副秘书长张小普、省国资委主任左大光、大连法院院长李威等都听命于赵明远。
   
    赵明远经营公司的方法:通过“砸死人”的利益输送控制住高官-逼迫利诱高管去压制协调金融机构放贷增发股票增发债劵-下令部下与中介机构配合“调整”“合格”的财务报表-利益再输送。如此循环往复。债务越欠越多,利益关系越做越密,政府和金融机构只得听命于赵明远的指挥棒。
   
    政府、金融机构全部被赵明远套牢。
   
    “国有企业”这个红帽子化解了所有责任分明是贪腐、诈骗等犯罪,却说成“债务危机”。
   
    生产经营成为招牌和过程及掩护,结果却是利益集团提款和国企负债。
   
    每年2亿余的管理费,只是东北特钢表面的公关费。这只是利益输送的零头。
   
    再没有比经营东北特钢更好的买卖了:资本由政府投入,钱由金融机构发放,债由国企承担,利归小团伙。
   
    注册资金造假,财务造假,用途做假的贷款,增发股票和债务融资,不是诈骗又是什么?
   
    东北特钢亏损多年,从未盈利,金融机构知情,为什么愿意“被骗”?负责率是假的,为什么相信?
   
    董事韩玉臣向王珉陈政高控告赵明远贪腐渎职和流失国有资产,揭露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犯罪,揭露东北特钢注册资金不实却去骗贷,揭露违法破产侵吞国有资产,竟然反被判处无期徒刑!金钱可使办案人制造证据做假案!
   
    为支持赵明远,辽宁反腐机关竟然给加拿大籍外商钟安平用假案判刑抢劫10亿财产,竟然给无辜的3名证人判刑。
   
    中央巡视组结论:“辽宁的政治生态恶劣。”
   
    辽宁的腐败已病入膏肓,古今中外罕见。经济崩溃是深度腐败之果。
   
    中央巡视组两轮巡视发现辽宁执行党中央的决策特别差。政治纪律松弛。而今辽宁政治环境恶劣、经济衰退、用假数据欺骗中央,对抗中央巡视组的第一责任人陈政高仍任住建部长;不反腐败甚至帮助腐败分子陷害揭发贪腐的王俊莲继续顾问;把辽宁省属国有工业企业全面干亏损的刘国强在政协做副主席;祸害国家400余亿的赵明远63岁才退休,64岁才辞去省人大代表并继续干预订东北特钢······公理何在?正义何在?
   
    陈政高不被查办,辽宁人就不相信反腐彻底。
   
    早已资不抵债,不能偿还到期的债务的东北特钢还企图“债转股”,资产不足百亿负债400亿的企业。哪里具备转股的条件?那些不创造价值的长材生产线,评估能值几个钱?折旧以后又剩下几何?除非有行政高压或债权人被收买,否则绝无债转股的可能。
   
    泥菩萨过河的本钢集团如按省政府压力兼并东北特钢,就会共赴黄泉。本钢的债权人能同意吗?矛盾后移是政府该做吗?
   
    东北特钢又会用“军工产品”来唬人,占总产量当中的比重可以忽略不计的军品,完全有替代企业生产“军品”可以炒作股市,但欺瞒不了债权人。
   
    辽宁为了地方稳定、掩盖贪腐和资产流失真相,有可能走兼并之路,继续由地方国企缓冲推移东北特钢债务危机,短痛变成长痛,火球外围再包一层纸。果然如此,违背了国家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产业升级的方针,违背了供给侧改革和压缩钢铁产能的政策,会彻底毁了辽宁的金融环境。壮士断腕,草包苟活。矛盾后移,应被问责。掩盖犯罪,也是犯罪。
   
    2009年,国务院就规划把本钢和东北特钢并入鞍钢。王珉、陈政高等抗命不尊,阻止了规划实施。辽宁省今日仍未提钢铁产业重组到鞍钢,仍在自己手掌里玩儿,用意何在?供给侧改革那么难吗?负担为何不舍?
   
    并入鞍钢或许是出路,但鞍钢敢收本钢和东北特钢吗?收之前当审计评估吧?
   
    赵明远可以用利益控制高官,用利益骗金融机构,用金钱买通“反腐者”把韩玉臣钟安平等5人以假刑案“治罪”,用金钱保权位到63岁·····这次,东北特钢能搞定各债权人放弃债权吗?东北特钢能诈骗全国吗?党中央的“反腐”和“问责”不包括东北特钢吗?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反你妈逼,有反自己的吗?
共产党就是要坚决腐败到底,领导才有把柄在手...
被查的被暴露的都是站错队的!~
至于没站错队就被暴露的,那就是打击报复..
可以听而不闻,闻而不见,见而不理!~

匿名 说...

粗言猥语不满反贪,足见其人极贪而且卑鄙,此辈得志,党国哪能不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