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30

新加坡罗大使何需回咬狗一口

转发此新闻:
最近流行互撕。有中国娱乐明星郭德纲师徒之间互撕,有美国两位总统候选人辩论揭短。现在中外人士之间也开始网络撕扯,一个是《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一个是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两人从报道到信件,或外交辞令,或新闻手法,你来我往,义正辞严。网民选边评论,或支持,或嘲讽,围观看戏,好不热闹。

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称「对主流媒体刊登失实的文章感到失望」,这实是高估了环球时报的地位和信誉。

事情起源于《环球时报》的一篇报道,称在委内瑞拉召开的不结盟国家峰会上,新加坡「执意要求塞入」为菲律宾南中国海仲裁案背书的内容,但遭到不少国家反对,言辞对新加坡多有批评和嘲讽。

很快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发表致《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的公开信,认为上述报道是「罔顾事实、充斥胡编乱造和无稽之谈的不负责任文章」。罗大使指出,这不是新加坡的提议,而是老挝作为东盟主席国代表东盟十国一致的决定,而且《环球时报》关于大会程序的报道也与事实不符,新加坡愿意提供会议记录为证。

事涉中国南海问题,环球时报自然是站在中国的立场。新加坡虽然主体民族和中国同文同种,用的还是简体字,但从地缘政治和经济角度,作为东盟的重要成员,和东盟国家最为密切。中新的制度不同,迟至1990年才建交,虽然总体关系友好,但正如大使在信中所称,两国的利益、在南海问题上有不同的诉求。他要求《环球时报》刊登他的来信,让读者了解事实,避免新中两国的亲密友谊受影响。

作为中国人,自然要维护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利益,这是前提。本文不讨论这个事件所涉及到的南海争执,只是从新闻专业的角度,分析一下环球时报的报道和胡锡进主编的回信。另一个前提是,环球时报是一份市场化的商业报纸,不代表中国政府,胡锡进也不是中国领导人。

罗大使称「对于一家主流媒体竟然刊登这样失实的文章感到失望」,这实在是高估了环球时报的地位和信誉。该报虽在中共的《人民日报》旗下,但并不是像母报一样靠财政拨款和公费订阅,而是完全靠市场发行和广告收入。它很少谈中国的国内问题和民众的权利、福利诉求,基本上都是对外关系和国际问题,煽动民族主义,迎合「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的读者。

中国报界有三朵奇葩:《人民日报》全世界我们最好,《参考消息》全世界都说我们最好,《环球时报》全世界都嫉妒我们最好。这说的就是环球时报和其他官媒互相唱和,或白脸或红脸,来宣扬中国的大国崛起,揭露外国对中国的遏制。类似做法,环球时报对很多国家、很多事情上做过。往往无中生有、歪曲事实,配上耸人听闻的标题,来吸引眼球。

新闻学界从来没有把它当成什么主流媒体,而是没有专业主义和新闻操守的小报。此次事件上,环球时报所有的消息来源都是「知情人士」。作为公开会议和公共问题,没看到其他媒体的报道,也没听到其他人说起,只有环球时报的孤证,又不给出所谓知情人士的姓名和职位,很让人怀疑是道听途说或故意编造。如果经常看环球时报的话,会发现它往往新闻事实和观点评论不分,很少有专业的记者,大多是不明职业的特约记者,东拼西凑的报道。

而在答复大使的信中,胡主编没有回应是否派人采访会议、了解会议流程等问题,只是站在政治的高度,教训新加坡不要损害中国利益,切实维护中新友好关系。

民主社会「媒体是公众的看家狗」,代表公众来监督政府,维护公共利益。环球时报曾有一篇评论的大幅标题是:「媒体应该是国家利益的看家狗」。主权不在民的国家,国家利益往往成为政府肆意涂抹的说辞。环球时报自比为狗,狗咬人一口,人总不能也咬狗一口吧?

罗大使还是闷声发大财,何必帮环球时报炒作。它就是靠贩卖民族主义赚钱、缺乏新闻专业操守的小报,不代表政府。中国外交部就这一问题回答记者提问时,又开始打太极,强调中外友好,维护地区稳定。呵呵。

来源:东网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shit

Sam Shao 说...

民主猴啊 民主猴 猴塞雷啊 猴塞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