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2

关于毛的争论与根源

转发此新闻:
今年99日是毛泽东去世40周年纪念日,官方倒没有任何纪念。一是按惯例庆生不庆死,二是当前政治风云诡谲,舆论纷争激烈,对历史人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516日文革爆发50周年,只是在当天即将结束的半夜,推出《人民日报》社论作为通稿,要求各大媒体转载定调,然后第二天迅速翻篇,免生事端。

今年99日是毛泽东去世40周年纪念日,官方倒没有任何纪念。一是按惯例庆生不庆死,二是当前政治风云诡谲,舆论纷争激烈,对历史人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官方冷处理,是清楚民间在毛的评价上,日趋分歧激烈,出现对立的两派:一派是反毛、除毛;一派是崇毛、拥毛。除了网路论战,也屡屡现实骂战和动手,如著名的毛派韩德强,以北航副教授的身份,掌掴反毛的八旬老者。

毛晚年称一辈子就做了两件大事:推翻了国民党,发动了文化大革命。世易时移,他死后的中共当局,对这两件事的态度,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对当年被推翻、现又在台湾失势的国民党,频频示好,巴不得其执政,承认所谓的九二共识。对毛全力发动的文革,邓小平一掌大权,就彻底否定。

但对于毛,从延续中共的统治合法性考虑,采取了功过七三开的评价,抽象肯定、具体否定。抽象肯定就是保留了毛泽东思想的提法、毛在天安门的挂像和广场的遗体。具体否定就是推翻了毛几乎所有的政策。不否定毛的阶级斗争,就不能改革开放;不否定毛本身,就不能树立邓的权威。对毛的否定是如此的彻底,以至于把他的妻子公开宣判后关到自杀,把他的侄子长期监禁到腿瘸,把他的孙子圈养着让公众看笑话。

毛泽东思想则不断被邓小平理论、江的三个代表、胡的科学发展观所挤占,直到最近几年新领导上台后,面对持续积累的政经危机,试图用毛的手段寻求解决,比如加强权力、反腐、重提共产主义理想、前后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等。

相应的民间崇毛的声音盛嚣尘上,而反毛的更是针锋相对。你说毛时代人民当家作主;他说食不果腹、哀鸿遍野,饿死整死几千万。你说毛时代干部廉洁,没有腐败;他说制度性安排的干部级别待遇、城乡差别,就是腐败和歧视,而毛的腐化、特供、行宫和巨额稿费,就是最大的腐败。你说毛任人唯贤、牺牲儿子;他说毛的妻子、侄子、女儿都是大官,儿子如非意外死亡,就是现在的朝鲜金家。

你说毛「困难时期」与民同苦,不吃红烧肉;他说降低胆固醇,改吃西餐,花样繁多的菜谱有官方的出版物为证。你说毛的书法、辞赋伟大;他说字随人贵,诗词或抄袭古人,或专人润色,「不许放屁」才是真水准。你说毛捍卫主权和领土,他说穷兵黩武,输出革命,钓鱼岛、南海、藏南、缅北都是毛留下的祸根。

崇毛的人少数是感恩戴德,多数人其实是政治上失势、经济上无钱,用对毛时代的乌托邦记忆,表达对现在的腐败和财富分化的不满。还有一些如薄熙来的政客和抱残守旧的文人,则是想借拥毛造势,达到夺权和上位的政治目的。而反毛的人认为,不消除集古今中外所有帝王和独裁大恶与一身的毛,中国就不能真正走向现代文明,反毛更是能从根子上推动政治改革。

在中国反党和现任、在世的领导人绝对危险,但是反毛则基本放任。拥毛的人有乌有之乡、红网等网站发声。反毛的言论则在总体上是自由主义的网路到处都是,而且很少删帖销号。茅于轼曾发文两篇,揭穿对毛道德和政治上的美化。毕福剑饭局上对毛的咒骂调侃,没有任何法律风险,顶多是个职业训诫。

反毛的只是摆事实讲道理的言论,不辱骂、不动手、更不敢结社集会。而拥毛的仗着政治上正确,愈左愈安全,爆粗打人、焚烧、攻击、集会,像反日示威一样,以爱国的名义肆无忌惮。今年99日在毛故乡韶山的大规模游行,和员警发生冲突,领头的被控制,也是不得已维稳的处置。就像需要利用反日示威,但打砸抢还是要处理。

由于当局这么多年来对毛的回避躲闪,近年来的反复,因此民间对毛的争论和冲突,毛病在表面,毛根其实在上面。

来源:东网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