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1

反腐之后 懒政盛行

转发此新闻:
反腐败本来就是大快人心的事,因为腐败严重地破坏了公平正义,引发了各种各样的社会矛盾,尤其是官民矛盾。如果反腐败没有法治与制度建设及时跟进,反腐败只会越反越腐。原有的腐败被打下去,新的腐败又会产生,前腐后继。

如果反腐败没有法治与制度建设及时跟进,反腐败只会越反越腐。

不可否认,就目前的情况下,无论官员如何想腐败,也不敢腐败。与此同时,另外的结果却出现了,那就是懒政。懒政不是个案,不是局部,而是普案,而是全局。懒政已经成了反腐败的毒药,侵蚀着反腐败的成果。腐败者逼迫反腐败者认同腐败,认同腐败经济的客观存在和不可避免性。

腐败者认为,没有腐败,就没有经济发展,就没有官员升迁和做事的动力。出现这种情况,其原因也是多方面的。

第一,腐败成本高,腐败收益少。官员也是理性的动物,也会理性地追求腐败的收益。当腐败收益远远高于成本的时候,或者是零成本高收益的时候,官员才会主动去腐败。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家会铤而走险,官员的权力变成资本,无本万利,进了监,掉了头,也可疯狂一回。在反腐败高压态势之下,腐败分子他们也不得不小心为妙,否则下台,重则进监狱,这样高的成本,大部分官员也是随时受不了。于是官员选择了腐败机会主义路线。有腐败的机会和条件就腐败,没有腐败的机会和条件,就等着。

第二,追求荣誉的路太艰难。这世界,干点什么事,都得需要动力,这或者是精神的,或者是物质的,或者是二者兼而有之的。罗素说得好,追求权力、名誉、地位是人类的本性。权力更容易带来名誉和地位。当权力不能带来名誉、地位的时候,权力还是省着点用,或者就不用,即使权力过期作废也不用。

第三,追求金钱的动力不足。如果金钱足够,官员为了金钱和利益而用足权力也是不要命的。那些顶风腐败的官员,就是因为金钱已经让他们失去基本的理智和判断能力。权力不用,是因为钱太少,驱动权力运用的动力不足。

钱少了,权力运用起来没劲。弄点吃喝钱都困难,为什么要做事?干点活又会有人举报,这一举报不要紧,关键的是原来的腐败被人查出来,那也是麻烦多多。为人民服务、共产主义那都是说给别人听的,他们自己也不信。

千万别高估了官员的觉悟,何况这些年官员都是因为利益而奔忙,离开了金钱,离开了利益,他们也就基本上一动不动。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一杯水,看网上八卦,一张报纸看一天,这样的懒政生活也是一个不坏的选择。

第四,强烈的意识形态管控使官员口不能言。在八十年代,邓小平在《党和国家领导体制改革》里就说,政治集权是产生官僚主义的总病根。上面集权,下面无权,有权的人管了很多不应该管,管也管不了,管也管不好。官僚主义盛行,形式主义、文件主义、政策主义、口号主义、忠诚主义、命令主义大行其道。现在下面官员权力收紧,意识形态控制强烈,官员不敢说不敢做,否则视为不忠,妄议朝政。这就搞得官员胆小怕事,做事缩手缩脚,不敢越雷池半步。即使上面鼓励官员大胆创新,没有制度上的支持,官员也只好甚至只能装成呆头呆脑状。

第五,表忠心意识压倒了做事意识。现在都讲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一些官员的理解能力有限,对于这四个意识理解不深不透,甚至不解其中意,把四个意识变成了一个意识,即核心意识,把核心意识又当成了服从权威、个人崇拜意识、表忠心意识。如果做事做不好,做得不对,做得不符合上面的意识,官员就会自我宰制为忠心意识不强。上面的官员也会用忠心意识对下面的官员进行不间断地驯化,使官员成为政治听话、靠得住的工具,而全然没有做实事的主动性。

第六,官员被「左」绑架。「左」的逻辑本来是集权,集权的结果是官员有权。「左」的政治正确又使得官员不知如何做事为正确。官员不得不耍嘴皮子功夫,语言上越来越左,行动上却不敢乱动。否则一不小心,就会做出右的事来,让官员吃不了兜着走。

干事有风险,不干多自在。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