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0

王沪宁是入污泥还没染,还是城府很深?

转发此新闻:
他不想透露真性情

夏明,现在是纽约城市大学的政治学教授,他曾经跟王沪宁在研究生学生宿舍以及后来工作时的办公室都是邻居。他介于学者和民主活动人士之间。这也是许多有强烈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对自己的定位。

纽约城市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夏明

这两人先后入读复旦大学。夏明是在198116岁入读,王沪宁是在197822岁入读。在接下来的十年,他们生活和工作的空间曾经很接近。多年之后,夏明跟王沪宁的前妻仍然保持着亲密朋友的关系,曾经在家中招待来美访问的她。

夏明这样评价前同事王沪宁:他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他不想在任何事情上选边站。他会提出他的一些观察,但是他不会透露他的真实颜色。“这是他的性格。他不想透露他的真性情。”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陈奎德博士 

另外一名流亡学者陈奎德,曾经是文革后复旦大学的首位哲学系博士生。他跟王沪宁同年入校。他们曾经住在相同的学生宿舍三年半。陈奎德现在是网络政论杂志《纵览中国》主编。

陈奎德这样认为王沪宁:“我们是朋友,亲密朋友。他写现代诗。我们会一起出去玩耍,但是他不喜欢说太多话,他极度小心。”

当夏明还是本科生的时候,王沪宁是一名研究生;在夏明毕业的时候,王沪宁已经担任教师。在某个时间点,他们各自是班上的政治委员,每周写报告汇报班上同学的思想动态。他们后来又成为同事。办公室相距不远。他们常常聊聊天。

1989年四月,上海感受到了北京学生抗议的涟漪。复旦校园也出现绝食、演讲、游行。夏明当时是教师、党员和政治委员。四月末,他在数百名学生面前做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

1989年上海各高校联合发动纪念五四大游行,数万人参加游行,之后上万名大学生在市政府门前静坐,要求就「四项要求」与江泽民对话。图为上海一大学女生在市政府门前宣读「四项要求」。

第二天,来自上海其他大学的学生开始游行和绝食。参加抗议的年轻教职工寻找资深教授们签名请愿信。他们找王沪宁签名,但是他不肯。相反,王沪宁在一份反对抗议的文件上签名。

陈奎德说:“他将他的政治态度展示的更明确了──他不支持学生运动。

“六四”镇压开始之后, ,夏明失去了自由。由于父母属于红色革命家族,他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宽大处理。他没有被监禁,但是他不得不每天参加政治学习汇报思想,不许离开校园。

王沪宁则没有那么好的红色家族背景。但是80年代,他牵手优秀女学生周琪。周琪的父亲是国安部副部长。之后,王沪宁迅速成为系里最年轻的副教授。

海外一些中文媒体都引述一名复旦大学国际关系系退休教授说,一个公开的秘密是,上海国安特工跟王沪宁有接触。夏明说,国安人员也曾经积极的试图招募他,但是他拒绝了。

1989,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召集上海学者开会,解释对《世界经济导报》的整风。大多数与会者发声反对打压导报,但是王沪宁公开支持。这吸引了曾庆红的眼球。曾庆红被视为江泽民的打手和政治主谋。曾庆红会后把王沪宁留下,把他介绍给江泽民。

夏明说他是从一个与会者那里听到这个故事。陈奎德说他从另外一个渠道听说了这个故事。

王沪宁被江泽民钦点进京

入污泥还没染?

1995,王沪宁被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钦点进京后,历任江胡习三代最高领导人核心智囊。核心智囊。外界多认为,王沪宁对“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等重大论述的形成均作出了重大贡献。对于中共十八大后一系列改革规划方案措施,王沪宁可能也是不可或缺的参与者。也就是说,王沪宁已经连续20年参与中南海核心决策。

虽然浸淫官场多年,但海外知名政论人士高新还是把王沪宁形容为“入污泥还没染”。

高新在《王沪宁:“入污泥还没染”的新科政治局委员》一文中指出,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王沪宁并非红色显贵家庭出身,当年完全是因为自己的理论建树被江泽民和曾庆红相中才被强拉入伙,但踏足中南海的政治泥坛之后仍能保持清心寡欲。人仕之前,他曾经是上海复旦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也曾经是该校最年轻的博士导师,不但在上海方面的政治理论、国际关系等研究和教学领域独树一帜,当时的整个中国大陆的理论界也都是已经被关注了十多年的著名青年理论家。他当时曾借编辑自己作品集之机诠释自我说:“我一直给自己设计了一种生活:清心寡欲地作学问,不受外部纷繁世界的骚扰和诱惑,像鲁迅先生所言: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我相信,学问出于清静,应当保持'大脑卫生'。”

文章写到,最值得一提的是1989年“六四”前后,因为王沪宁刻意表现低调,甚至在上海学术界的小范围内批评过政府的镇压政策,故当时的中国大陆理论界一般都将他看做“自由派知识分子”。就是到江泽民身边工作了若干年,已经为江泽民成功设计了“三块表”理论之后,网络上还有人攻击他是“敌对势力安插在江泽民身边的内奸”。

1988年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研究生班毕业照。前排左一是王沪宁,后排右七是夏明。

文章提及,进京之初,王沪宁的居住地点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在北京方庄小区给他分配的一套两室一厅的普通楼房单元,而复旦大学此前分配给他的房子也在上海市委办公厅的要求下“给予保留”。与此同时,王沪宁不但继续保留着上海复旦大学的教授学衔,同时也还保留着该校法学院院长和政治与行政研究所所长的行政职衔。据此,上海的学者们都不大相信王沪宁会在中南诲久留,甚至有人猜测他进京不过是「借调」而已,待一九九七年中共十五大之后,他就会重新回到复旦大学,,继续“躲进小楼成一统”。 当时他在复旦指导过的一位政治学博士前往他在方庄的住所参拜,发现这个缺少女主人的“家”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家,不但冰葙只是个摆设,卫生间的抽水马桶居然也是多日失修,方便完之后只能 用个洗脸盆接水冲洗。

1997年中共十五大开过后不久,随着王澶宁被正式宣布为中在的学术圈子里这才相信,他在中南海的污泥浊水里已经越陷越深'回归学术小楼再无可能了。一直一直到江泽民与胡锦涛交班前后遗多次有机会前往探望主渲宁的那位博士学生说:王渲聿在被提拔为中央政策研究室一抠手之前,遣曾有过内心挣扎'不止一次地戚慨说:掉进「海里」之后,最不可心的事情、最大的缺憾就是再不能以个人名义对外公开发表观点了。

高新说,王沪宁日后在胡锦涛担任总书记期间被升任副国级待遇的中央书记处书记之后,据说仍是书生本色未改,曾有大陆朋友转述一位中办机关事务管理局人士的话说:“现在的这些中央领导人里,最难伺候的是谁我不敢说,最好伺候的是王沪宁。秘书局的同志也有这样的议论。


来源:《大事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