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0

一名大陆游客披露青海和四川藏区现状(二)

转发此新闻:
近日刚结束青海及四川藏区之旅的一位中国大陆游客星期五继续向本台独家披露他所到藏地的宗教、文化与语言状况,以及中国政府对藏政策的打压性等情况,并强调他所接触的藏人都非常期盼达赖喇嘛回到西藏。

中国当局在青海和四川藏区之间正修建的省道

不愿具名的一位中国大陆游客近日结束青海及四川一带藏区的旅游之后,于星期四向本台独家披露当地藏人真实的生活处境及对西藏问题的看法,他于星期五继续对本台介绍他所到藏地的宗教、文化及语言状况。他强调,中国政府现在对僧人流动性的管制,其实是终结了藏传佛教实践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他说:“宗教信仰方面,寺院明显看得出来没有过去的僧人多了。听当地了解这些年政策变化的藏人说,虽然一些原籍僧人能够留在寺院,但是外籍僧人大多被强制赶回老家了。这种政策也不知道是中国政府故意破坏藏传佛教,还是不了解藏传佛教的后果。因为僧人告诉我说,藏传佛教里面辩经是重要的学习部分,辩经的僧人需要去各地游走,去不同的寺院挑战不同的方法,过去西藏寺院之间游走往来,互相学习辩经的僧人非常之多,但是现在没有办法继续下去。对于藏传佛教而言,不仅仅是辩经,一些有学问的上师年轻的时候在一个地方学佛法,年纪大了之后会根据机缘而留在不同的寺院,想学佛法的僧人去不同的寺院入住、学习,这些是对于藏传佛教而言非常重要的事情。

四川藏区境内的一座寺院

有位僧人告诉我说,藏传佛教也重视僧人的旅行经历。那我觉得,现在对僧人流动性的管制其实是终结了藏传佛教实践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仅是外地的僧人被强制赶走,当地的僧人如果想要出去的话,也需要很多手续。那剩下的僧人,哪怕寺院还在,可能只是一些按部就班的佛教实践,思辨的成分没有那么多。文化信仰方面,有一代年轻的藏人大学生成长起来了,受到了很好的文化教育,但是自己的民族这一块,没有办法去了解很多,国家说什么就相信什么,现在这样的藏人学生肯定也不在少数。语言上,各地方言当然说的是当地的藏语,和我们汉话不一样,但是多少人会认得藏文、写藏文,我也只是大概地问了一下,除了僧人之外,好像会的人不多,可能青海那边的藏区比四川好一点。

在被问及中国政府对西藏实施的政策是否有打压性时,他以当局监控并任意抓人、强拆喇荣五明佛学院僧舍、强占藏民土地、在藏地大搞旅游建设等为例,介绍在这种高压政策下,藏人所受到的影响。

四川藏区境内的一座村庄

“中国政府在西藏实施的政策当然是有打压性的。我感觉现在是沉默地、无声地监控吧。当地的藏人跟我说,警察抓了很多人,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警察都在楼的背后守着,观察着整个城市的一举一动。另一方面,当地人也跟我说,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被强拆的事情,给沿线的一些藏区都带来了很大的震撼,他们说很多僧人的房子被强拆了,因为僧人的房子还有学佛人的房子,是用半辈子的积蓄所建的一个房子,那强拆之后也没有像内地的拆迁一样给予拆迁补偿什么的,那就什么都没有,很多人是没有办法,只能在其他的朋友家里借住,但是借住也不可能持续下去。所以这个不仅给色达五明佛学院,还给整个沿线的藏区,青海到四川一带的安多地区都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据当地人说,中国政府也有一些强占土地的举动,还有一点是现在修路的比较多,比如说青海和四川之间在修一个省道,把边境上的一些村庄连起来,那修省道的又是由汉人来修。

在阿坝县城建立的大酒店、汉人商店及饭馆

中国政府另外一方面是现在有意无意地用商业化、现代化当作一个对西藏的诱饵,来让西藏人富裕起来,不是富裕起来不好,但是把文化和宗教变成一个商业化的东西,搞旅游啊、所谓文化产业啊,把文化化约成一个赚钱的商品,那肯定文化本身也就变味了。当地藏人也跟我说,香格里拉就是一个典型,这表明了商业和文化之间可能在藏人现处的背景之下,是有冲突的。青海湖很有可能就成为下一个香格里拉。我觉得事实上,不是像国家说的那样,文化和旅游可以同时发展,如果政治问题没有解决,文化和旅游发展都是骗人的。”
该名游客最后谈到他所接触的大陆人对西藏问题的看法,以及藏人对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期盼。

中国当局正在阿坝州境内建立跨河大桥

“我接触的大陆人,比如说跟我同行的同事可能和我的看法比较像,但有的也不是很在乎西藏问题。我身边有的人觉得,西藏过去就是穷,那现在的‘发展’全靠中国的支持,旅游业兴旺也是主要靠大陆游客来消费,但是他们可能没看到这种消费对于文化本身的破坏作用。在这个背景下,消费和维稳也交织在一起。我接触的藏人当然都非常盼望达赖喇嘛回到西藏,有的还说盼望海外的藏人早日回来,我想这可能也是他们对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也格外抱有期待的原因之一,期待这个谈判能够成功,并且让藏人多得利益。”

相关连接: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