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7

习近平偏爱浙江 杭州从此是陪都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对浙江对杭州的偏爱,在一系列事件上都毫不掩饰地显示出来。世界互联网大会选择落户乌镇,习在这里宣示网络领土的主权地位,在虚拟空间确立「长城」。而后在G20会议上,在杭州指点世界,不只是要做世界经济明灯,也刻意放大对此一含义的政治想像。

G20实质上是一种常设性的务虚会议,年年举办,并无新意。

G20已经被谈论很多,但是这些被谈论的部分并不涉及到专业讨论,而是通过提炼这一会议的规格来展现其重要性,通过鼓吹其议程设置来鼓吹中国的领导地位,通过对杭州的赞美来突出表达其必要性。G20不再只是鼓吹大国崛起,而是要烘托大国领导人崛起。

迄今为止,国内宣传的基调强调了这一点:中国是世界经济低迷时候的指路明灯。这种非常夸张的口气,无论是在哪一届都没有如此高调过。事实上,中国经济自身的问题都是数也数不清,却要给世界开药方。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恐怕只能说明其中的矫饰。

在英国的核项目受阻,在巴西的高铁受阻,在新加坡的地铁出现安全质量问题,中资企业在美国受到调查诸如此类的事件越来越频密地出现,证实了中国与世界的经济交往出现了结构性问题。易言之,是中国需要世界,而不是相反,但国内文宣却反着来。

G20实质上是一种常设性的务虚会议,年年举办,并无新意,在协调国际间合作方面更不会因为杭州会议的华丽而更进一步。如此这般,只能说明借办会来浇胸中块垒是当局的主要目的。不只是要推送中国崇拜,更将中国领导人崇拜推到极致,也算是罕见。

但在中国的语境下,党媒对G20的谄媚宣传,与社交媒体上消解G20的立场大相径庭,而后者更能进入民众心里。无论言辞上说得多漂亮,无论晚会多了精彩绝伦,无论秩序如何令人印象深刻,一个「通商宽衣」的口误就将所有浮华戳破,像针刺破气球。

其他的姑且不论,当着世界的面,高声念出「通商宽衣」四字,恐怕将成为从政生涯里最叫人记忆深刻的瞬间。可以想见,这四个字将伴随习往后的全部政治生涯,盖过其他所有那些歌颂的方面,成为历史事实与集体享受的高级段子。这是利用G20自我塑造时最大的漏洞。

杭州也在这种堂皇的宣传中,从南宋时代偏居一隅的没落首都,一改其颓势与文弱,变成了强硬大国的陪都。无论这种对杭州的新印象能否稳固持久,当局灌注在G20文宣中的潜台词都在默认这个局面。当然,在吟哦「手把红旗旗不湿」时,并不晓得末尾是「梦觉尚心寒」。

纵观G20在电视屏幕上的视觉呈现,集中在华丽这个层面,竭力表达文化旧地标的新世界观。可一旦知道那些被当作枯枝败叶一样被驱赶的民众,想到在这种靠清场来完成的文化展示,就让人皱起眉头,在国家级化妆师张艺谋的布景中赫然发现「始于作伪」四个字。

流传的对中国大城市的民间别号,自有帝都、魔都、妖都之后,大概是可以增添杭州这一陪都的新晋城市。然而,在网民的意思里,陪都早已是给了重庆,而重庆在新近几年的政治场里意味深长。陪都有了竞争,就好像别的什么也有了厮杀,西湖边保塔下,角逐不断,幻影长存。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