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1

中国崩溃的几种可能(上)

转发此新闻:
(1)

我已经阐述过中国将走向崩溃,因为构建国家的基础因素已经全然破坏,当今中国国家之维持,一是靠中共统治集团的共同利益;二是靠国家暴力机器的强制。中共统治集团早已丧失其“主义”和信念,而成为利益集团。“党”以权力和利益收买笼络各级精英,以贯彻其统治;而对任何不利于其统治的各种因素,则以国家暴力强力干涉及打压。


我曾提到,国家的构建需要三大要素:

一、自治社会。任何国家,其基础均在自治社会之稳固。国家是人为的,是在一定的地域内,以暴力为保障,硬性规范的政体。而社会是自然生成的,是族群共生体,其基础是成员间共生的人性关系,非硬性规范的政体。因此,其是自治的,非国家所能构建的。自治社会是国家稳定的基础,有稳固的自治社会,方可能有稳定的国家。

二、共同的文化形态及传统。包括,共同的语言、身份认同、价值取向、伦理规范、思想意识、文化传统,历史绵延,等等。一般而言,共同的文化形态及传统越强,国家便越有凝聚力,越稳定;反之,国家便越有分解的可能。历史上,国家大多是民族国家,即使多民族国家,也以一主要民族为主体。以色列亡国两千多年,最终得以复国,乃在犹太人的民族认同及共同的文化形态和传统──以《旧约》为代表。作为有上亿人口的大国,日本乃是当今世界管理最好最稳定的国家,根源也在单一民族、共同的文化形态和传统。

三、负责任的精英集团。任何国家都需要一个负责任的有能力的精英集团领导,这个领导国家的精英集团,首先是对国与民的责任感──承担国家之重任,忠于职守,其道德律高于一般国民;再,他们是国家之历史与文明的承继者;继而,他们应具有开放的世界性的视野,积极进取,汲当今世界之所长;再,他们是有能力的,即有领导之能力,亦精于职业。一个国家的命运,取决于其精英集团的质量与担当。

此是立国之三大基础,非此无以立国;其强,则国强;其衰,则国衰;其毁,则国毁。

当今,中国之悲哀乃在以上立国基础已被摧毁。固然,三十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但这是国人长期贫困,骤然开放,少数权贵抢掠发财,多数人付之血汗之结果;而并非是立国。而社会不公,贫富悬殊,怨愤蓄积,社会分裂,乃是国家走向崩溃之内因。

有关中共摧毁中国自治社会、中国人文传统及精英阶级,在前已有论述。这里就重点重提一下。

自土改,中共即以国家暴力有目的地全面摧毁中国自治社会,其目的是以共产党组织取代社会。在农村,中共实行土改,消灭乡绅阶级,建立“党”在农村的基层政权,进而“公社化”。自此,中国国家之基础,有数千年传统的乡村自治社会被彻底摧毁。在城市,则没收私营企业,取缔民间社团,党政权进入企业、学校、社团、文化单位,乃至宗教、街道,“党”控制到个人,严禁建立民间组织。中国民间社会全面摧毁,而毛后,中共信誉丧尽,加之实行改革开放政策,民心已散。虽然中共凭借强大的财力和国家暴力,仍具有控制社会的能力,但是已经没有组织社会和动员民众的能力了。一方面,中国原有的自治社会被摧毁,另一方面中共组织社会的能力瓦解,中国社会实处于非组织状态。这乃是中国最大的危险所在,其意味中共政权的强力控制一旦失控,将是整个国家和社会的大崩溃,因为社会处于非组织状态,无以自救。

我们讲过,共产主义运动乃是一场现代宗教化的政治运动,其意识形态及组织方式都具有宗教性。唯有宗教化,共产党才有如此巨大的社会组织和动员力,这是共产主义运动之席卷全球,并得以统治半个世界的原因。共产主义思想作为宗教化的意识形态,全然排它,苏共也好,中共也好,在其取得政权之后,便以国家暴力,消灭非共产主义意识,无论是传统思想文化,还是西方资产阶级文化,或其它,均属于被消灭的对象。因为其要于全天下建立共产主义意识的绝对权威。毛的文革可谓将之推到极处,不同的是,毛最终是以毛思想取代马列主义。

由此,自1949,中共发动一系列的政治及文化运动,以国家暴力,有意识地摧毁中国传统文化,以及清除所谓“西方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以建立全民对共产主义及毛思想的崇拜。这一过程,毛持续了三十年,其遗患之深之大,国人远远未能意识到。

毛后,邓实际是放弃了共产主义的革命路线及意识形态,但是为了稳固中共政权,仍然坚持四个基本原则,包括马列主义、毛思想。此是邓在政治上的实用,因为一旦对之否定,中共政权即丧失合法性。因此邓只能是挂羊头卖狗肉。一方面,正面的思想文化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另一方面,党为维护其政权的合法性,虚伪而强力地坚持红色意识形态,即使其知道已无人对之相信,包括他们自己。其结果是,除唯利是图之外,全民无价值、道德、意识,乃至国家、社会的共同认定,故而无以建立共生的信约与规范。利益与国家暴力是国家立存的保障,但并不是国家立存的基础。当一个国家的国民已经丧失价值、道德、意识之共认,共生的信约与规范解体,那么这个国家在其内里已经解体,所等待的仅是国家形式的崩溃。

中共自“新中国”建政,即全面清洗“旧中国”的各界精英──政治、经济、科技、教育、文化等等领域,因为其不可靠。毛的三十年将中国的精英阶级可谓是斩尽杀绝,而其所提拔的则是“效忠”党的工农兵。这是毛的干部路线,逆向遴选,逆向淘汰,以劣逐良;毛的政治路线是继续革命,不在乎国家建设与民生,人才能对之效忠卖命即可,总之革命不需要建设,仅需要造反、破坏、杀人。

毛后,邓抛弃毛的革命路线,转向“四个现代化”的建设,因此中共的干部遴选转向精英路线,重新重视受教育的程度。但前提是,你得“入伙”,得维护中共政权及其统治。当然,中共也清楚,“入伙”新精英不可能像毛时代的草根干部效忠党了,他们入伙是为了个人权力和利益;中共投其所好,以权力和利益对之收买;他们与党的关系是利益关系。特别是“六四”之后,“党”虽然是恶名昭著,但是其掌握利益资源,新精英入伙唯求利益。作为个人,这可理解,但是一个领导国家的精英集团,唯有个人之利益,而无对国家、民生之责任,甚为可怕。其意味,国家一旦有难,他们将鸟兽散。

而作为极权政党,绝对垄断权力,对民间任何可生长的政治力量,均消灭于萌芽之中。当今中国,除了太子党一小撮竭力维护红色江山之外,再无任何阶层、集团、势力承担国家之责任了,中共本身也只是利益集团。一个国家到了这种地步,即到了末日。我们看到,各界精英以各种方式,纷纷向海外转移资产,为家小办理移民。他们如地震前的鼠类,预感大难将临,忙于安排家族逃生的退路。可怜大多无路可逃的百姓,一旦崩溃来临,他们或沦为暴民,或引颈受戮。

(2)

致使中国崩溃的第一种诱因是高层权力斗争。

极权政治是非正常政治。其建立的手段:1、残酷杀戮,其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在民间,对普通人大规模地清洗、杀戮,建立普遍的恐惧感,确立领袖的权威,令民效忠。二是在权力集团内部,残酷杀戮竞争的对手,以保障领袖的个人绝对权力。2、神化其统治,将“主义”变为宗教,使民众对之膜拜。3、黑幕政治。极权政治不同于传统专制政治,后者是常规政治,有原则有规范;而极权政治则无原则无规范。极权政治的核心是保障最高权力的绝对性,而一旦有了原则、规范就对最高权力有了制约。因此,极权政治,是黑社会老大式的操作。为维护统治,面上冠冕堂皇,暗下则处处是权谋,残忍而血腥。

由于在极权政治中,没有正当而稳定的规则与规范,因此对最高权力及路线之争便极为黑暗、血腥,或是老大说了算,包括指派下届领袖;或是幕后阴谋;或是残酷杀戮。斯大林残暴清洗其对手,这里就不说了。赫鲁晓夫上台是政变──赫氏可谓苏共极权政治的改革者;其下台也是政变;1991年,前苏“八一九事件”是政变;戈尔巴乔夫被叶利钦取代也还是政变。中共1921-1945这段历史,其内部的清洗和屠戮是非常残酷的,3年内战,面临与国民党的大规模战争,中共内斗算是消停了几年。1949年后,党内高层权斗重开锣鼓。清洗“高饶集团”、“彭黄集团”;毛发动文革,清洗“刘邓集团”是政变──成立“文革小组”是另立中央;“林彪事件”是双方遂与未遂的政变;逮捕“四人帮”是政变;拿下华国锋是政变;逼退胡耀邦是政变;“六四”镇压,软禁赵紫阳还是是政变。极权政治是无规则的政治,本质上是垄断暴力,依靠权术阴谋的政治。

极权政治在短时间内有效,甚至高效,但是其不能长久。因为其无规则、无制约、无公认,其间有太多的偶然性随意性,故无法在时间中延续。极权政治的前一、两代人,由于“领袖”是极权政治的强人,是在残酷斗争中厮杀出来的,其性格与能力是在残酷斗争中遴选出来的,而且他们积累了极权政治的经验,也积累了政治势力,同时在极权政治的神话中,他们也建立了个人威望,故此他们能够掌控住最高权力。比如毛,虽然闹出大跃进、反右、文革天大的乱子,但是依靠他对军队的掌控及其个人的神话,仍得以控制局面,保住最高权力。

但是,极权政治的短板是如何将最高权力,移交给后人。北韩金家的办法倒是简单,父位子承,但是在共产意识中,此无合法性,传到三代金正恩就很勉强了,金正恩最终的结局肯定将很悲惨。古巴是兄传弟,但是其后呢?也还是无解。毛的办法是指定,但是极权政治需要政治强人──政治强人是厮杀出来的,而被指定者必是平庸之辈,因为枭雄不会遵循前任的遗志。毛死前,挑选了中性、平庸的华国锋,结果被邓派政变下去。邓先后挑选了胡、赵,但都被其废掉。“六四”后,邓又选择了江,而邓在后面坐镇9年,并隔代指定了胡。胡是弱主,他的十年很是窝囊,后又江系的掣肘,前有太子党的重压,大致算是看摊的,人们称其是“政令不出中南海”。薄熙来纠结“红二代”,在西南另搞一套,明目张胆挑战胡温,而胡只能假装看不见。如果不是王立军事件,薄最终会闹出什么乱子,结果很难预料。

习上台乃是“红二代”收回最高权力,其宗旨是捍卫老一代传下来的“党”和红色江山。习重拳反腐,因为腐败威胁到“党”和红色江山,同时反腐也是对高层政治权力进行清洗,保障高层权力集团姓习。

政治本身就是有关权力与施政方针之争,无可避免。而极权政治中恰恰没有正当的平台与渠道,进行权力及施政方针之争。对于极权政体的最高统治者,凡违背其意志,威胁其权力,均属“非法”,是被消灭的对象。因此,在极权政体中,有关权力与施政方针之争,只能是幕后的阴谋,最终靠暴力解决,或清洗,或政变。如果此黑暗、血腥之争仅限于小范围的高层权力集团之内,倒也罢了,但是在某些状况下,则导致整个国家之乱。比如,毛对刘官僚集团的斗争。毛私自建立中央文革小组,另立中央,并依靠毛的个人神话,发动民众造反,结果导致国家大乱,甚至有些地区发生武装内战。毛见国家大乱,于是便动用军队翻手镇压民众造反,对全国实行军管。毛为平定这场大乱,砸上了他的老本,其一生的政治资源及威望。

当下,中国经济迅速发展,但是国家的之构制却极为脆弱。极权政体需要强大的中央权力。中央权力脆弱,而又要强行极权统治,国家就面临崩溃的危险;因为其所做的,乃是它所不能承负的。“红二代”怒斥胡锦涛“没有血性”、“不作为”、“击鼓传花”,其实这是胡明智的地方,其自知是“弱主”,因此“不为”,放任属下及地方,这使其安全耗过十年。习上台,效法毛,重新收拢中央权力,欲大有作为,捍卫红色江山。但是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早已不是毛时代;而作为指定的大位继承者,习没有毛的政治实力,也没有毛的能力;弱而逞强,其果必殃。

当今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是习核心集团与庞大的官僚集团的冲突。习要反腐,清洗官僚队伍,回收权力;而官僚集团则要维护自身权力与利益。此斗争可谓是你死我活,其是权力之争、路线之争,却涉及个人利益、身家性命。此双方,前者是为保“党”的红色江山;后者乃是维护个人权力与利益;二者均不是为中国之国家。要害是,他们乃是中国的全部政治力量,除此中国再无其它政治力量──都被消灭及抑制了,这是中国国家之不幸,也是其脆弱之根源。

作为正常国家,高层权力的斗争,一般不导致国家乃至社会的崩溃,顶多是更换政府。但是当今极权政体的中国,只有“党”之单一权力,而社会又无组织,精英集团亦不能担当国家责任,加之中央权力脆弱,因此一旦高层权力斗争发生问题,如政变、中心权力分裂或崩溃,即可导致整个国家与社会的崩溃。

(未完待续)

来源:民主中国 / 一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