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2

杭州,G20峰会,与中国人民何干?

转发此新闻:
八月底、九月初,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在中国杭州举行。这是G20峰会首次在中国举行,也是习近平上台以来,承办最大规模的多国领导人峰会。对习近平本人而言,面子很重要。尤其,浙江省,杭州,是习近平的权力发源地,他不想看到任何闪失,损伤自己的面子,进而损伤自己的权力。

一年一度的G20峰会已经进入倒计时,将于94日在中国杭州举行。

中共举办国际盛会,安保措施历来严密,这一回,更是空前严密。工厂停工,大中小学推迟开学,网吧停业;包裹不能寄送,玩具飞机遭强令封存,刀具禁售,煤气罐限购(据传,有的居民甚至不能生火做饭)。会场周边居民必须离开自己的家,外地人被勒令离开杭州,本地人则有周边城市的免费旅游券诱惑,试图将他们全部“调虎离山”;宗教活动被禁止,餐馆等处的维吾尔员工遭解聘、强令返乡

不一而举,怨声载道。这些苛刻措施,用“扰民”或“严重扰民”来形容,已经太轻微,实际上,已经构成妨碍居住与出行自由、群体歧视、种族隔离等严重的人权侵害。经由主办国际峰会,更彰显这个红色政权反人权、反人类的恶质本性。

在如此苛严的安保措施下举行国际峰会,真正体现了举国体制的优势,那就是,只有这样的体制,才能做到上下总动员,严丝密缝,滴水不漏。对照之下,每逢中国发生天灾,或者人祸,或者天灾加人祸,诸如沉船、火灾、大爆炸、毒奶粉、豆腐渣工程这种举国体制,却功效甚微,甚至毫无功效。原来,举国体制,只有在保护统治者的时候才生效,在保护人民的时候就失效。

在中国举办国际峰会,真的会闹出大事?其实不见得。症结在于,当权者心理脆弱,过度脆弱,被世人比喻为“玻璃心”。强国人,玻璃心。哪怕有一点点风吹草动,比如说,路边有人举个牌子,他们就觉得心脏受不了,就觉得大丢面子,就觉得遭受心理重创,就会病态地想象,那一块牌子之后,会有深厚的背景,会有无数人追随。还是那几个成语: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叶公好龙,杯弓蛇影。

说到此,究竟是举国体制的优势?还是举国体制的劣势?令人困惑。既然现行体制如此脆弱,不如就改变体制;既然在现行体制下活得那么累,不如就举行民主选举,让别人去负责,让别人去担当。但独裁者的心病又恰恰在这里:权力绝不让人。那关乎既得利益。

G20峰会,已经举行过十届,曾轮流在不同国家举行,各国都曾采取严密安保措施,但防范的对象,主要是国际恐怖分子,并非针对自己的人民(俄罗斯或除外)。而如中国这等苛刻得过份而极端的安保措施,可谓绝无仅有。就此而言,中国再度创造或打破世界纪录。

习近平究竟要防范谁?谁是现政权的假想敌?

其一,防范维吾尔人。刚刚发生在邻国吉尔吉斯斯坦、针对中国大使馆的自杀式炸弹攻击(830日),尽管还没有人出面担责,尽管北京刻意保持低调,但怀疑对象,应是反叛的维吾尔人。但要说维吾尔人会袭击G20峰会,这种可能性却很低。

其二,防范汉人中的不满者。然而,无论是异见人士、宗教人士、上访人士,或其他社会不满人士,都不大可能给G20峰会带来多大困扰。一般的治安措施,就足以应对。

其实,若出现零星的抗议和示威,而当局可以容忍,反而在国际舞台上显示出一个大国政府的自信和气度,只会得分而不会失分。换言之,这个“大国政府”毫无自信,更毫无气度。

其三,防范外国势力。然而,所谓“外国势力”,除了在中共意识形态宣传中虚拟的概念,在现实中,根本就是一个子虚乌有的“存在”。

其四,防范党内政敌。事实上,这才是习近平要严加防范的对象,真正的潜在敌。

只有党内政敌,比如习近平的对立面,遍布全国的江派势力及其残余,才可能给习近平政权构成真正威胁。只有他们,才有可能让习近平后院起火。如去年股市暴跌背后的内鬼作祟。

既然如此,与人民何干?杭州,既然把人民都打发走了,这个G20峰会,又与中国人民何干?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陈破空(201691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