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6

社会主义宪法不可能有宪政

转发此新闻:
西方宪政思想自晚清传入中国后,针对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政府的专制、腐败和无能,中国的民主革命者和改良主义者兴起了宪政运动,清政府被迫作出立宪姿态以挽救其垮台。但还没来得及正式颁布宪法就被辛亥革命所推翻。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各派军阀也假意立宪,其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实行民主宪政而是为了使他们的政权配上一件合法的外衣,成为全国性的合法政权。


国民党政府在由于军事失败而退出大陆的前夕,宣布结束训政进入宪政时期并制定宪法。这部宪法虽然打着实行三民主义、五权宪法的旗号,实际上仍是一党专政。因而有宪法而无宪政,这一情况直到蒋经国在台湾执政后期废除《动员戡乱临时条款》,开放党禁、报禁后才开始改变。中国大陆的四部宪法均属于社会主义类型的宪法,这类宪法是在马克思列宁主义之理论的基础上制定的,其特征:一是党政不分,以党代政,党权凌驾于宪法之上,以至有宪法,无宪政;有一党专政而无民主宪政;二是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按列宁的解释是“直接凭借暴力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 

社会主义类型宪法一般规定政权形式人民代表大会制,实质上是中央集权制。实行这种中央集权制的结果,是使这些国家成为高度集权的极权主义国家(totalitarian state)。在这样的国家中政府享有无限权力而人民的个人自由和个人活动空间缩小以至于无。这种类型的宪法之所以只在表面上规定人民享有众多的自由权利而实际上少给甚至不给人民的任何权利和自由,完全是由其社会主义性质所决定的,因为社会主义政权是违背大多数民众意愿而由政权的力量强行建立起来的,正如一些著名共产党人在检讨社会主义失败的原因时指出的:“要把‘社会主义’的方案硬塞给一个农民占绝大多数的国家,只能通过绝对的专制才能做到。”“如果物质条件和主观条件不允许正常地建立社会主义,那么想阻止共产法西斯主义是不可能的,因为别无选择,所以人们就借助于恐怖来建设社会主义。”显然,实行这种集权制(不管叫苏维埃还是人民代表大会)的社会主义类型宪法同西方民主宪政的思想是根本对立的。 

在中国,实行民主宪政的困难还在于中国人传统思想中缺乏个人权利观念,重国家轻个人,重义务轻权力的封建主义传统几乎是根深蒂固的。晚清时期启蒙思想家们,特别康有为、章太炎等都会都曾大声疾呼:个性解放、个人自由。“五四”时期启蒙思想家陈独秀、胡适等人也曾大力鼓吹过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思想,如陈独秀说:“一个人为本位,每个人都有自主之权......举一切伦理、道德、政治、法律、社会之所向往,国家之所祈求,拥护个人之自由权利与幸福而已。” 

胡适也说:社会“往往用强力摧残个人的个性,压制个人自由独立的精神;等到个人的个性都消灭了,等到自由独立的精神都完了,社会自身也没生气了。”不幸的是这些呼吁被救亡的现实政治需求所压倒。连孙中山都强调国权,反对个人权利,如他在《三民主义》中认为:“自由权利用到个人,就成一盘散沙......要用到国家上去。”“我们革命党,向来以三民主义去革命,不以革命去争自由。” 

毛泽东于一九四五年四月在中共七大所做政治报告中还提到“个性解放”。他在另一封信中也说:“被束缚的个性如不得解放,就没有民主主义,也没有社会主义。”。但他在掌握全国政权,由革命者变为统治者以后马上就改变了腔调。从一九四九年七月起就批判起“个人民主主义者”。建国后更发动“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对知识分子进行“洗脑”,对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大批特批起来,这与限制政府权力、保障个人权利的西方宪政思想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中国正统的法律思想认为权利不是人固有的而是国家授予的,这一观点同马克思主义的法律观点却是共同的,认为权力是指国家通过宪法和法律所确认的公民实现某种行为的可能性。因此,政府拥有无限权力,可做任何他认为应做的事情,人民则只享有法律所规定的权利,只能做法律准许做的事情。而不是实行西方宪政国家通行的原则,凡非法律所禁止的,人民都有权去做;而非法律所准许的,政府均无权去做。 

从以上的叙述中可以得出结论:若想在中国实行宪政,必须重新确立西方宪政的原有内容,克服社会主义类型宪法对此的歪曲和篡改。有人会说这条道路走不通,因为毛泽东已经做出另一种结论:“就是这样,西方资产阶级的文明,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方案,在中国人民心目中一起破了产。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让位给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民主主义,资产阶级共和国让位给人民共和国,这样就造成了一种可能性,经过人民共和国到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到达阶级的消灭和世界的大同”。现在看来,他这个结论未免做得太早了,民主宪政的路当时所以走不通,是由于内有封建军阀的封建专制统治,外有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 

国民党政府于一九二七年取得全国政权后又实行一党专政。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打败国民党并取而代之,恰恰在于他一贯以实行民主政治为号召,因而取得全国人民拥护的缘故(但它在取得全国政权后就片面强调是采取武装斗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很少提到全国性民主运动的作用”,事实上中国广大人民对民主自由的向往和追求从来没有停止过,民主宪政过去没有实现不等于今后永远也不能实现,当前台湾实行民主宪政的成功就是一个显著的例证。 
自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以来,中国就有一些法学家、政治学家提出修改宪法,实行宪政的意见。他们认为当前中国要实行宪政完全可以现行宪法为基础,通过政治体制改革的和平方式来实现,其理由:一是马克思主义并非一成不变。发展马克思主义,对他做出某些新的解说是完全可能的,马克思学说本来是在西方民主主义的基础上产生的。如他关于异化的哲学思想,关于自由人联合体的政治思想就可以作为一个新的出发点。二是中国共产党一些领导人在总结过去失败教训的基础上已经提出政治体制改革的主张,如邓小平认为现行体制的主要弊端在于权力过分集中,中共十二大做出“党要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的决议,这就为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提供了条件。三是现实宪法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没有超越宪法的特权、全国人大常委不得兼任一府两院的工作,实际上已采纳分权制衡的原则,现行宪法规定的公民各项自由权利通过努力争取也有可能由法定权利转为实有权利。

总之,以现行宪法为基础加以修改,即以和平方式实现民主宪政是完全可能的,这可说是一条阻力和代价最小的,现实可行之路,修宪的具体内容是:

1 从序言中去掉有关共产党领导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国家指导思想的内容;

2 改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使全国人大成为真正的议会;

3 司法独立;

4 军队国家化;

5 制定新闻出版法、结社法、宪政法,开放党禁、报禁;

6 中央集权制改为具有邦联特征的联邦制。

这最后一条是为了和平地解决台湾与大陆的统一问题而提出来的。这是将国家的民主化(Dem cratization)和统一(Unification)两大目标“毕其功于一役”的方案,对于妥善的解决西藏、新疆、蒙古等少数民族问题,保证香港、澳门在收回以后继续保持政治民主经济繁荣都是非常有利的。

来源:《风雨宪政梦》/ 于浩成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中国共产党帝国宪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