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2

杨改兰之死与精准扶贫

转发此新闻:
甘肃近日发生了一起人伦惨剧。28岁的母亲杨改兰先后杀死四个未成年子女,然后自己服毒自尽。她的丈夫在妻子儿女身亡后,也很快寻了短见,而且也是喝剧毒农药。这件事令人震惊,至今仍在发酵。

精准扶贫青睐定向性质,造成竞争加剧,谁拿到扶贫资金,更多是由村里那些权力说了算。

杨改兰之所以这么做,根据现有的信息,可以推断是她家被剥夺低保资格,断了这个赤贫家庭的主要收入。而且取消的理由仅仅因为她家养有三头耕牛。村子里有人借此举报,杨改兰临死前还感到愤愤不平。

这件事中凸显的问题很多,但低保及赤贫成为悲剧的肇因。其中,精准扶贫也成为隐性的原因。杨改兰所在村是精准扶贫典型村,但即便如此,她家也没有改善经济状况,贫困依旧。这反证精准扶贫的空架子。

精准扶贫是最近几年当局提出的扶贫思路,意思是要改变从前那种平均主义的扶贫模式,扶贫到人。随着这个思路的变化,活用扶贫资金成为流行做法,带来问题。

精准扶贫青睐定向性质,这就造成竞争加剧,谁拿到扶贫资金谁拿不到,更多是由村里那些权力说了算。杨改兰一家在村里地位低微,杨本人不善言辞,丈夫是入赘女婿,在本村更是低人一等,杨家必然远离精准扶贫的好处。

杨改兰家是村里最穷的,但是她没有受到精准扶贫的优惠。而伴随着精准扶贫政策调整,低保这些资格认定相应改变,纳入扶贫队一揽子考虑。没有被扶贫,进而被拿掉低保资格。杨改兰的悲剧可以追溯至此。

这也体现了精准扶贫作为政策,在落实过程中受到扭曲,不能找到它理应负责的对像。从而成为基层权力差序格局中的血酬供应来源,成为那些更有权力家庭的战利品。杨改兰之死成为这一底层生存资源相互倾轧的牺牲品。

时至今日,我们需要反思的,不只是谴责杨改兰作为母亲的举动,而是去理解底层赤贫人口被剥夺微薄希望,然后在绝望中自我了断的现实。更要理解政策在其中发挥的扭曲作用。视杨改兰为怪物,反而会遮蔽真问题。

已经有媒体在言语中透露杨改兰所谓「自言自语」的症状,这让人担忧媒体会将一顶精神病的大帽子扣在杨改兰身上。如此则天下太平了。但世界不会因此更好,反而失去了审视贫穷及无望对人性的折磨。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鄧小平說:要讓一少部份人先富起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