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7

谁的盛世 谁是蝼蚁 杨改兰惨案震荡不已

转发此新闻:
中国甘肃康乐村民杨改兰砍杀四名子女后自杀,其夫料理家人丧事几日后亦自杀。这一惨烈的事件震动了中国,有人概括为“盛世蝼蚁现象”。周五,当局对康乐县副县长等六人做了处分,有网友直指“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认为问责过轻。

杨改兰

八月底发生惨案至今,各种评议不断。一篇“盛世中的蝼蚁”更引发无数议论。有人认为蝼蚁辛苦为生难得公道,所谓盛世只是粉饰太平。根据中国引入的联合国贫困概念,中国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超过五亿,何谈盛世?不过,杨改兰一家六口之死,至少在中国激起猛烈的“良心的火焰”,在网络上,许多人在追问,在审视,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还有多少同类事件无人知道?有网友问:“一面是酒肉臭,一面是冻死骨,谁是蝼蚁,谁的盛世?”

关于盛世,墨黑纸白写道:“一个盛世绝不是多么有钱,世界经济排名多么高我们需要这个盛世有血有肉,而不是一个精致的冷血装饰品 ”。“当勒紧裤腰带都无法活下去的时候,要么爆发,要么死亡。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取中?如何不是一面富二代们炫富,一面路有冻死骨?无论是那个阶层的人,都应该有幸福的资格,而不是央视采访中的姓福?”

舆情猛烈,星期五,当局对这件事做出了一个处理。官媒报道称“甘肃通报杨改兰案处理情况:副县长等6人被处分”。既然杨改兰事件被认定是“特大故意杀人案”,为何要处置副县长等6人。惨案发生后,关于杨改兰下手残害子女然后自杀的动机,有各种分析。杀人有罪,但是事出有因。好多人把目标集中到杨家十分贫穷,但三年前被取消了低保资格,导致走投无路。批评者把目标直指当局的扶贫政策和低保制度。也有人提出来,青壮年劳力奔赴城市,中国农村妇女面临的生活压力严重。世卫组织报告称,中国女子自杀率高于男子,尤其是农村妇女的自杀率偏高。这件事在网络上炸得太猛烈,似乎无法当作一个普通的杀人案处理。

县政府的文件称:“鉴于这起特大故意杀人案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相关方面人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局的处理如下:康乐县副县长马永中党内警告;其他的镇官村官则分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最严重的留党察看一年处分,行政撤职。列举原因有四,一是矛盾纠纷排查调处不主动不及时;二是对杨家危房改造工作不深入;三是对扶贫政策的落实不完全到位。四是对死者家属相关安抚不够。对此,有网民叹曰:“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几条人命,问责如此之轻,不得不令人扼腕感慨!” 踏破苍穹天下无及问道:“没有人引咎辞职吗?官老爷们没有羞耻心吗?有点担当吗?非要组织上批评就没一个带种的人吗?回避实实在在的发放低保金问题,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然而,这件事件引起的社会震荡很深,各种各样的议论仍在发酵。有种说法称杨改兰事件是极端特例,杨改兰个人必须对此负责。在网络上更多的是愤怒的声音。有的分析指出,这不仅是一个家庭的悲剧,也是社会的悲剧,在所谓“盛世”中发生这样的事是当局的耻辱。反映了社会的严重不公。

有人问道:人们无法想像,在康乐县“精准扶贫”,不掉一村,不漏一户,不落一人的语境下,康乐县却落下人家一家子,这种赤裸裸、血淋淋的悲剧,像锋芒一样刺痛所有人的心,也一遍遍的拷问康乐县政府“精准扶贫”的工作,到底“精准”到什么程度?到底扶了那些人?有些网友直指基层的腐败:“现在村,乡,县市这几级比上面还贪得严重得多,富的,村,乡,有关系的,村干部亲戚,乡干部亲戚吃低保,真正困难的,家里劳动力生病返贫的却一毛钱都拿不到”。黑与白说:“批评也好,感动也好,理解也罢!杨改兰一家的不幸绝不只 是贫穷的原因,没在农村生活过的人,无法体会失去户口、被村干部遗忘甚至刻意封闭的绝望和窒息!关于政府的工作我已习惯不发表任何意见了!”

有人认为反腐光打老虎不行,苍蝇遍地都是。别吱声就表示:“为官一任,欺霸一方;老虎打了,可苍蝇太多,太多,太多!老虎咬的是国家,苍蝇叮的是百姓。刮骨断腕也罢,猛药改革也好,别忘了咱是农村包围城市打下的江山,所以苍蝇不能打,得灭!” 有人认为说到底要追究制度的问题。锦蜀青云写到:“快70年了,没有反对党,一党执政,党管一切。 这是马英九的责任,还是奥巴马的过错? 赫鲁晓夫早死了,怪不了他了。”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反腐光打老虎不行,苍蝇遍地都是。光反腐也不行,更重要的是打破利益集团和改变两极分化的现状,从而扭转经济格局,不要让官员(包括政府和国企的官员)、地产商和金融家成为窃取发展成果、吸取全民血液的资本寡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