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3

“老人政治”的终结还是新一轮开始?

转发此新闻:
进入8月,《人民日报》“辩证看待‘人走茶凉’” 的千把字评论和几个媒体敲边鼓跟进批判“退而不休”的文章,引发海内外各界关注──我们的江泽民同志又一而再、再二三的走到前台。

随着习近平的集权和郭伯雄、徐才厚这两个被视为江“干政”的重要权力支点的标志性人物的落马,加上本文后面提及的系列微妙信号,越来越多判断认为,共产党的“老人政治”寿终正寝了,但实际情况上恐怕并非如此简单,甚至存在和这种判断恰恰相反的现实可能。

江泽民

江泽民的小辫子

810日,《人民日报》第七版刊登《辩证看待“人走茶凉”》一文直批“老人干政”,引发热议。无独有偶,《人民日报》海外版公众微信号“侠客岛”次日刊文大赞邓小平、陈云等人力促党内建立正常的领导干部退休制度。

随即地方媒体跟进,《新京报》微信公共帐号“政事儿”发表文章,不仅把周永康等一些“退而不休”的官员插手干政进行了简单梳理和批判,更是借邓小平倡导的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35周年这个题,赞扬了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万里、田纪云、朱熔基以及胡锦涛等不干政的高风亮节。

几篇文章提到:

邓小平数次提出“全退”,表示“我最后的作用是带头建立退休制度”。

退下来的万里自律“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应有“自知之明”。他逝世当天,长子万伯翱说:“父亲退下来,就是完全退下来,不插手任何中央的决定。父亲曾对我说‘退下来后,不问事,不管事,不惹事,就是对中央领导同志的最强有力的支持。因此,他给自己定了三项规定:不担任名誉职务;不参加剪彩活动;不题字写序。”

田纪云曾表示:“退休后应安心修身养性,颐养天年,争取多活几年,享享天伦之乐。千万不可再利用各种关系干预‘朝政’,对现在的领导人指指点点。” “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而且转得更好!”

朱熔基退休后也明确表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最大的原则就是不谈工作。

201211月,十八大实现党中央领导机构成员的新老交替,在酝酿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成员人选时,胡锦涛主动提出全退,展现出“高风亮节”(引述新华社报导)。

几篇文章毫无例外,独避谈江泽民。在这个级别和层面上展开,那“退而不休”说给谁听?


习近平、胡锦涛与江泽民在北京人民大会堂

近平现在就两个“婆婆”──江泽民和胡锦涛。

胡锦涛在位时都没什么权重,早被架空,如今下台了,再摊上令计划的丑事, 本来面子就薄的老胡足够灰头土脸、闭门思过的了。张木生也好,刘源也好,直接间接的羞辱、含沙射影甚至否定──什么毫不作为,击鼓传花,“要不是习主席,军队没救了”的──更多的是情绪宣泄,是起哄,是看热闹,是捏软柿子过瘾,如此而已,相信没多少人真的“意在胡公”。

那指的是谁?再清楚不过了。

无独有偶,817日上午,@MAGIKEN野兽的网友在新浪微博发布消息称,今天是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生日,并附上了江泽民本人的照片祝其生日快乐,不少网友附和着送祝福。

但没多久,该消息就遭到删除。如此给党和国家领导人面子的和谐举动竟然被“河蟹”,让不少人引发老江失势的的猜测;

与此同时,上海空军政治学院教学楼外墙上的一段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的题词,被工程人员清除,再度引发江泽民题字被“拿下”和江被““除名”的热议;

同期,有好事者路过中央党校南门,发现江泽民题“中共中央党校”巨石刚被连根拔除。

偶然也好,必然也罢,种种敏感的信号叠加后不难得出结论:江泽民是矛头所指。

要说江泽民的小辫子也不是没有啊!郭伯雄徐才厚两员爱将的落马自不必多说。

江泽民还是要警惕

数年前,退下多年的江泽民在杭州视察中国联合工程公司时有这样一段讲话。大意是自己自己台上这么多年,没有什么大贡献,就做了三件事:

1,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2,把邓小平理论写进党章。
3,三个代表。

他还自谦地说:如果说还有什么一点成绩的话,就是军队一律不得经商。

听上去很美好,尤其是江泽民同志兴致勃发、侃侃而谈时。但如今看,这些成绩也多是摇摇欲坠,有立不住或者说被推倒的可能。

这些年的实践下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大家已经心知肚明了简而言之,就是公权力寻租下的权贵狂欢!

三个代表,设计初衷或许很好,革命党转变执政党等等,但现实里基本上是两头不讨好。习近平内心怎么看待资本家入党还要打个问号,这从他“''''交往要有道,相敬如宾,而不要勾肩搭背、不分彼此”的表述中多少能看出点影子。

至于什么军队一律不得经商,更是笑话了。经商发财多慢?多操心?徐才厚、郭伯雄那都是直接贪军费的!来钱多快!

所以说,盖棺定论为时尚早,江泽民同志还是要保持警惕。

针对《人民日报》“辩证看待'人走茶凉'”一文所说,有的领导干部不仅在位时安插“亲信”, 为日后发挥“余权”创造条件;而且退下多年后,对原单位的重大问题还是不愿撒手。稍不遂愿,就感叹“人走茶凉”, 指责他人“势利眼”。“这种现象不仅让新领导左右为难,不便放开手脚大胆工作,而且导致一些单位庸俗风气盛行,甚或拉帮结派、山头林立,,搞得人心涣散、正常工作难以开展,削弱党组织的凝聚力战斗力”;对于“人走茶凉”也需辩证看待,“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这种“茶凉”,应当成为一种常态;从工作层面上剖析,这种“人在茶才热,人走茶自凉”纯属正常。

虽然怕老同志、老人们一时难以接受,文章还特意做了缓冲,称什么“绝不能影响对老党员老干部政治上尊重、思想上关心、生活上照顾、精神上关怀,绝不能 影响他们老有所养、老有所乐、老有所为。”

但文章重点所在还是一清二楚。此文本身的逻辑等问题不再多说──如石扉客在微博中写的:威权国家里,和平时期的新领导如何上台?只能由老领导提携起来。所以老领导对新领导有道统和法统上的双重合法性,人走茶不凉也符合政治与人情的双重逻辑,所以连科举时代都特别讲究门生与恩师的关系。不呼吁通过选举重建权力的合法性而要求老领导放手,就是这篇评论的可笑之处。

先说其要传达的信号。

历史学者章立凡表示:“这明显是一种喊话。”自邓小平时代起,中国的“老人政治”一直挥之不去。。“这种文章不是随意发的,我觉得是习近平组合拳中的一招......这次再喊话,说明反腐引发的政治博弈没有结束。”

要说”老人政治”招现任领导人烦,并不难理解,也无需遮掩。


来源:大事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