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1

黄兴国代理天津书记两年未扶正不寻常 “不太平”印象首先来于武长顺的落马

转发此新闻:
昨天下午,在团结湖参考(微信IDTalkpark)的读者群里,我和几个人谈到了天津的局势。有天津读者说,天津现在的情况是“抱团紧张”,我说,“天津且着呢,到明年这时候大概能消停”。为什么这么判断呢?我的理由是,一个直辖市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都没有正式任命党组织一把手,这不是太正常的现象。几个小时之后,“大新闻”就出来了,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天津市长黄兴国曾在习近平手下主政宁波


2003年,黄兴国从宁波市委书记任上空降天津,担任市委副书记。级别差不多,但职务的重要性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在津门重地,黄兴国深耕多年,顺利地当上了市长。但在原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调任中央统战部部长之后,黄兴国并没有马上接过她的职务,而是当上了代理书记。这一代理,就是21个月。通过媒体的梳理可以发现,黄兴国很可能是改革开放以来,代理省级书记职务时间最长的人。尤其重要的一个信号是,近期省级党政一把手变动频繁,很明显是在为明年的十九大谋篇布局。但是天津这样一个直辖市却一直没有“定盘”,显然中央另有考虑。可是谁又能想得到,代理书记最后的结果不仅“黄”了,而且直接就“虎”了呢?不能不说,这个消息的政治当量几乎可以形容为津门海啸。

天津“不太平”的印象,首先来缘于武长顺的落马。虽然每个省都有老虎被打,但武长顺的份量相当重。虽然他只是天津政协副主席,但他一生都在天津公安系统工作,担任天津市公安局长的时间超过十年。这样的持续深耕,无疑会积累起雄厚的政治、社会资源。撬动一个武长顺,津门的地基可能都会摇晃。前不久,主管规划城建的副市长尹海林落马,再次给天津官场带来震动。尹海林是一位学者型官员,并不像武长顺那样“名声在外”,这种中坚型的、群众反映并不强烈的领导干部被调查,意味着天津反腐已经进入更深的层次。有这样两杯烈酒垫底,黄兴国的落马虽然出人意料,但也并不显得太过突兀。无论你是怎样的瓜,只要顺藤能够摸到你,摘掉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去年天津港“812”事故发生之后,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天津爆炸会不会引发“地震”?当时,曾经担任天津市副市长、时任安监总局局长的杨栋梁受到组织调查。“头七”打虎,指向性本来就很明显,再考虑到杨栋梁的天津背景,更能隐约看出整肃天津官场的决心。虽然不能说,黄兴国的落马与天津港事故有直接的相关性,但天津港事故很可能延缓了他“扶正”的时机。而随着天津反腐的持续深入,线索最终指向了他。虽然有不少局外人都觉得“不可能”,但不可能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这再一次证明,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真是闭着眼睛的反腐,是深水区的反腐。任何对反腐败斗争还抱有侥幸心理的人,都可以从黄兴国的身上看到深刻的教训。

在以前的文章里,我曾经提醒读者注意一个新说法,就是习近平提出,要把“政治问题和腐败问题交织”的领导干部列为重点查处对象。不讳言反腐败斗争的政治属性,是一种富有政治勇气和魄力的表现。事实上,在以往的打虎案例中,也多少反映出了这样的倾向,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周本顺和王玟。周本顺落马之后,有关人士曾经披露,周本顺存在“欺骗中央、妄议中央”、搞两面派的问题。王玟在个人的政治期望落空之后,消极堕落、甚至抵触中央。这两个人,一个是现任省委书记、一个是刚卸任的省委书记,他们的落马虽然无疑与腐败问题有关,但导火索很可能就是政治问题。那么,黄兴国怎么样呢?这个代理市委书记,是不是也存在着“交织”的现象?我个人认为,带着政治视野去看待黄兴国的落马,很可能更容易找到正确答案。

到目前为止,天津、河北这两个最靠近政治中心的重要地域,都有一把手落马,这是一个很值得深思的现象。做出某种结论虽然比较困难,但是一如既往,我对政治走势感到乐观。

来源:微信读吧 / 蔡方华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