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0

只有死人和舆论 才能推动社会进步

转发此新闻:
916日内地报章腾讯微博转发道:《甘肃通报杨改兰案调查:系特大故意杀人案,县镇村6人被问责》,文中说:「826日,甘肃村民杨改兰用斧子将4个子女致伤后,服农药自杀,4个孩子先后死亡。丈夫李某英服毒身亡。康乐县政府新闻办通报,给予副县长马永忠党内警告;景古镇党委书记白仲明,镇长吕强党内严重警告;副镇长陈广健撤职等处分。」

哪里有死人和网络舆论,哪里就能解决点问题,这已经成为规律性现象。

这种处分,实在是无聊。这是为官员变相地免责。如果把这种事放在台海,用邱毅的逻辑进行评论,那就是蔡英文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把邱毅的逻辑放在大陆,性质就变了,这属于妄议的范围。不知这种事,邱毅对大陆有没有胆量去评说。不过对于有些人来说,只要钱给得足够,说甚么东西都行。

屁股决定脑残,金钱决定灵魂。

现在的一些官员,无所事事。有事不管,死人了也不管。只有死人之后引发网络关注,网络关注引发网络评论,开成网论舆论浪潮,这才管。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只有和官位联系起来才成。懒政滥政到这种程度,不知他们的群众路线走到哪里去了。两学一做,官员们也是叫得欢,就是没看到实际行动。

给人的感觉,中国的事,只有死人,社会才能改革,才能进步。如果不死人,只是伤了人,社会就不能改革,也不能进步。过去有句话说将革命进行到底,现在可以说,将死亡进行到底。不将死亡进行到底,中国的事就不好解决,解决了也解决不好。解决好了,得罪官员一大片。官员都是理性人,个个都不笨。甚么都不干,甚么都不说,老老实实地呆着,正好。

人死了,事情就会有转折,雷洋死了,引发网络舆论,雷洋的事才得到关注,至于最后能不能解决,至今还是一个未知数。网络诈骗,网上传的就有死了四个,有关部门才行动起来,抓了上百个网络诈骗分子。杨改兰杀了自己的孩子并自杀,引发网络舆论对社会底层人的关注,问题才得到部分地解决。

哪里有死人和网络舆论,哪里就能解决点问题,这已经成为规律性现象。

毛泽东说,死人的事经常发生,有的轻如鸿毛,有的重于泰山。毛泽东的话,其逻辑就是没有把死人当回事。大跃进死了那么多人,毛泽东还觉得死得不够。文化大革命接着死,死了三分之二,还有三分之一。官员活着有特权,死了还重于泰山。重于泰山的好事,官员都会争着去做。

即便如此,官员还是不愿意重于泰山地死。

毛泽东的话语及其逻辑,对官员的影响也是不小。他们为了自己的官位与官价,没少把普通人往死里整。每一个普通人,尤其是社会底层的人,都是盛世的蝼蚁,死了也就死了。只要不传上网,不引起网络围观就行。

人权这个东西,在官员那里一文不值。有些官员,现在还反着人权,认为那是西方的阴谋。他们的辩证法也是白学,即使是西方的阴谋,那也得有内因才对。外因只是条件,内因才是根据。把外因当成内因,把内因当成外因,辩证法就成了变戏法。不过变戏法还得有技术,辩证法则靠嘴皮子功夫就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讲人权,就得讲生命权。生命的神圣性和不可替代性,生命的尊严和价值高于一切。这个官员不可能不懂,是懂了装不懂。可是要讲着生命,那都是个体的生命。讲了个体的生命,那人民就没办法讲。人民是没有个体的。人民没有个体,讲起来又顺口,又可以免责。官员因此也就把人民挂在嘴上,遇到个体的事,他们会说,我胸中只有人民而没有你。我只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你单独的个人服务。这样说着省事,办着省心。

以人民的名义去掉个体,是官员的拿手好戏。

在官员看来,个体的生命即使重要,也是领导的个体重要,民众的个体不重要。领导的个体不但重要,而且还决定着官员的升迁,那就好好地服侍个体官员。只是现在的个体官员也不太好服侍,因为一不小心,某个官员腐败下台,那日子自然也就不好过。

不过人权这种事,官员不讲,普通人得多讲讲。讲多了,舆论形成了,官员就不得不重视了。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