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6

朝鲜崩溃前兆大曝光!

转发此新闻:
在国际社会对朝鲜进行制裁的情况下,发生的朝鲜居民脱北风潮,令朝鲜崩溃的论调更加甚嚣尘上。今年4月中国境内朝鲜餐厅13名从业人员集体脱北事件受到了媒体的极大关注。但是,真正令首尔和华盛顿崩溃论者兴奋的是今年8月朝鲜驻英国大使馆公使太永浩(音)一家脱北事件。

中产阶层集体逃离,是朝鲜崩溃的前兆

据悉,今年以来,已经有89名三等书记官级别的朝鲜外交官逃亡到韩国或其他国家,在所有脱北的朝鲜外交官中,太永浩的级别最高,因此格外引人瞩目。
太永浩的“护送工作”也非常吸引眼球。太永浩乘坐英国空军飞机,在两架战斗机的护卫下首先被送到德国的美军基地,接着在此处与家人一起来到了首尔。

确认其逃亡的意愿之后,英国情报机构军情六处(MI6)首先向美国中情局(CIA)通报了相关情况。中情局的“特工”们与太永浩面谈后,似乎没有从他身上发现特殊的情报价值,因此放弃了将其带回美国的念头。

由于太永浩已经常驻国外工作10年以上,自然不可能知道关于朝鲜内部局势、金正恩不断进行恐怖统治并接连发射导弹的内情等中情局希望了解的信息。不过,韩国的崩溃论者认为,朝鲜高层外交官在韩朝对话渠道完全关闭、双方正尖锐对立的情况下逃亡到首尔,这件事本身就带有很大超越象征性含义的实质意义。在国外工作的朝鲜人接连脱北,真的是预示着朝鲜体制崩溃或领导人更替的一种前兆吗?让我们从以往韩朝的历史中寻找一下答案。

在朴正熙执政的上世纪70年代,韩国发生了在部队担任过军团长、退役中将,并曾任外务部长的崔德新逃往平壤的事件。外务部部长的级别远远高于一介公使,属于一个国家最重要的领导人物之一。上世纪70年代中期,曾经手握实权并担任过韩国第二把手中央情报部长的国会议员金炳旭逃亡到美国,他甚至出席美国议会听证会,发表了严厉批判朴正熙维新政府的证词。

同一时期,韩国驻华盛顿大使馆负责宣传事务的公使兼宣传院长李载贤(音)突然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发表批判维新政府的言论,宣布逃亡美国。李载贤虽然曾经负责招待美国重要学者和媒体人士,并向他们宣传维新的正当性,但是他在逃亡之后也曾站在美国议会的证人席上,哽咽着控诉自己效忠过的朴正熙政府。中央政府派驻到韩国驻华盛顿大使馆的金尚根(音)参赞曾将首尔中央情报部和华盛顿中央情报部分部之间收发的指示命令与报告书等文件悉数交给当时正追查中情局与韩国人权问题的美国众议院弗雷泽委员会,从此开始逃亡生涯。他也毫无例外地在美国议会上做出了反韩证词。当时韩国发生的逃亡风潮规模相当之大,远超于如今的脱北风潮,甚至导致韩美关系出现了巨大危机。但是,由这些事件引发的“韩国门”风波在1978年后已经逐渐趋于安静。197912月韩国发生的领导人更替是中央情报部与青瓦台警卫室长贪婪权力斗争的结果,与这些逃亡事件并无直接关联。

上世纪90年代也曾发生过一波脱北风潮。1991年苏联与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先后崩溃后,很多朝鲜人都认为朝鲜体制迟早也会解体。于是,朝鲜人纷纷像沉船上的鼠群一样扎堆逃窜,掀起了一场脱北风潮,而这阵风潮在1997年被誉为“主体思想之父”的黄长烨逃亡到韩国后达到高潮。但朝鲜安然度过当时的危机,度过了一系列脱北事件所预示的体制崩溃危机,一直发展到今天。现在与当时完全一样吗?现在与当时的不同之处可能就在于金正恩不断因为琐碎小事处决党政实权干部的恐怖政治、强力的国际制裁和比金正日时代疏远许多的朝中关系。

但是,将这种情况视为朝鲜体制崩溃或领导人更替的前兆,提前喝上“庆功酒”,无疑非常愚蠢。恐怖政治发展到一定程度,不排除金正恩也会遭遇像刺杀朴正熙的金载圭一样的人物。但如果就此抱着朝鲜即将崩溃的期待,继续保持硬碰硬的对朝姿态,考虑到金正恩的不可预测性,实在是一种危险的做法。
根据《中央日报》和平Odyssey去年对朝中边境地带以及今年上个月对俄罗斯沿海州进行实地考察的情况,我们完全可以通过韩朝中俄四方经济合作,建设性地解决目前面临的危机。

来源:韩国中央日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