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7

揭秘:中国军事航空工业鲜为人知的内斗内幕

转发此新闻:
以下文章原发微信号“臻园 -历史踪迹 清新社”,罕见的曝光中共航空工业几大战斗机厂商之间的内幕,描述了他们之间鲜为人知的矛盾与争斗。尽管文章难免带有作者的个人偏爱观点,但对于了解中共国防航空工业几大基地的恩怨是非,不无帮助,仅录于下,以飨读者。

沈阳飞机公司歼8战机生产线

大家总说中国航空不行,你可知道沈阳那帮人多会运作上层关系搞斗争。

沈阳那帮人,包括沈飞集团、601研究所、黎明发动机厂等。个个都是政治斗争的高手,个个都是运作上层关系搞斗争的人才。其他厂争夺资源根本争夺不过。

就是沈阳那帮院士搞不出成绩出来。

中国航空行业,从民国时期继承来的人才,主要在江西洪都。

江西洪都虽然集中了大部分民国时期的航空人才精英(例如陆孝彭这种天才),但是因为出身不正,很多人家庭成分不好,饱受排挤。虽然搞出了强五这种奇迹,依然被无情地边缘化,被排挤。

强五有多奇迹呢,作为一款五十年代设计的对地攻击机,竟然一直到九十年代引进俄罗斯的S27之前,是中国唯一能超音速飞行的飞机。以至于中国和苏联坦克海对抗的方案,就是用强五这个对地攻击机携带核弹进行打击。

好在这些人虽然家庭成分不好,但是因为是军工厂,所以文革中只批斗了非常短的时间就被保护起来了,没有吃苦。

中国强5战机

新中国的航空事业,主要是从苏联援助的156个项目中起家的。苏联手把手地把自己在航空方面的大部分技能都教给了中国人。

苏联援助的最大的航空集团就在沈阳,包括生产厂沈飞、设计所601所、黎明发动机厂等。

这些人精通政治斗争,精通整人,除了仿制苏联飞机外,啥也干不了。

苏联人一撤走,仿制了一大半的歼七就此歇菜,自己竟然再也搞不出来像样的歼七了(后来的歼七是成飞搞出来的)。

在建设沈阳这个飞机大基地的时候,抽调了一批民国时期的航空精英去支援。结果等建好后这些人就被整惨了,还不如呆在洪都安全。

最有名的就是黄志千、徐舜寿两位民国大师。黄志千的技术更强,徐舜寿更擅长和解放后这些根正苗红的人打交道。

徐舜寿、张桂联等一批海归专家在反右的时候惨遭迫害,最后一些人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作为中间人的徐舜寿倒霉之后,这些民国出身的海归精英马上就统统完蛋,被排挤到一边去。黄志千后来飞机失事而死。

沈阳这帮人在解放后,因为研发不出来什么东西,长期以生产歼六为生,生产了可能有几千架吧。

改革开放后国家勒紧裤腰带,但是没勒沈阳这帮人的,把歼八的任务给他们了。

沈飞生产的歼8迄今仍是中国空军主力之一

结果他们只是把苏联人的飞机拉长拉大,然后搞出了一个天天出事掉飞机的东西,还使劲吹嘘,并以此产生了一大堆院士。

歼八经常出事,但每次出了事故,沈飞就把责任推卸到飞行员头上。有一次被坑害的人是马晓天。马晓天差点摔死在事故中,结果拼死飞回来后,沈飞把所有责任推到他头上,他差点被扒掉军装复员。好在他是红二代,有人保他,才仔细检查原因,发现责任在飞机身上,他才没被赶走(现在他是空军司令)。

因为沈飞不给力,国家最后只能勒紧裤腰带,从苏联和俄罗斯进口Su27,让沈飞和601接着仿制。

后来国家的材料技术进步了,上级要沈飞用新型复合材料替换铝材,结果沈飞搞出的新飞机不能保持平衡,只好用铅块配重。上级要搞数字化取代模拟信号,结果沈飞搞的数字化系统导致天天颤抖。

最后国家没办法了,只好再从俄罗斯进口Su30,甚至打算进口Su35来给沈飞和601仿制。

在三线建设时期,从沈飞要分流一些人到大西南的成都开分店,那些当红的人自然不愿意离家远去,最后一堆被排挤、被边缘化乃至被打击迫害的人被踢出沈飞和601

然后就有了成都的成飞和611所。

这些被踢出去的边缘化的人,虽然不擅长政治斗争,不擅长上层运作,不擅长整人,但是业务上则精得多。

他们先是把歼七仿制成功,然后又通过中美蜜月的机会学习了美国的全套业务流程(学的主要不是技术,而是工作组织方式、业务流程,以及电脑CAD辅助设计技术),然后通过和巴基斯坦的合作搞出了枭龙(靠着巴基斯坦给的3亿美元,成都这帮人终于有钱发工资了。

成飞本来连总工程师都要下班后卖面条谋生的,而且巴基斯坦还给了一架完整的F16给成飞研究),然后又自己研发出来了歼10

结果歼10搞出来后,因为运作不过沈阳,差点胎死腹中。

好在386(江泽民)去成都视察,四川地方官设法让386去了一趟成飞,成飞找了最好的试飞员给386表演。386大赞,然后给了拨款,成飞这才出头。

江泽民当年视察成飞与歼十试飞员合照

解放军空军要搞四代机歼20

成飞这帮人成功中标,令中航工业总公司非常不满。

在沈飞的运作下,中航工业总公司强行下令成飞把飞机后半机身分包给沈飞,中航工业老总林左鸣美其名曰叫做“打破竞争”。

这就是为什么歼20后半机身隐身性能很差。现在所有对歼20的诟病,都集中在后半机身。

为了给沈飞吃偏食,中航工业总公司集中全公司各个分公司的钱,给沈飞另起炉灶搞一款四代机。结果研究到现在,也没见研究出什么成果来。

因为成飞对亲儿子沈飞构成了竞争,中航工业很不爽。中航工业决定打击成飞。

政策之一就是把601611的总工程师都调到北京来,然后把双方的副总工程师对调到对方当总工程师。

负责歼20的杨伟,因此被调到北京来坐冷板凳,换一个沈阳调来的人来负责歼20项目。

结果空军震怒,直接插手国企事务,说你们的人事调动我无权干涉,但是这个歼20项目必须是杨伟负责,否则我就不给项目款。

最后在空军的压力下,杨伟继续呆在成都,担任歼20项目的负责人。

苏联援助的中国航空的第二大基地在西安的阎良,这主要是搞轰炸机的。

改革开放后,阎良的西飞搞出来了飞豹歼击轰炸机。

结果好像也是因为动了沈飞的奶酪(影响了沈飞仿制Su30的生意),沈飞通过上层运作,不许再搞飞豹的后续升级版本了。

然后搞了一半的飞豹2.0就胎死腹中,传说中的隐身飞豹也不了了之了。


成飞的杨伟与歼十

西安的红旗发动机厂研发出了ws10航空发动机,结果沈阳的黎明厂通过上层运作,把ws10航空发动机的后续工作无偿调拨到了黎明厂,把那些设计图纸都从西安统统拖去了沈阳。

结果他们连摘桃子都摘不好。

不知道是西安红旗厂偷偷留了一手,还是沈阳黎明厂学艺不精吃不透图纸,反正ws10后来事故不断,经常飞着飞着就喷零件出来,出了很多次事故。好在俄罗斯的飞机都是双发动机,坏了一个还有一个。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大型基地在贵州安顺平坝的大山沟里,这就是三线建设时期搞的贵航。

位置在深山里,远离交通线,甚至远离县城。

当年是抽调各个厂的精英去的,但因为在贵州,吸引不到人才,现在愈发衰落,已经成为成飞的小弟了。

因为天高皇帝远,这个厂的关系户很多,当年和日本人合资搞云雀小汽车,领导把关系户都塞进合资厂,结果把合资厂都搞得快倒闭了。

另外,在汉中还有一个陕飞,是搞预警机的,应该是西飞的小弟。

除此之外,在哈尔滨有一个搞直升机的哈飞,是苏联援建的。

三线建设时期又在景德镇搞了一个搞直升机的昌飞。

影帝(温家宝)建设天津滨海新区,要搞一个大的直升机公司,把这两个彻底降为代工厂。

这两个企业坚决抵制,江西省分管工业的副省长到昌飞演讲,说头可断、血可流、官位可以丢,但是企业决不能丢。后来怎么进展我就不知道了。

中国早期航空三大天才人物,陆孝彭、黄志千、徐舜寿

陆孝彭窝在洪都,被彻底边缘化,虽然搞出了强五但是不得重用,但好在人身安全。

徐舜寿被打为右派,惨遭迫害,最后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歼十总设计师宋文骢

黄志千在徐舜寿被迫害后也被踢出核心,被边缘化了。

中期两大支柱,宋文骢、陈一坚宋文骢被排挤出沈阳,踢到成都陈一坚被排挤出沈阳,踢到阎良。

成飞和611所打败沈飞和601所,中标空军的歼20,结果上级领导马上给成飞小鞋穿,马上要收拾成飞的领导,好在空军震怒,把杨伟等人保下来了。

中航工业强行把歼20的后段跻身分包给沈飞,成为歼20最大的败笔。

成飞研制的歼20即将入役

西安的红旗发动机厂研发出了ws10航空发动机,结果沈阳的黎明厂通过上层运作,把ws10航空发动机的后续工作无偿调拨到了黎明厂,把那些设计图纸都从西安统统拖去了沈阳。

现在大大(习近平)要搞大国企,要搞统一的大发动机厂。

我很担心成都、西安、贵州等地的人,在官场斗争上竞争不过沈阳的人。

过去是分家过,沈阳的那帮根正苗红的人不能直接插手其他企业的内部事务。
现在合成一家,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斗争、整人了。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沈飞和一汽一样,扶不起来的阿斗,东北地区人就这样,懒人扶不上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