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0

李源潮危局与十九大人事布局有关

转发此新闻:
明镜博客作者吴言则认为,习近平收拾李源潮与其十九大人事布局有关。在《为何一定要抓李源潮?》这篇文章中,吴言说,一年多前写过一篇博文《仇和被抓,李源潮危矣!》,认为李源潮“十九大入常”和政治生命危矣。为什么认为李源潮危矣呢?这是因为李源潮最大的问题就是他具有和当今圣上抗衡的“作案工具”,也就是简雍所说的“彼有其具”。弄倒李源潮,未来十九大才好按照习近平的执政思路去布局、安排。基于上面的分析,未来汪洋、胡春华等也将会被边缘化。这就是习近平抓李源潮的第二个理由。

习近平把李源潮这只“活老虎”整成“死老虎”。

吴言说李源潮的所谓“作案工具”或简雍说的“彼有其具”,来自《三国志 卷三十八 蜀书八》的一个历史故事。故事大意是当时刘备治理蜀国期间,因天旱粮食紧张,于是禁止酿酒以保证军粮和民众的基本生活。但这项规定却在执行期间被过头执行,一些官吏在百姓家中搜到酿酒工具也要将他们与酿酒行为一样定罪。有些谋士明知此法不妥,但也无法劝说刘备。一天,简雍在和刘备逛街的时候,指着前面两个不相识的男女对刘备说:“这两人就要去开房,有伤风化,赶紧抓起来?” 刘备奇怪: “你咋知道人家就一定会去啪啪啪呢?”简雍回答:“他俩有作案工具呀”刘备一下子就明白了,于是禁止酿酒的过头行为得以矫正。

李源潮有什么实力呢?政治分析人士认为,这个实力需要从李源潮的政治人力资源和入常实力两个层次上来看。

在政治人力资源方面,李源潮的政治实力确实让人刮目相看。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习近平对中组部高层人事进行重整,这次重整的重点是将李源潮的人马换掉,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就有三个副部长调出, 调整幅度不可谓不大。现在中组部高层“一正七副”只有一人为“前朝旧臣”,其他全是习近平上台后提拔的。政治评论人士章立凡分析指出,此次被调走的几位中组部原副部长都是李源潮的人马。

习近平用邓声明来告诉外界,中央用材并非因人划线。

2015114日,邓声明从中组部部务委员提升为中组部副部长--众所周知,声明是李源潮的前大秘。李源潮2007年来到中组部时,邓声明是中组部办公厅主任,随后于2010年被李源潮提拔为中组部书长兼办公厅主任、新闻发言人,20116月李源潮再提拔他为中组部部务委员。

根据《明镜月刊》的一个说法,提拔邓声明是经过习近平、赵乐际、陈希周密考虑的。经过两年多的反腐打虎和打击帮派活动的急风暴雨,固然民众拍手称快,但干部队伍人心浮动,人人自危,“反腐是幌子,清除异己是目的”的说法甚嚣尘上。在这种情况下,邓声明就成了安定军心的象征性人物,用他来告诉大家,中央并不是因人划线啊,只要没搞腐败、划清了与帮派活动的界限,拥护习近平,不是就可以升官嘛。

“入常”竞争力仍高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在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采访时说,习近平上台后想做事而不被挚肘,就要洗“十八大”前江泽民胡锦涛两朝留下的人事格局牌。在洗牌过程中,习近平把江泽民时期留下的“刀把子”和“枪杆子”打掉了,但如果要对胡锦涛时期的200多位正副部级的干部重新洗牌的话,令计划和李源潮是绕不过的人物,他们是核心人物。所以我觉得这样高调清洗令计划,是为了在十九大之前,重洗十八大的人事格局,以便在十九大上拿到足够的牌。

王军涛还谈到,洗掉令计划后,至少可以达到两个功效,一是:令计划倒了,他底下的人就会出现“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的效应。第二更加重要的是:2014年曾经出台一个“连坐制”,即当一个官员被拿掉后,原先推荐他的和他推荐的别的官员,以及有工作关系的的人都可能被一并拿掉;因此拿掉了令计划就能拿掉一片干部。

按照王博士的思路,令计划和李源潮在一条船上,收拾了令计划,李源潮也跑不了。而李源潮一旦跑不了,曾经掌控天下人事大权的李源潮和他的人马则要给习近平的人马腾位置,甚至还要进监狱。

现在虽然不断传出习近平有废除常委的想法,官方智囊最近也高调就废除常委发声,例如国际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最近在有官方背景凤凰网接受长篇专访时说,“目前我们是政治局常委和书记处这两个部门并行,有职能重合之嫌。搞总统制要首先考虑到党内体系的配套改革,常委制和书记处,是都要,还是保留一个?这是我认为第一个有必要进行认真思考的改革问题。

但改变常委制,会“带来的地震效用”,《内幕》杂志撰稿人陈小平说,因为“废除常委会立即会带来三个大问题,第一,中共总书记如何产生?因为总书记必须从常委中产生;第二,中央书记处成员如何组成?因为它的成员必须由常委会推荐;第三,中共党章必定大修”。

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先生在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专访时说,废常这事它不像放宽常委班子年龄限制呀、取消隔代指定的接班人呀等等,这些相对来说改起来比较容易的问题。十九大上,常委制取消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那当然是一大突破;但从目前情况看,继续保留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如果常委制被保留的可能性更大,那么中共高层谁能入常就是你死我活的肉搏了。分析人士曾对《外参》说,李源潮的政治实力仍然不敢掉以轻心。十八大时,李源潮就是入常的强大竞争者之一,虽然随后被换下,他依然在政治局委员有发现独家一席,十九大时67岁──就年龄和资历论,仍然具备一定的“入常”竞争力。为了把李源潮这样的“非我族类”者从竞争者的行列中剔除,习近平非得把李源潮这只“活老虎”整成“死老虎”。

来源:《中国密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