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9

革命常常是改良的结果

转发此新闻:
托克维尔说,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

1989年11月17日,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大学生发起了数十万人声势浩大的反共产党统治示威,即「天鹅绒革命」,最终导致捷克斯洛伐克共产政权和平转型。 

托克维尔所说的“坏政府”,是指法国大革命前的法国君主专制政府。当时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六曾经有着“激进改革家”或“忽然改革家”的名声。路易十六当政后,任用了改革派经济学家杜尔阁担任财政大臣。杜尔阁上任后,制定了一个宏大的计划,准备取消一切奴役,一切特权。他建议免除农民的徭役,取消省界的壁垒,废除贸易的关卡,振兴工业的发展,最重要的是让贵族和僧侣同第三等级享受一样的税率。在政治上,他想利用现存的省议会的途径,扩大政治开放,让人民能够获得政治权利,参与国家的政治生活。被迫免去杜尔阁的职位之后,路易十六又任命了马尔泽布尔来继任。与杜尔阁一样,马尔泽布尔也主张要给每一个人以权利。在法律上,取消拷打逼供,给被告人以辩护的权利;在政治上,取消国王的“密札”和新闻出版检查,让所有人都有人身安全和言论出版自由;在宗教上,反对宗教迫害,实现宗教自由。然而,就是这位“自由人的国王”,在大革命中被送上了断头台。

类似的例子在人类历史上还有很多。在1905年的俄罗斯,接连发生的起义、骚乱和罢工迫使沙皇尼古拉二世颁布了《十月宣言》──政府将“根据人身不受侵犯,良心、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的原则”给予“基本的公民自由”;政府将扩大杜马选举的选举权,最终目标为全民普选;政府还将给予杜马批准法律和监督政府的权力。这一宣言进一步刺激了全国各地的革命热情,并且为1917年的革命播下了种子。

中国1911年的辛亥革命之前,也有“戊戌变法”和“预备立宪”做铺垫。

20世纪末的历史更加证明了这一观点:没有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就没有东欧各国的“天鹅绒革命”。像朝鲜那样完全拒绝改革的国家,也就不大可能爆发革命。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革命都是改良的结果,这方面的例子,最著名的就是英国的“光荣革命”和美国革命。不过这两场革命的对手都不能算是专制政权。就拿美国革命来说:美国革命爆发的时候,北美殖民地可以说是当时世界上最自由平等,老百姓生活最好的地方之一。

诚然,这些改革往往都是不成功的,或者是半吊子的,但就是这些不成功的半吊子改革,成了革命的导火线,或者铺路石,或者播种机。为什么会这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改革提高了人们的期望,让他们知道世界上还有其他的可能性,而改革的失败又让人们梦想破灭,激起了人们的怒火。长期的压迫只会使人们习惯于压迫,让人们想象不到他们可能过上更好的生活。改革让人们有了希望和愿景,也就播下了革命的火种。从这个角度来说,鼓吹革命却反对“虚假希望”,就像传说中那位只想盖第三层楼,却不想要第一、二层的土财主,或者那个以为只吃第六个饼就能饱的傻子一样。

说到这里,我们还没有谈到一个问题:如果专制独裁者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力的话,那他们为什么要开始改革呢?我认为至少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形势所迫,被逼无奈,沙皇尼古拉二世就是这种情况;二是掌权者以为改革之后自己仍然能控制得住局面,不致失去权力,但后来发生的事证明他们错了,戈尔巴乔夫就是这种情况。所以,不要说某个人想不想做戈尔巴乔夫,就是戈尔巴乔夫自己也不想做戈尔巴乔夫,但历史未必如他所愿。历史充满偶然,谁也不可能预先知道自己行动的全部后果。不要因为有时候人们把某种主义翻译成“全能主义”,就以为它真的无所不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刘荻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改良有可能会导致革命,然而改良所导致的革命会对社会有正面效果。拒绝改良,压灭一切火种,就会形成漫长的溃烂过程,使得短期内很难有任何社会变革发生。然而,几十年、上百年、一两百年过后,随着社会溃烂的程度逐渐加深、政权的腐败程度逐渐加重、对社会控制力逐渐减弱,破坏性的革命是一定会发生的。而这种革命有可能是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效果的

匿名 说...

革命常常就是放屁

匿名 说...

“革命”一次次被大骗子盗用,成了贬义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