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7

中国扶贫思路的制度问责

转发此新闻:
甘肃农民杨改兰一家的自杀,把中国扶贫这个话题推到了最前面。此事被网友定性为「因贫穷而自杀」。在当地县政府的通报中,则将此事定性为「杨改兰特大故意杀人案」。不过,虽然定性为杀人案件,当地政府却不敢谴责「杀人犯杨改兰」。而是通报谴责当地政府扶贫工作不力,给予副县长等人警告处分。

中国政府对扶贫工作非常重视,扶贫办在全国各地设置正式部门,每年消耗巨额费用。

网友与当地政府的观点貌似针锋相对,但对于事情的定性,其实没有实质性区别,即,都认为是扶贫工作有缺陷。

仅仅是缺陷吗?

要说起来,中国政府对扶贫工作是非常重视的。全世界没有几个国家像中国这样设置「扶贫办」这样的部级机构。从2014年起,还特地设置每年1017日为「全国扶贫日」。

不要小看扶贫办这样的机构。这可不是一个虚置得部门。扶贫办在全国各地都有正式的部门设置,每年消耗巨额费用。从2011年到2015年,中国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从272亿元增长到467亿元,年均增幅接近20%。这些资金看上去不多,但这仅仅是中央财政预算安排扶贫资金。与此配套的还有省级层面扶贫投入,大约是中央资金的1/4。两者合计,2015年中央、省自治区两级政府的直接扶贫资金大约为600亿元。

此外,还有每年各行业部门的数量不算太少的扶贫资金,例如,向贫困地区投入的社会事业资金,农村公路建设资金,农田水利、安全饮水等农业资金,以工代赈资金等。合计下来,中国近几年每年投入的扶贫开发的各类资金在1000亿元以上。

相对于十多万亿的财政收入,以及每年上万亿元的三公开支,这1000亿元扶贫资金非常少。但即便如此,我们仍可算一笔账:如果1000亿元每年用于辅助中国最穷的那1000万人,则每人每年所获的资金额度可以达到1万元。虽不能彻底解决贫困问题,至少可以不至于导致因为贫穷而自杀。

于是我们要面对两个问题:1,如何精准地找到这1000万最贫困的人口?2,如何保证扶贫资金精准地、不经盘剥地送达这些贫困人口?答案显而易见:这是两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些年以来,因为贫穷而自杀的事件屡见不鲜。有城市下岗职工,也有农村贫民。

无论是城市的低保、保障房,还是农村的低保、精准扶贫,这些年都被揭露出大量的问题--低保被大量并不贫困却与官员关系密切的人获得,保障房小区的人能够有能力购买包括豪车在内的大量各种汽车,农村里大量赤贫的人无法获得资助

中国扶贫制度存在明显的缺陷:政府掌控资源,政府把资金控制在自己手里,政府官员负责扶贫办法的制定、扶贫资金的发放。在计划经济基本被否定之后,中国的扶贫工作,则基本上处于完全的计划经济状态。于是,扶贫工作必然遭遇权力寻租。我们可以谴责官员,认为他们竟然把黑手伸向扶贫资金的行为太无耻。但这种道德谴责解决不了问题。

扶贫工作必须向社会化扶贫转变。政府应当制定税收优惠、基金扶持等政策来完成扶贫工作。这需要政府舍得放权。至于中国农民的扶贫,面临的制度性困境更加明显。土地制度、户籍制度都是重大、急需解决的问题。如果土地依然不肯归还给农民、户籍制度的等级歧视依然不肯取缔,则农村的扶贫根本不可能取得效果。

来源:东网 / 王思想 经济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