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9

「技术中立」偏帮百度 毁了快播

转发此新闻:
备受关注的快播案近日审判,快播公司被判输,此前的辩护意见未被法庭采纳,公司及数名高管受到刑罚,罪名是利用隐讳传播牟利罪。法官为此书写了详细的裁判理由,对于这个文书,法学界意见分裂,有赞有弹,而社会意见更倾向于这是对技术中立原则的否认。

百度搜索里面包含大量淫秽视频,但百度有技术中立作为保护的理由,而快播则陷入灭顶之灾。

快播是一款网络视频播放器,在它构成的社区中,自发的站长可以上传视频,分享视频。必然地,就会出现色情视频被上传到服务器,被更多人传播并下载。另一家网络公司举报了快播这一新兴的网络技术,随即受到查封,整个公司现在都已经停顿歇业。

快播公司在辩护中使用了技术中立原则,亦即:快播是一个分享平台,是网络共享,只是提供站长上传视频的集散地,并且设置了举报查删系统。隐讳视频的发生于传播,是站长行文,而且快播公司也尽到了督查责任,不应该背负公诉的通谋罪名。

显然,法庭最终并不认可技术中立的这个原则,直接引用了在快播案发生后颁布的司法解释,将其认定是传播淫秽色情罪。造成许多刑法学家在批判这个裁决时,讽刺法庭是奉命行事,没有公平地使用罪名裁定原则,导致在同一问题上立场反覆变化。

搜索公司百度在同类型的案件中,因为使用者受到搜索竞价排名结果的误导,误入莆田系庸医之手人财两空。当时百度为自己辩护的也是技术中立,认为搜索结果只是技术结果,甚至广告竞价排名模式也是遵守了技术中立,所以,百度不应该受到苛责对待。

所以,在对待同一个「技术中立」原则上,具体到不同的案例,结果却是天壤之别。快播案重创这家新兴的网络技术公司,而百度结果受害人魏则西事件发生后,百度并无损害,主管部门仅仅要求其反思整改,而不是追究刑责,这个区别很值得讨论。

在技术中立原则下,到底是甚么决定了是处以刑罚,还是说仅仅罚酒三杯了事?从管理结果看,色情视频被认为比被收买的搜索结果危害更大?是一个甚么样的治理文化会做出这样的看法,都可以讨论。但在这里,技术中立只是个按需解释的东西,却是再明显不过的。

因为需要百度搜索这个公司来完成特定任务,所以,这么多年来,尽管百度搜索在竞价排名上--尤其是求医问药等关系生死的搜索结果上--造成大量误导,带来许多人命的损失,但它屹立不倒。技术中立也成为百度公司的挡箭牌,来为自己的盈利模式辩护。

诲淫诲盗一直是主流文化中强劲的一个方面--尽管号称主流的自身有着太多淫秽的作风--在这种情况下,快播公司就成了出头鸟,必须予以打击。在这种打击的背后,体现了某种治理的哲学,那就是:色情不该成为大众消费品,必须受到控制。

可实际上,在百度搜索里面,包含着大量淫秽视频以及其他名目繁多的色情资料。但是百度有技术中立作为保护的理由,而快播则陷入灭顶之灾。后者也试图拿技术中立来抵挡,可是在官僚文化中,这是不被承认的。快播与百度就在「技术中立」的同一条道路上遭遇相反命运。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