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3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歧山玩了

转发此新闻:
记的小时候与邻居家的小朋友们过家家,有时因为某一件事或某一句话而闹矛盾,有的玩伴就火了,生气地说,我不和你玩了,扭头就走,于是,我就哭了。人家不和我玩,是一件头等大事,每个儿童都是非常在意的。

中共官场流传「宁见阎王,不见老王」的说法

我举这样一个例子,是表达我的心情,我想奉劝老王关注近期官员自杀潮的问题,先是广东省委副秘书长刘小华自杀,没过几天,626日,重要刊物,中共喉舌《求是》杂志的副主编朱铁志也自缢身亡,如果时间再往前推移,可以罗列很多案子,在谷歌上用鼠标一点,长长的一大串呢。无疑地,随着王歧山反腐“打老虎”的力度,广度,深度增加,中国掀起一股官员自杀潮,他们无一不是体制内的,也就是类似刘小华那样一批,曾经与老王一起玩的人,玩了很久,从基层玩到省市,有的玩到北京,现在,忽然自杀身亡,再也不和“党”玩了,此事五味杂陈,老王情何以堪?

毫无疑问,自杀的官员大都存在贪污受贿的问题,一般都是在王歧山主导下的纪委巡视组找他交代犯罪事实时,利用回家反省的缓冲机会而断然自杀的,而选择的死亡方式大都为自缢,地点也在家里,这样比较简便,但留给亲友的却是无尽的伤痛。最令他们欣慰的是,过去所获得的财产全部保住了,因为还没进入司法程序,人一死,犯罪就中止了,追究的案子也拦腰斩断,家人应是经济上的受益者,如果真是贪官,聚敛钱财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试想,哪个官员贪污受贿不是为了家人呢,他们自己有公款吃喝和其它待遇,通常是不花钱的,但这一点,并不能成为人们漠视生命和鼓励或蔑视自杀的理由,与其抓捕更多的贪官,逼得他们前赴后继地自杀,不如加强制度建设,叫他们没有贪腐的条件,而超前地挽救他们的生命。

是的,没有“神马”东西比人的生命更可贵,人在自由状态下,尤其是春风得意之时,不太有悟性,拿我来说,坐牢前每天事无巨细一手抓,从早忙到晚,有时连吃饭都是匆匆忙忙的,草率了事,而且觉得自身特别重要,不论对家庭妻小还是对同事,朋友,都感到自已了不起,但入狱以后才知道,地球离谁都一样转动,而且,人一死,再有权,有钱,有名,有势也等于零,“神马”都烟消云散了,被判刑是公权力杀死生命的一部分,与杀死全部没有本质的不同,只有囚禁状态才能使人感受生命和自由的联系,又由于家人亲友对自己看法的变化,而感悟自己的价值。总之,既可以看清自身,也可以洞悉他人。当然,是一种即将失去自由的恐惧感,夺走了刘小华与朱铁志的生命。

他们不和王歧山玩了,自有一大堆理由,按照官场的规则,职位都是上级任命的,文革以前社会风气比较好,不讲请客送礼什么的,后来,渐渐兴起“走后门”之风,先是烟酒糖茶什么的,中国人传统上比较热情大方,礼尚往来也是“人之常情”,但愈演愈烈,变成行贿受贿的利益交换,什么都是钱说话,民风大坏。到了江泽民时代,党政军公检法,各个领域都是“金钱至上”,而在胡锦涛时代,更是“一切向钱看”,他是“弱主”,“老好人”,任由徐郭把军队也商品化了,这等于说,是制度缺乏监督,造成官场无官不贪的,先是给官员太多的权力,可以多收钱财,可以一呼百应,可以多玩女人,可以公款旅游,可以家人沾光,后是等一旦有事,又无情地被抛弃,过去是党的“掌上明珠”,现在是身败名裂的“倒霉蛋”。真是“旱就旱死,涝就涝死”了,他们如何承受得了?

而且,官员与其他普通人嫌犯不一样,先是党内“双规”,一“规”就是无限期,没走司法程序呢,党内过去一起玩得火热的同僚,立即翻脸不认人,过去的上级下级,左邻右舍都不跟你玩了,纪委的人对你横眉怒目,使出无坚不摧的看家本领,逼你认罪,检举揭发,同事离你远去,如同遭遇瘟疫,总之,嫌犯由天上跌落到地下,由夏天一瞬间进入严冬,此间人的命运转换是没有过度的,像刘小华这样的,几个月前,还在离任湛江市委书记时,摆开夹道方阵,左右送行寒暄的同事不少,与其话别的人言辞感人至深,场面是依依不舍的,但如今,老王的下属发现他的经济问题,正在深入调查,一旦立案,立即人财两空,也许是对立面选择性执法,也许人家是一视同仁,反正“党”要和你翻脸没商量,它就得丢掉一些背囊,刘小华要去“垃圾场”,这意味着政治生命将完结,名利将尽失,家人亲友同事将受牵连,于是,思索再三,决定不和老王玩了。

这是一个悲惨的一死百了的选择,假如专案此前深入调查,等证据确凿时再直接逮捕,可能他自杀的机会根本就没有,但党规没这么慎重和高效,以运动式的文革般的来势汹猛的模式反贪“打老虎”,企图不改变干部选拔任命使用的制度,必然造成扩大化的结局,为了政绩和凑数,或者出于官员内斗,也可能搞出冤假错案,因此,自杀的人里也有“冤死鬼”,更为荒唐的是,类似刘小华这样的,还在死后被任命为省委副秘书长,我想可能是,这样做为了安抚他的家人,稳定同僚的情绪,一是,人一死了,满可怜的,不论生前对其他人表现如何,观众总是同情大于憎恨;二是,死了的人不可再生,他带走了脑袋与嘴巴,也隐藏了线索和秘密,许多贪腐犯罪的“窝案”,“连案”就成了“无头案”,也就说,死一个人救了一大批人,这些人先听说刘副秘书长东窗事发,夜不能眠,这回睡到天亮也不醒,偷着乐呢。因此,不少人去参加遗体告别仪式,还冒出一个“初恋情人”的自白,写得挺感人,有可能得偏易卖乖。

我想,老王实在太忙,不知道他知晓这些自杀的事儿不?我没有全盘否定反腐“打老虎”的意思,只是想提醒老王深思一个具有代表性的问题,死的贪官越多,就越能推动社会进步吗?老王应当掌握一个事实,可能最早就是我在海外网媒全力肯定他的,但现在我觉得运动扩大化有点走偏,如此众多的贪官一个接着一个地自杀,并非是小事,死亡是人生的悲剧,自杀更是一种绝望的方式,自杀群体好像在向他示威:这表明体制内的官员非常不稳定,由于中国各地官员权力太大,这严重影响他们的工作,怪不得经济搞不好呢,和他们不安心有关,你说搞一个地方工程造福百姓,想必会有投资,有项目,手里权力又较大,把生意给别人,有钱不赚心里不平衡,从企业家那里拿了钱又容易出事,你说,官场的掌权者怎么能心里不纠结,如何有干劲与情绪去奋力工作呢?

这就产生一个消化腐败存量的问题,由于过去的放纵和鼓励,江泽民和胡锦涛包容了各级无数的贪官污吏,积累了很多案件,如果都追究是不可能的,这又产生一个选择性反贪的问题,实际上有很多案子带有权斗的色彩,比如朱铁志,他因令计划而受到贪腐的调查,也就是说,现在被整肃的官员要具备两个条件才出事,一是有经济犯罪的嫌疑,二是站队站错了,那么其他的人呢,只能说是运气好了,而下一次人事更迭不知何时发生,但有一点是共认的:运气好的人,下一次就可能倒霉。所以,在位的官员“身在曹营心在汉”,大都成为“裸官”或是“双面人”,与其任由不信任感和不安全感泛滥,不如变革干部选拔制度:由上级任命变为群众选举。

那么,对待以前因制度不健全出现的“腐败呆账”,就一笔勾消算了。列出改革的时间表和路线图,通过全国人大做出公告,某年某月以前的贪腐既往不咎,而以后官员必须民选,贿选必得追究,任期必得有限,而且此前公布财产,接受群众监督,“双规”要取消,司法要独立,公检法司不能有党派领导,犯法必须公审,抓人一定慎重,这样一样,有强力制约就少了贪腐,救了官员,自杀的人就少了。不论有权和没权的,有钱和没钱的人,都一律平等,大家都爱惜生命,互相帮助,共同发展,岂不乐哉?可是,在一个专制大国进行改革,风险比较大,搞得不好,把自己的命“玩”进去,但我认为,用自己的生命之光可以照亮历史的进程,可以解救无数人,这一壮举是值得的,老王应当这样想,你不和我玩,我偏要玩,但像现在这样“小玩”没意思,只能玩出“小鬼”缠身,而玩点“政治改革”的像人家蒋经国那样的事,才叫惊天动地,青史留名呢。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姜维平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对待以前因制度不健全出现的“腐败呆账”,绝对不能一笔勾消算了,一定要追责。

Kevin Lu 说...

我一只在想一个问题,哪天“习李新政”走进死胡同,老王会不会把他俩当“大老虎”给打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