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7

六中全会与习近平宏图(3): 专访鲍彤

转发此新闻:
被视为在高层权力分配争夺中具有决战意义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正在北京京西宾馆举行。

赵紫阳的政治秘书、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

一些在北京的分析人士认为,六中全会的主要口号“从严治党”和会上审议的两个文件《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将成为政治利器,帮助“不忘初心”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挽救因大面积腐败而信誉扫地的执政党,同时帮助他强化自己在党内几近至高无上的权位。有分析预测,习近平可能在十九大后打破领导人不超过两任的规矩而在任期届满后继续留任。
尽管仅从官方报道无从窥视此次会议上围绕十九大人事安排卡位战等内幕,但高层权斗和派系博弈仍然是外界特别是政治观察人士密切关注的重头戏。
人们关心并且有兴趣探讨的问题包括:从严治党意味着什么?党内监督新条例能否推动官员公布财产的制度得以建设?党内监督能否根治充斥官场的制度性腐败?党内野心家所指何人?妄议中央成禁条,党内民主何在?异议不见容,帽子棍子横飞,文革阴影犹存?党的总书记习近平的核心地位能否被全党拥立?他能否在第二个任期建立由自己圈定的领导层班底? 他能否做到超期执政?仿效毛邓集权,究竟是手段还是目的?
几年来一直具有争议且充满大胆设想(也有人说是一厢情愿)的问题是:如果习近平在党内能够清除具有挑战力的其他派系,他是否可能开始有实质意义的政治改革,带领世界上人口最大、经济上崛起为经济总量世界第二的国家融入宪政民主的世界潮流,开放党禁报禁,解决六四和镇压法轮功等棘手问题,甩掉前几任领导人留下的历史包袱,从而开创新的历史?
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叶兵近日围绕上述问题专访了已故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
记者:关于六中全会,您有没有关注一下呢?
鲍彤:好像也没有什么消息,我就是看看电视,在电视上也没有看到什么,不是就是从严治党么?
记者:在您看来,从严治党意味着什么呢?
鲍彤:我看它的意思,应该有两种,从严治党。一种是为了老百姓来从严治党,那么就是允许老百姓来管党,来批评党。应该着重强调的是,党应该在法律的范围内工作;第二种,如果是为了党的领导的利益来从严治党的话呢,应该是由党中央来从严治党,由党中央来管党,管的步调一致,一个号令、一个声音、一个步伐。大概是这个意思。但是我现在什么信息也没有,我不知道他这次的目的是什么。
记者:一般来讲,六中全会是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之前比较重要的会议。这个会议中心的议题和用意是什么?
鲍彤:那是要为下一个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做准备,特别是人事安排上做准备,因为它是换届。
记者:那么这一届有什么不同?
鲍彤:好像没有准备党代表大会的议题,只是一个从严治党的议题。我就看到电视上好像没有发布什么消息。我想他在内容上没有要为十九大做准备的题目,但是内容上应该是直接为十九大做准备的。因为下一个党代表大会在2017年开,应该有所准备。
记者:那么在换届、在权力核心的人事配备上,你觉得目前有没有博弈、有没有斗争,哪一方占上风?
鲍彤:这个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的是,中国的选举,包括中国共产党的选举,实际上是没有多少选择的,实际上是按照领导意图来投票的。领导意图如何成为群众的行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也可能从这个意义上要强调从严治党。就是说,强调从严治党的意思包括说,要在下一次选举时,大家按照领导的意图来投票。可能有这个意思。这个我讲一下,前不久,有个省有贿选。在其他国家,贿选是贿赂选民,在中国来说,不可能贿赂选民,有可能是贿赂组织部啊什么东西的。但是好像组织部是不接受贿赂的。那么在这个情况下,贿赂可能包括这个意思,贿赂也是一种活动。十九大以前,不要贿选就是大家不要活动,那么恐怕也包含着这个意思,就是说听从党中央的号令,按照党中央的意图,完美的用投票使党中央中意的这样一个领导班子,成为十九大的候选人、被选举人和最后事实上的领导人。
记者:如果不强调从严治党、或者不像现在这样抓党内的纪律,对组织和领导的忠诚,你觉得会发生不按照领导最高层的意愿的选举,或者会出现完全不同的版本,你觉得有这种可能吗?
鲍彤:有两种可能,一个可能是领导中意的那个名单呢,不可能完全当选,部分地改变;或者即使完全当选,但是如果有这种活动出现的话,内部的裂痕就会暴露在观察家的面前。
记者:目前有些人强调加强核心意识,包括一些地方的官员又喊出来了一些这样的口号,你觉得六中全会上会不会在这方面有什么新的东西出来。
鲍彤:这点我无法预测,核心意识好像提,又好像不提,有一点微妙的变化,我这样的老百姓不好猜测到。
记者:现在有人推出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的提法,如果习近平按照这种呼吁,真的当上了核心,确立了他的核心地位,您觉得对中国共产党也好,对中国普通大众老百姓也好,是福还是什么?
鲍彤:那可能会对举党一致的体制、举国一致的体制,应该是加强的作用。因为核心的问题,在中国共产党的党章里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概念,从来没有讲过核心是怎么产生的。在党章里面,核心享有什么权利,核心在承担什么义务,核心是怎么形成的,没有这样说法。只是在邓小平给江泽民交权的时候,讲共产党有核心、第一代核心是毛泽东,毛说了算;第二代核心是我邓小平,我说了算;第三代核心,就是你江泽民,你江泽民将来说了算了,我邓小平也就放心了。那么这么讲了,核心这个词儿,是从邓小平的嘴巴里出来的,不是从党章里面出来的。因此,它的含义只有邓小平一个人清楚,别人不清楚,全党不可能清楚,党章里没有这样的界定。将来有没有第四个核心呢,邓小平没有说,他现在已经死了。那么现在这个情况底下,核心应该怎么办,怎么处理,有的时候讲以某某同志为核心,有的时候又不讲,以某某同志为核心,又讲以某某同志为总书记。那么,这个里面,是一种党的文化,它里面包含了高深的奥妙的含义呢。那都不是老百姓所能理解的。这个东西我说不清楚。
记者:习近平总书记确立了在党内说一不二的权威,或者说至高无上的地位,您觉得他还会照着人们所不满意的、批评的路线,比方说学毛的这一套,走比较左的路线,尤其是对民主自由敌视这样的路线,您觉得他继续向这个方向迈进呢,还是在他大权在握之后,他的权力基础稳固以后,他做一些变动,比方说像他父亲习仲勋所拥护的那样,充分地发扬民主,尊重普世价值。您觉得他有哪一种可能?
鲍彤:现在我清楚的是有各种各样的猜测。如果抽象的说呢,各种各样的可能都不排除。具体的说,手段和目标应该是一致的,如果用专制的手段达到民主的目的,大概是不可能的,专制的手段只能够达到专制的目的,只有用民主的手段才能达到民主的目的,而不可能是背道而驰的。
记者:为十九大布局,这可能是习近平的最后一任、也可能是打破旧例,再干一任,甚至几任,这面临着他历史地位的问题。您觉得他有没有这个智慧不要成为专制的君主,或者专制的独裁者,而是在中国,向着法治民主,朝着世界潮流的共同的方向,给自己建立这个青史留名的地位呢?
鲍彤:像这样的问题,也可能是有个个人的目标问题,有个形势和条件的问题。个人作为大英雄的抱负,有两种,一种可能成为像毛泽东、秦始皇这样的抱负。还有像华盛顿啊、蒋经国这样的人的抱负。到底领导人心里想模仿的什么人,这个只有领导人自己心里知道。讲形势呢,就不好说了。蒋经国本人可能一开始也未必是要成为一个民主政治家。他开放党禁、报禁,也是他受到了压力,迫于形势的结果,未必是蒋经国个人一开始生出来就立下的抱负,未必。他当时就受到了来自大陆的压力、来自台湾民众的压力、来自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对他的压力。在这三层的压力下,他要求生存,如果是他原来的抱负是做一个大独裁者,那么这三种强大的压力,使他变成了台湾民主之父,这个也是有变化的。到底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也是说不清楚的问题。
记者:反腐败、打老虎、拍苍蝇,在权力斗争方面,运用了反腐,包括官方媒体自己承认,徐才厚郭伯雄并不是他们贪了多少,而是他们的政治立场的问题。您觉得这个反腐是不是能够更上一个台阶,把官员公布财产的措施拿出来?现在监督条例正在修订,在这样一个氛围下,是不是时机已经成熟?还差什么?
鲍彤:到现在为止,我看到的,只是打老虎、拍苍蝇,没有看到反腐败。因为打老虎拍苍蝇跟反腐败是两码事。打老虎并不一定在消灭老虎,根除老虎,只是有选择地打老虎、这个很难跟反腐败连在一起,尽管,看起来似乎是一回事儿,但是实质上不是一回事。我举个例子,如果打一百只老虎,还有五百只老虎没有打,还有五千只老虎在继续生长出来,这种情况,你能够叫他是反腐败吗?我说不能说,他在看到有五千只老虎新生出来,看到还有五百只老虎还存在着,他只是有选择地打了一百只老虎,这一百只老虎有人说是权力斗争,有人说是根据政治原则的一个政治考量,这个情况,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不知道。有人说,这是由于力量的限制不得不这么做,是不是这个意思,我也不知道。谁都知道,反腐败不是一个党的问题,而是一个国家的问题,一个全民的问题。因此在这个里面呢,一个国家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制度,人民给他在反腐败中赋予他一个什么监督揭发的权力,让他执行这样一个权力,更加重要。
鲍彤:实际上,在提出反腐败以来,一直以来,有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第一次提出公布财产的人呢,被抓起来了。这个更说明,打老虎、拍苍蝇跟反腐败是两回事。因为一方面在打老虎、另外一方面,又在抓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民众,这是两个事情,但是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呼声是不断的。
不久以前我还注意到,习仲勋老先生的老战友马文瑞老先生的女儿,她还写了封信,给她的发小、幼年少年青年时的朋友习近平先生,要求公布官员财产,这是个很正确勇敢的行动,但是没有看到下文。我也想从现在正在召开的中央六中全会上能够得出结论,我也想看看,这次中央六中全会,对于公布官员财产,是什么态度?是继续默不做声呢?还是把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人抓起来,说他们是聚众闹事呢?还是说表示赞成他们的意见,同意公布财产。
我看这是一个考验,也是给中国共产党的一个考验,我也希望在这次会议的公报里和消息里面,能够看到一个水落石出。
(据电话录音整理,受访者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
维基百科介绍:鲍彤(1932116日- ),祖籍浙江海宁,在上海长大。中国共产党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委员,赵紫阳总理政治秘书、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主任、中共十三大文件起草小组组长、赵紫阳总书记政治秘书等职务。1989年六四事件中反对当局用武力镇压民主运动,支持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的思路。六四镇压时,鲍彤成为当局逮捕的中共最高级别官员。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太幼稚了,你以为提了案,就一定只有赞同或反对两种结果吗?
还有一种叫不予理会!~N多年前,就有类似的堤岸了,赞同也不是,反对也不是,干脆听而不闻.把提案的人晾在一边,这已经是常规做法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