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3

许家屯:我是特务头子

转发此新闻:
明镜月刊:您的国际关系是怎么搭上线的呢? 

许家屯:我是特务头子。在香港时,所有情报的关系,发生的大事,我都知道,具体细节我不一定过问,当时主要盯住美国的情报人员在干什么,台湾的情报机构在干什么。英国的、苏联的我们都要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跟谁接触。当时香港好些教授,也拿了我们的钱。回忆录上没有多讲这方面的情况。直接的、间接的情况我相当了解,不过,我没有跟他们建立联系。

我来到美国之后,美国就很想了解我们对美国、对台湾的情报工作──我对他们说,我很清楚,但是我不会讲──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讲。我还有很多统战关系,也不会讲,讲了我对不起朋友,人家当初是相信你,现在出卖他们,这怎么行?

我出来之后,大陆对我在调查研究,但是有一条他们不需要调查研究就可以知道:我没有泄密,所以香港的地下情报网组织都没有受到破坏。

星云大师(中)、陆铿(右)与许家屯合影

高伐林:您到美国,金尧如和星云帮了忙。

许家屯:是的,金尧如怎么帮我,原来跟你讲过。与星云是怎么认识的呢?“六四”以前星云带了几百人的访问团到大陆访问,中国将他作为很特殊的统战对象来招待,杨尚昆亲自出面。他到四川等地参观,万人空巷啊!他回台湾时经过香港,杨思德(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厅主任)要求我亲自出面招待。我就隆重招待了,知道他是江苏仙女庙人,我们是江苏同乡。他回到美国之后来信感谢,说欢迎我去访问,任何时候都热情招待。我拿着他的信,对我们香港工委的人开玩笑说:“星云反过来做我的统战工作了!

所以我来美国之后,就先到了他那里。星云是个政治和尚,而且不是个一般的政治和尚,有相当高的水平。我们俩相处很好,他从来不向我宣传佛教教义,我也从来不对他做“思想政治工作”。但是我们交谈了很多问题。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