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0

辽宁贿选案为甚么「官热民冷」?

转发此新闻:
辽宁贿选案持续发酵,继宣布45名全国人大代表当选无效之后,又有454名省人大代表被终止代表资格,其中包括多名副省级和正厅级领导干部,有不少还是现职,还有数十位省内著名企业家。市县人大代表的贿选问题也在查处,涉及到的行贿和受贿官员到底有多少?辽宁官场大地震到底何时结束?其他省市是否也存在类似问题?这些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中共四级党委的换届已经开始了,在如此大规模的换届之前,中央严肃处理辽宁拉票贿选案,显然是杀一儆百,给全党一个警示。

辽宁捅了大篓子。全国人大常委会临时召集会议,并且开始代为履行已经无法正常运作的辽宁省人大常委会的职责。这在中国当代史上前所未有,是破天荒的重大事件。这个事件的严重程度,用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的话说,辽宁拉票贿选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查处的第一起发生在省级层面、严重违反党纪国法、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和换届纪律、严重破坏人大选举制度的重大案件,是对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挑战,是对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挑战,是对国家法律和党的纪律的挑战,触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底线和中国共产党执政底线。

辽宁贿选案触碰了执政底线。也就是说,如果任其发展,共产党就有可能丢了政权。所以中共中央专门印发了《中共中央关于辽宁拉票贿选案查处情况及其教训警示的通报》,要求各地认真传达学习贯彻。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共四级党委的换届已经开始了,在如此大规模的换届之前,中央严肃处理辽宁拉票贿选案,显然是杀一儆百,给全党一个警示。

但是,与官方大张旗鼓地查处辽宁贿选案不同的是,以互联网为主的民间舆情,对此却十分冷淡。甚至一个艺人乔任梁因抑郁症自杀的新闻,都能够轻易地积聚人气登上头条。有人把官方强力查处辽宁贿选案,比喻成一场无人附和的官方独角戏。那么,为甚么会出现这种「官热民冷」的现象呢?

我归纳了一下网路上的民间声音,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第一,换届选举已经成为执政党内部权力的一次再分配,与绝大多数老百姓毫不相关。从网路跟贴看,许多网友从小到大压根儿没见过选票,选举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是一个外星球的话题,所以不关心、不关注;第二,没有选票,何来贿选?既然绝大多数老百姓没有参与投票,那也就根本不叫选举,所以也无「贿选」之说,不过是官场内定的官员争名争利而已;第三,宁可贿选,也比不选好。贿选是对上面圈定候选人的「假选举」的一种逆反,现在严查辽宁的贿选,根本也不是真正为了落实民主选举制度,而是在进一步控制「假选举」,加强专制统治;第四,与其严查贿选,不如放开竞选。既然有那么多人想当全国人大代表,想为老百姓服务,那就干脆让他们公开竞选,让能者脱颖而出。即使想出钱,只要公开、公平,花钱竞买也无妨。

当代中国的政治问题,焦点在一个「党」字,党国体制是研究所有中国问题的基础。有些学者的观点入木三分、一针见血,我比较赞同,那就是一个以信仰为标识,拥有八千多万成员,垄断了国家主要的政治和经济资源的政治组织,并以国家暴力机器来确保这种垄断,这是当代中国最基本的国情。考虑任何问题都不能离开这个国情。思维的偏差,是造成对于查处辽宁贿选案「官热民冷」的根本原因。当然,那些观点都是网友们的一厢情愿,微不足道,当局也不可能采纳,只能做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因此,查处辽宁贿选案「官热民冷」就是很正常的现象。

对于这种现象,一些专家学者深表忧虑。社科院学者于建嵘认为:党国一体的特点是权力高度集中。在这种体制下,缺乏民意转化为政治力量的制度安排和空间。既没有在真正选举意义上民意的表达机制,又没有法律保障下对执政者的压力机制,一切体制外的政治表达,都会在维稳的旗帜下成为打击对象。中央党校蔡霞教授也认为,要真正杜绝拉票贿选现象,需要整体考虑干部制度和权力机制的改革创新,形成正当竞争,以给党员干部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竞争发展空间。

不过,遗憾的是,这些声音已经被边缘化。选举的时候与老百姓无关,贿不贿选,当然也就无关紧要了。当批评和反对的声音逐渐消失,剩下的就只有谄媚和沉默了。当普通老百姓对这个自娱自乐、自说自话、坚持唱独角戏的社会失去兴趣的时候,这个社会所有的一切,注定都将成为徒劳。

来源:东网 / 老徐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