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8

习总敲打团派是冲着胡春华去的

转发此新闻:
知情者对《大事件》指出,对比同龄的高官,胡春华从政资历算是相当丰富,在西藏、河北、内蒙、广东以及团中央都干过,执政能力和水平应该没有问题。但曾经帮助胡春华跃升到团派干部经历,如今却可能是他登顶权力顶峰的最大障碍。

胡春华()和孙政才()一直被认为是胡锦涛、温家宝「隔代指定」的接班人

东网的评论也指出,或许有鉴于“团派”在胡锦涛主政十年间“鸡犬皆升”,新一届中央最高层在十八大上任后,部署连串措施,不仅不再像以往般重用“团派”干部,还明里暗里予以打压,至少是贬抑“团派”干部,将他们投闲置散。其主要目的,是防止已具资历的大批“团派”干部在十九大上“卡位”晋身中央委员会、政治局,甚至政治局常委会。

其中比较瞩目的是:第一,在20135月举行的团中央人事大调整中,中央挑选了当时47岁的秦宜智担任团中央第一书记,较其前任的陆昊还年长了一岁半。秦宜智以破改革开放三十年的高龄纪录接掌团中央,意味着秦宜智的仕途有限,有“斩断团派龙脉”的政治意义。

其二,在2014年底将原本有望在十九大升任政治局常委的“团派”大总管、原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拿下”,令“团派”高层人人自危,客观上对“团派”造成了沉重打击。 

紧接着,本已“五痨七伤”的“团派”受到十八大以来第三次沈重打击。据报,以“党有号召、团有行动”为本的共青团被中央巡视组批评“改革创新行动不及时、措施不具体”。巡视组同时又批评,“有的团干部存在等靠观望思想”及“团中央书记处还没有真正把自己摆进去”等有点似是而非的问题。

此外,巡视组还批评共青团存在“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等问题,批评个别主要负责人违规领取超额奖金、违规使用公车,有领导干部为他人伪造预备党员身份和花“天价”聘请学者搞讲座、有个别干部用公款参观景点、个别已退休负责人瞒报房产,领取住房补贴等等看上去“鸡毛蒜皮”,一旦从严处理、上纲上线,则可大可小的事情。

评论指出,至此,团中央简直如履薄冰,别说指望升迁,搞不好中央随时弄个借口找个主要领导“祭旗”。

2015810,官媒更是发表文章“正厅级团干'降格'使用释放什么信号”,点名炮轰团派。文章说,共青团干部“爬得快,根不深”,缺少基层历练。文章点名提到几位团派出身的高官胡春华、周强、陆昊等,并举出浙江团省委书记周艳被“降格”任用的例子。虽然这篇文章很快就被删除,但该文释放出的政治信号却意味深长,引起多方解读。

政论家胡平在自由亚洲电台撰文指出,这篇文章主要是冲着胡春华来的,目的是阻止胡春华在未来十九大当上总书记的接班人。

文章指出,在十八届政治局中,有两个新面孔特别引人注目。一个是胡春华, 另一个孙政才。因为他们年轻,是现今政治局中仅有的两个60,另外也因为他们从事党政领导工作的资历相当完整。尽管十八大并没有把胡春华和孙政才确立为总书记和总理的接班人,但无疑已然是总书记和总理接班人的第一人选。如果不出意外,在后年的十九大,他们就该进入政治局常委会,成为总书记和总理的接班人。但问题是,胡春华和孙政才这两个人都不是习近平的亲信。习近平很不愿意让他们接班,尤其不愿意让团派的胡春华接他总书记的班。不错,习近平大权独揽,在部署未来第六代接班人的问题上有最大的话语权。只是在十八大已经确立了胡春华在第六代的领跑地位,而习近平本人当初想来也是投 了赞成票的,因此,习近平要想提拔自己的亲信取代胡春华,也就面临着很大的困难。

但胡平认为,用反腐的名义打倒胡春华“估计做不到”,因为胡大概是中共官场上少有的清官;而“令计划毁了胡锦涛,也毁了胡春华”的说法也不准确,把胡春华算进令计划一伙从而打掉“看来也不行”。因为胡春华是在北大毕业后去西藏工作,被当时主持西藏的胡锦涛所发现所器重,因此被算成团派干将,并不是靠令计划牵的线。

2015626,中共政治局审议通过领导干部能上能下的若干规定。“乍一看去,这个规定很可笑。难道在以前领导干部是不能上不能下的吗?难道在以前领导干部的上上下下是没有章法的吗?既然在过去早就是能上能下,尤其是近二三十年,有些做法已经成了惯例,用习近平本人的话,就是形成了政治规矩,哪里还需要再颁布什么规定呢?可见,现在这套规定,其实就是为了破掉原来的规矩,就是为了让习近平本人享有更大的任免权力,”胡平说:眼下,胡春华离接班人只有一步之遥,本人的表现又挑不出什么过错,于是就有了前面提到的团派干部缺少基层历练要“降格”使用的文章。

按照这篇文章的意思,胡春华在十九大很可能连常委会都进不去,就算二十大进去了,也已经失去了当总书记的机会。

来源:《大事件》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北京丰台法院女法官袁艳玲表示赞同本文观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