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4

《炎黄春秋》事件幕后:两个太子间的私仇和公恨

转发此新闻:
两个太子间的私仇和公恨

在翻脸不认人的中共政坛,胡习两家关系良好,向来是舆论津津乐道的话题。胡耀邦出任中组部副部长时,曾促使中组部彻查习仲勋反党冤案;86年学潮时,邓小平率一帮老人以“党内民主生活会”名义搞政变,习仲勋不惜跟邓小平闹翻,批邓小平逼宫;十八大前夕,也就是在20127月,储君习近平与胡德平举行私人会谈,当面问计,此事亦受到《纽约时报》、路透社等外媒报导。在胡德平被宣布出任《炎黄春秋》社长之后,胡德华也曾对香港媒体说,胡德平与习近平关系好。

胡耀邦家族与习近平家族关系不错,但胡德华与习近平关系不好,习近平是极左,胡德华是极右。

也许正是因为两家交情好,尤其是习近平与太子党中偏开明的胡德平之间的关系不错,在中共这口油锅中滚出来的杜导正才会想到胡德平,让他成为以太子党制约太子党的牌。

胡耀邦家族与习近平家族关系不错,胡德平与习近平关系好也大体没有问题,但这不说明胡德华与习近平关系也好。事实上,他们不仅私人关系说不上好,而且从政治观点上看,他们代表体制内两翼:习近平是极左,胡德华是极右。

了解这两个人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胡德华2013年在《炎黄春秋》上的那个广为流传的“批习讲话”。读过这个讲话的人,基本都会得出这样的印象:这个讲话就是中共体制内极右翼批评极左翼的发言,用左派人物黎阳的话说就是“摆明了向习近平正式宣战”,而其中说习近平只上到初一,暗示他没有读过什么书的变相“泄密”,更是给习近平添堵,结下了他们之间永远难以解开的私仇。如果换成别人,这个讲话的人肯定还在监狱里。政治游戏有时候你死我活,与大是大非难以扯上什么关系,芝麻大的事也可以演绎成生死故事,《炎黄春秋》事件大体就可以定性为此类事件。

《名星》曾经报导习近平与高扬的一段25年的恩怨故事。高扬是原河北省委第一书记、中央党校原校长。2009329日病逝后,媒体发现昔日高扬部下、时任中央党校校长习近平别说参加遗体告别,花圈都没有送一个。

明镜出版社发行的一本习近平传记作者胡丽丽揭秘说,习近平在河北县委书记的位置上没有得到过提拔,原因是他一直受到高扬的压制,就是因为这样,习近平被迫通过胡耀邦的关照才绕道去了厦门做官。前国务院研究人员姚监复透露说,习近平当河北正定县委书记时,习仲勋要高扬培养习近平,结果高扬在省委会议上念了习仲勋的指示,说:我认为不合乎党的政策,因此我不准备这样办,所以习近平在河北始终没能提到更高位置。他临走时找到高扬说:“高书记,我要调走了,给你汇报一下。”高扬回:“你是中央管的干部,用不着给我汇报,你走吧。”

习仲勋的“丹书铁券”不是挡箭牌

《炎黄春秋》事件的信号

20132,当胡德平不给习近平面子,批习近平极左,暗讽习近平读书 不多的时候,习近平只能心里先忍着。那时候的习近平,权力含金量本来就不够,还要解决攸关自己生死存亡的几大问题:薄熙来案件还未画上句号;令计划案子已在案头;周永康在当年4,还在时任江苏省委记罗志军陪伴下访问母校苏州中学;徐才厚一直到20141月还在随习近平接见解放军退休干部;2015年中纪委新春团拜会上,王岐山还在说“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想想这些,习近平哪里有能力和精力对付《炎黄春秋》和胡德华呀。

到了胡德华接《炎黄春秋》副社长的时候,习近平已经今非昔比。江泽民、郭伯雄、徐才厚搭下的解放军腐烂摊子已经被习近平以军改的名义基本拆除,近百位接受习近平委任状的新晋将军接续上位,习近平可以不加掩饰地公开谴责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和徐才厚这个政治阴谋集团,其中除了徐才厚已死去, 其余全部被以无期徒刑关进了秦城监狱。

现在,习近平要做的是用习核心统一江湖。对前辽宁省委书记王的处罚,就是因为他“妄议中央”。“妄议中央”这个牌子打击的就是对习近平不服的体制内异议,而胡德华作为中共体制内的极右翼曾经发出尖锐批习声音,其严重程度岂是王_的“妄议中央”可比?

629,也就是在《炎黄春秋》被正式接管充公后的第三天,习近平的左右手栗战书第一次以政治局委员身分要求效忠习核心,这个时间恰恰是关键性的夏季北戴河会议召开之前。从这个大背景看,《炎黄春秋》的覆灭释放出了连串政治信号。

第一,有人认为《炎黄春秋》倒掉后,党内的改革力量就没有了一个声音。确实,事件、《炎黄春秋》事件已经发出清楚信号:在习近平之外,共产党内再不允许存在任何改革力量。自此之后,习近平这三个字就等于中共“改革力量”。

第二,习近平大权在握,他已经不再需要红二代中胡德平、胡德华、陶斯亮这些被贴上中共体制内开明派的“选票”支持,他们之间已经通过《炎黄春秋》事件正式宣布分道扬镳。一旦拿定解放军“选民”这个票仓,太子党的支持再无任何实在的、甚至象征性意义,何况他骨髓里本来就不喜欢什么党内开明派或党内改革派。

2013年习仲勋百年冥寿,人民大会堂举行“太子党全会”,这样的太子党盛会估计再也不会有了。那个时候,习近平需要太子党这个群体的“选票”支持了。20144,作为太子党代表人物的陶斯亮曾经登高呼喊:“反腐败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刻,可以说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我们红二代应该支持习近平,把反腐进行到底”。

但这一次,陶斯亮对《炎黄春秋》事件的愤怒是丝毫不加掩饰的。她先是写了一篇《心疼杜老! 接着在支持炎黄春秋杂志社声明的签名者中,她的名字与李锐、何方、郭道晖、江平排在一起。

第三,早先对习近平不服的薄熙来,如今被关在秦城监狱;而现在《炎黄春秋》的胡德华对习近平不服不敬,最后也落了个让《炎黄春秋》被没收充公的下场。说实在话,习近平给胡德华的待遇好多了。这是台上的太子党对太子党发出的又一个警告:在习核心的大路上,不能有太子党这块绊脚石。

也许是意识到这一点,从海外回到北京初期格外高调的胡德华最近开始慢慢放低了身段。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他说,对《炎黄春秋》的打压并非来自高层,他甚至还歌颂习近平要“依法治国”。相比之下,99岁的李锐就不那么“聪明”。李锐说,决策改组炎黄春秋的人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并鼓励杜导正“打到底!

最后,原先人们只知道,在共产党中国,法律不是挡箭牌,现在通过《炎黄春秋》事件,人们明白了,习仲勋的“丹书铁券”也不是挡箭牌。


来源:《内幕》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