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7

中国警告不要借抵制《我的战争》“抹黑”抗美援朝

转发此新闻:
最近一周来,中国社交网络上关于朝鲜战争电影《我的战争》上映之前的一部宣传片的争议非常热烈。97日发布的这部网络短片据说并非《我的战争》的导演编剧团队所制作,而是这部电影的投资方制作的宣传片。

影片《我的战争》宣传广告之一  

两分钟的网络视频中,一群来自中国大陆的老年游客,在首尔的旅游大巴上,对年轻的韩国导游炫耀历史,“ 我们当年是文工团!我们当年是钢刀连!我们当年来的时候不用护照!我们当年来的时候还叫汉城!我们当年是举着红旗进汉城的!”

新京报的评论描述,“说这些话的时候,老艺术家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仿佛他们谈论的不是战争,而更像秋收的农民伯伯在回忆春种时希望的田野。

六十年前的朝鲜战场上,以中国和北朝鲜为一方,韩国和美国和联合国军为另一方,汉城作为拉锯战的战场几度易手。“19506月,三八线上打响了第一枪,北朝鲜人民军3天后占领了汉城;929日,美军仁川登陆,很快攻克汉城;195114日,中朝军队占领汉城;随后联合国军发起反攻,又于同年315日二次夺回这座城市。”

这部宣传片很快引起了大多数网民的反感和批评。

有网友认为“离开战争现场几十年,我们最应该看到的是战争的残酷。战争作为一种解决国际冲突的方式,代价总是过于沉痛。任何一场战争都应该被严肃对待,而不是轻松消费。”

对这一宣传片最有力量的质疑,是这样一个类比。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日本人拍了一个广告宣传片,内容是这样的:一群年过九旬的日本老人来南京旅游,中国导游热情洋溢的鞠躬,欢迎大家第一次来南京,而这群日本老人却用颤抖的声音亢奋的说:我们七十多年前来过!中国当年还叫支那!我当年正在16师团服役! 我们当年是举着太阳旗进南京的!”
交战双方,尤其是两国交战,往往都有自己的叙述角度和立场。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朝鲜战争给韩国人带来了巨大的创伤。据韩国国防部编写的《韩国战争史》披露,朝鲜战争韩军的伤亡数字是116.8万人。

1949年韩国进行第一次人口普查时,人口总数也只有2000万出头,这就意味着,如果除掉女性、老人和孩子,韩国几乎是全体适龄男性参战,伤亡1/41/3左右。

从朝鲜这方来看,金家三代的极权统治下,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典型的侵害人权的暴政国家,第三代金正恩上台后,更是直接处决了与中国关系较好的张成泽等人。

几年来,在中朝边境附近的核武试验,也使仍然和朝鲜签署有军事同盟条约的中国立场尴尬,更成为中国东北地区安全的心腹大患。

一方面,与中国关系不错的韩国因宣布将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而遭遇中方的批判和台面下的经济制裁,但就在中国在刚以举国之力在杭州举行的G20大会后的几天内,朝鲜宣布进行了第五次核试验,使这一压力基本成为笑话。

几天来,由于各方批评,官方一方面施加压力,删除了这部引起争议的宣传片,并下令对批评的声音消音删帖。

另一方面,官方发起了反击,914日,《环球时报》发表了主编胡锡进执笔的社评,提出“骂《我们的战争》请别捎上抗美援朝”。

胡锡进的说法是,宣传片,它的创意可能有些俗,但对它政治上“上纲上线”就没必要了。“韩国人还没抗议,你们急个啥?就算有个别韩国媒体抱怨两句,又算个啥?”

《解放军报》的中国军网的评论措辞则更加严厉,值得关注的是,这篇文章被官方要求多家网络媒体转载。

根据中国军网的说法,毫不夸张地说,抗美援朝是一场“立国之战”,是中国近现代百年屈辱史的真正终结的一战,而抗美援朝绝非“性质未定”,而是一场抵抗帝国主义强权干涉和侵略的“正义战争”。

与这一观点相呼应,相对温和的批评者认为,“抗美援朝是防御性质的,是美军越过三八线,甚至开始轰炸丹东,中国东北领土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我国才决定参战的。这场战争代价非常惨痛,志愿军死伤重大,即使幸存的战士,都是地狱里滚三滚才回到人间的。”

“这么大的代价,长津湖冻死的战士,为的是“抗美援朝”,而不是杀进汉城!本来一场防御性质的战争,让他们描绘成跟日军侵华一个性质的了!”
但中国军网的评论更有攻击性。

根据这篇文章,许多批评无非是想借批判宣传片,打击一部反映抗美援朝历史的影片,进而模糊甚至否定抗美援朝的正义性。“这种指桑骂槐、隔山打牛的把戏,其实是历史虚无主义的死灰复燃。”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真不要脸,到底谁是历史虚无主义?

匿名 说...

如果没有共产党,中国还是美国的盟国,这仗即使打也是中国和美国合作,歼灭北朝鲜。实现他们的统一。现在,共产党把中国弄成了千古罪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