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6

六中全会与习近平宏图 (1)

转发此新闻:
被视为在高层权力分配争夺战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正在北京京西宾馆举行。
一些在北京的分析人士认为,六中全会的主要口号“从严治党和会上审议的两个文件《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将成为政治利器,帮助“不忘初心”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挽救因大面积腐败而信誉扫地的执政党,同时帮助他强化自己在党内几近至高无上的权位。有分析预测,习近平可能在十九大后打破领导人不超过两任的规矩而在任期届满后继续留任。
尽管仅从官方报道无从窥视此次会议上围绕十九大人事安排卡位战等内幕,但高层权斗和派系博弈仍然是外界特别是政治观察人士密切关注的重头戏。
人们关心并且有兴趣探讨的问题包括:党总书记习近平的核心地位能否被全党拥立?他能否在第二个任期建立由自己圈定的领导层班底? 他能否做到超期执政?
几年来一直具有争议且充满大胆设想(也有人说是一厢情愿)的问题是:如果习近平在党内能够清除具有挑战力的其他派系,他是否可能开始有实质意义的政治改革, 带领世界上人口最大、经济上崛起为经济总量世界第二的国家融入宪政民主的世界潮流,开放党禁报禁,解决六四和镇压法轮功等棘手问题,甩掉前几任领导人留下的历史包袱, 从而开创新的历史?
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叶兵近日围绕上述问题采访了长期观察中共内部事务的分析人士江棋生、鲍彤、查建国和辛子陵,其中鲍彤曾是中共资深党员,辛子陵自称救党派,原中共党员查建国六四后自愿退党。
美国之音将分别发表这些专访,下面是对中国独立作家江棋生的电话采访。
记者:六中全会开了,是讨论大事儿的时候了,您对于这个会怎么看?
长期观察中共内部事务的分析人士江棋生

江棋生:其实,我基本上比较忽略他们这种东西,即便我在北京,我都不是很看好他们这种动作,我现在家乡常熟,客观上更看淡中共高层的这种东西。事实上呢,他们会是现在开,但要定的盘子,要定的事情,应该早就定了,对吧?!无非是,利用这个会议公布而已。会议本身,不可能再有严肃的讨论,再有认真的交锋,这是他们的惯例嘛。要有什么事儿,都基本上解决完了,再开这个会。
记者:现在又提出来了“从严治党”,制定新的监督条例,党内生活准则等一系列所谓的文件,你觉得这次会议上搞这些东西,主要目的是什么?
江棋生:所有的这些东西,用我的眼光看,如果他能走到那一步,向社会公布官员的财产,那么我还是看好的,假如这一步不走出来,就是他们内部加强监督也好,从严也好,这些东西,我是基本不看好的,我也不会反对,我就是这么一个基本态度。
记者:这次有些媒体分析,可能会推出一个公布财产的规定。
江棋生:可能是申报财产。我很注意这个用词。申报的话,就是内部申报么。对吧?他们自己向自己人申报,如果是公布的话呢,就要向全社会人公布。这个有很重要的区别。还是那句话,如果他们真的走到敢于向社会公布内部官员财产的话呢,我是认同,并且很可能叫好。不走到这步,他们内部搞些从严的东西,当然,比不从严是有区别,但是,本质上的区别也不算太大。一党自我监督,总归是不太靠谱的。
记者:那么关于领导班子可能有个安排,对于明年的十九大,你觉得习近平在这方面会不会有比较出格的动作,比如说打破两届任期的规定呢?
江棋生:两届任期的规定,我自己的看法,恐怕不会打破。因为他们所谓打破终身制,是邓小平政治体制改革可以排在头上的重要成果,而且从江泽民过来,到胡锦涛,也一直就是两届。那么如果习近平搞三届呢,也不能说就是恢复终身制,因为他还是有个任期限制么,从两任弄到三任。但是你如果三任可以的话,那四任可不可以啊?这个离开他们所谓的告别终身制,打破终身制恐怕就有一定的问题。我认为,恐怕在任期上不会两任变三任。还得看吧,对吧?
记者:那么对于巩固权力啊,现在也有一些舆论或媒体在炒作或者宣扬,要加强核心意识,核心这个词不断地出现,那么你觉得这个六中全会也好,十九大也好,会不会确定核心的地位呢?
江棋生:这个习核心,是吧? 就是干脆给他戴上这个头衔,是吧?我自己这么看,这一次的六中全会,恐怕这个帽子戴不上,如果要戴的话呢,胡锦涛就会很尴尬。我们都知道,江泽民是戴了核心的,是邓小平封的,后来胡锦涛上去干了十年呢,一直就没有这个头衔。那么习呢,很希望有,我记得去年,好像有过一阵子刮过这么一个风,要把习树为核心,后来淡下来了。现在呢,又多少又有。我个人的看法,这个六中全会应该不会,十九大不太好说。真要把习树为核心的话呢,胡锦涛就很尴尬了。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文革今年刚好开始五十年,结束四十年,现在习近平的一些做法,一些提法,包括“打老虎”、“拍苍蝇”,现在又提出学党章啊,“两学一做”啊,而且出现了党内的“野心家”之类的说法,最近又是要搞党内的生活准则,监督条例, 在党内生活准则内容的解释, 你觉得现在是不是有文革回潮的苗头?
江棋生:我倒是这么看,这个习近平呢,比江泽民、胡锦涛明显地更左,更往毛泽东的那个极左方向靠,这一点我觉得证据很充分。但是第二点呢,我也同时我觉得习近平不会搞文革,文革是集权政治非正常的一种统治方式,恐怕非毛泽东,其他人恐怕玩儿不起来。毛泽东搞了文革,到头来也是焦头烂额。尤其是出了林彪事件以后,毛泽东也搞得很无奈。习呢,他没有必要搞文革,也搞不起文革来,像学习毛泽东那样把党政体系全部打乱,发动全民起来搞,恐怕不会,也不敢,现在中国的民众,与五十年前中国的民众相比,应该说相当一部分有了本质的区别。习近平,他会往毛的极左方向靠,但是他不可能搞文革。
(据电话录音整理)

江棋生(1948115- ),中国作家、学者。1948年出生于江苏常熟,祖籍为福建永定。在家中六名子女中排名老二。1960-1966年就读于常熟县中。19666-196810月,作为红卫兵参加文化大革命。后下乡插队、务农做工。1977年恢复高考后,考上北京航空学院,19783-19822月,完成空气动力学本科;19822-19847月,攻读空气动力学硕士。1985-1988年任教于清华大学分校。19889月,攻读中国人民大学科学技术哲学博士学位。从90年代至今,就中国的人权状况和社会公正问题撰写了多篇文章,发表于《北京之春》、《苹果日报》、《开放》、《新世纪》、《观察》、《中国之春》、《民主中国》和《九十年代》等杂志。在文章中表达的核心理念是:对中国来说,阶级斗争不是硬道理,唯GDP的经济增长也不是硬道理,人权化即自由化才是真正的硬道理。2001年,获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颁发的杰出民主人士奖。2003年获全美学自联自由精神奖和荷兰笔会自由表达奖。2005年,由香港开放杂志社出版《看守所杂记》。2009年,由华盛顿劳改基金会出版《一生说真话》。此外,江棋生还就物理学分立对称性问题,完成了十多篇物理学论文的写作,并于20109月发表于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网站的预印本系统中。即将出版的著作有:《点燃良知的烛光》和《物理学分立对称性新论》。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