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2

《炎黄春秋》不归路:太子党制约太子党

转发此新闻:
名头响亮的《炎黄春秋》杂志社一夜间被没收充公,炎黄同仁抱团以法律当盾牌,这种开局与回击注定了这个曾经的共产党开明派俱乐部必定轰然倒下的命运。想必炎黄诸公心里都知道王岐山告诉福山的那句话:“司法一定要在党的领导下进行,这就是中国特色。”他们高扬法律的旗号去做最后一搏,也只是想表明自己不服和“英勇就义”而已。

《炎黄春秋》从创刊到被迫易主,前后25年。这期间,虽坎坷不断,但终究还是站住了。为什么在20166月倒下?想必人们渴望知道究竟。

太子党互制约:福祸之间

2014年,《炎黄春秋》被命令改变主管,时任副社长杨继绳就觉得“我们死定了”。 当时,他告诉媒体,相信不是中低层官员的任意妄为,而是来自最高层的授意,和网络收紧、舆论收紧有关系。

当被问及对国家主席习近平之父习仲勋曾给《炎黄春秋》的字能否起到保护作用时,杨表示:“没用的。政治基因不可遗传。”


2014年《炎黄春秋》遭劫,虽然埋下了这次杂志社被没收充公的祸根,但《炎黄春秋》当时并未遭到没收,正因如此,让《炎黄春秋》这次状告文化部下面的中国艺术研究院抢劫民财、违反合同,显得理直气壮。

虽然现在出现了各种讨论《炎黄春秋》被没收充公的分析文章,但也许人们忽略了另一种可能:其生存策略--太子党制约太子党--将《炎黄春秋》带入了一条不归路。

《炎黄春秋》能赚下如今的大名号靠的是四大生存策略:第一,以党内开明派编辑立场占市场;第二,以妥协回旋于北京官场;第三,以习近平老爸2001年给的“丹书铁券”为防弹衣躲避明枪暗剑;第四,以太子党制约太子党,寻求杂志存在的政治空间。

来源:《内幕》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