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30

陈光标告胡舒立 背后两大势力较量

转发此新闻:
继财新网起底陈光标文章刊出后,陈光标不但兴师动众地召开新闻发布会,而且宣称南京法院就“侵权案”已登记立案。据财新网最新的报道显示,财新尚未收到法院递交的有关文件。此前有媒体表示,南京司法部门对此案深感棘手。评论员“在水一方”认为,胡舒立手下一年多的交叉调查,是有证据的。南京司法如庭审造假,必然要受到中纪委巡视。否则陈光标必输。就是双方的背后势力让司法部门不知所措,所以采用拖延以对。评论员陈破空指出,胡舒立是主张民主、自由、法制的,其所代表的背后势力也是主张改革,有利于国家前进的。

胡舒立(右)财新网的背后是王岐山(左)

920日,财新网发表起底陈光标的调查报告《特稿|陈光标:“首善”还是“首骗”?》。21日新华网毛丽萍南京921日电,陈光标21日下午陈光标以侵害名誉权、荣誉权为由将财新传媒有限公司告上法庭,目前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已经立案。

927日,财新网再发重磅调查起底陈光标,题为《再看陈光标:中国“首善”的自我包装、营销以及谎言渐次剥落的荒诞历程》。

财新网27日文章披露,至本文发稿,财新尚未收到法院递交的有关文件。

南京司法深感棘手

此前自由亚洲的报道也曾表示,迄今为止,对于陈光标状告财新传媒一案,南京司法部门也深感棘手。报道说,媒体人透露,尽管陈光标事件持续发酵,但因背后有中央文明办、中宣部、共青团中央以及军方的总政等推举的道德模范因素,迄今为止,南京司法部门也深感棘手。

对此,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让南京司法部门深感棘手的原因,是双方的背后势力。财新网的背后是王岐山,而陈光标的背后则是中宣系、政法系,如果陈光标有军方特工身份或国安身份,也会涉及到这两个系统。这些势力的较量,才是南京司法部门棘手的根本原因。

“在水一方”分析,但南京司法部门虽然被新华网宣布已经立案,但按兵不动。南京司法部门深知胡舒立财新网的背后是王岐山。还有就是南京司法敢不敢在庭审上造假,如果敢造假让陈光标赢,就面临被中纪委巡视,就有落马入狱之忧。

南京司法为何胆虚?

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指出:陈光标自己肯定是造了假,造的这些假是上不了台面的。这就是为什么以前媒体曝光,他通过宣传和官场的关系去打压别人,而不是通过法律途径。如果上法庭,你怎么都得走一下程序,走程序就要出示证据。当然在中国法律就是有偏向的,但是这要在一方面不能说话的情况下,他现在大概还没有办法让财新网在法庭上不说话、不出示证据,而只让陈游标出示证据。

一旦出示证据,不管是他的收入也好、他的捐赠也好,对陈光标来说都是致命的。他可以叫,他可以不让人家去查,但是自己送上去给人家提供证据,这个他大概不会去做。就是他真要打官司,也取决于政治斗争的结果,他有没有办法让法庭偏向他而不让对方,不让财新网说话?政治斗争的结果,并不是指政治斗争谁赢了谁就会赢这场官司,不是的,只要法庭不偏向,陈光标就必输。

评论员横河表示,从南京法院立刻接受了这个案子和新华网立刻报导来看,也可以看出来不仅仅是陈光标本人,而是他后面的势力也积极行动起来了。虽然陈光标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对于某些人、某些势力而言,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他们输不起,他们也不敢大意,毕竟当时正面吹捧陈光标的不是普通媒体,都是中央级的喉舌。

陈破空:胡舒立是进步的陈光标的后台是反动利益集团

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刘云山围剿任志强,江派在“千龙网”文章中几乎点名批评王岐山是改革派、推墙派、宪政派。

政论作家、时事评论人士陈破空曾在美国之音的对话节目中表示,胡舒立是主张民主、自由、法制的,其所代表的背后势力也是主张改革,有利于国家前进的。

而陈光标的后台,涉及江派军方、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央视副台长李东生、中共统战部长令计划、主管宣传的李长春、刘云山、还有其背后的江泽民,这些势力则一直是习近平治理的对象也是要维护现行体制。

来源:阿波罗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阿刚,八五后,致力于揭露真相,追求公平正义。2003年底,重庆荣昌国保大队长雷天明亲自带人在安富派出所请他喝了一次茶。2004年六四前夕,重庆荣昌公安局局长亲自带队抄了他的家。2006年,他因在宁夏师范学院宣传民主,普及六四知识而被学校勒令退学。2007年,他因在广州番禺宣传民主而被番禺国保请去喝了一次茶。2008年,他因追随郭泉组建了中国新民党宁夏党部而被江苏、宁夏两地的国安立案侦查,强迫他与郭泉和中国新民党划清界线。2008年底,重庆荣昌国保对他处以了行政拘留七天的处罚。2010年,他在重庆市委市政府宣传民主,要求平反六四而被渝中区警方先是送李子坝看守所刑拘了一个月,后因证据不足改为送西山坪劳教了两年。2014年,他因在北京宣传民主,要求平反六四而被北京警方抓住送海淀区看守所羁押了半年。后因证据不足而取保候审释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