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3

收超生罚款是一项自毁蠢政

转发此新闻:
刚听说湖北宜昌市卫生计生委等8部门联合向市直机关、事业单位全体共产党员与共青团员发出公开信,号召大家积极生育二孩,现在又有消息称,全国有20余省份针对「超生」明确了社会抚养费标准,要加大征收力度。

有省市鼓励居民积极生育二孩,另有省份却提高「超生」的罚款。

一边是央人生二孩,一边是加大「超生」罚款力度。表面上看,生二孩合法,求人们生二孩属于政府积极作为;而「超生」违法,给予处罚应该。但就整体而言,政府不让想生孩子的生,又号召不想生孩子的生孩子,这不是无事生非、自寻烦恼吗?让想生的合法地生,不想生的由他自便,岂不是省事省心省力!

两种自相矛盾的政策取向,透出政府改天换地的倔脾气,它要跟个体的理性选择对着干。自然,政府政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人们的选择与行为,但在生育这件事上,政策的作用非常有限。近40年来,中国政府通过强制性政策降低了人口出生率。但环顾世界,降低出生率的成功案例有之,由政府倡导多生成功的还未出现过。

社会抚养费,按照内地官方解释,是因为超生家庭多占了自然资源,增加了政府发展公共社会事业的开支,所以要向超生家庭征收一笔补偿性费用。这当然只是一种政治修辞,其本质实乃民间所谓对超生子女的罚款。但政治修辞的逻辑也不见得就高明到哪里去。世界上有很多资源匮乏型国家,比如以色列、日本、韩国、新加坡,这样的国家是不是要给每个公民分配生育指标,超生者都得向国家缴纳社会抚养费呢?

公民超生并不是一种经济行为,超生并不给家庭带来收入,相反抚养、教育等各种压力巨大。没有因超生而盈利,则政府向他征收社会抚养费,算不算财迷心窍?从世界范围看,绝大多数国家对多生多育公民都持正面肯定态度,认定他们有功于种族延续、经济增长,所以要从经济上给予大力奖助。唯有中国反其道而行之,对多生多育者不仅不伸出援手,而且要狠宰一刀,要别人一次交出相当于3年的家庭收入。说政府冷酷无情是过于客气了,实际上这种政策完全是反人道的。

社会抚养费更大的内大悖论在于,它不仅没有补偿社会,实际上还给在社会机体上捅出了一个大窟窿。中国现有超过1300万人口属于黑户,基本上都是超生子女。政府要拿走人家3年的家庭收入,超生家庭自然不干了,政府则不给他们上户口,这就意味着政府不承认这1300万人的存在及其各项公民权利。黑户不能正常受教育,不能正常就业,甚至不能出门坐飞机、坐高铁,因为他们连身份证都没有。把人口开发好了,人就是人力资源、智力资源。但有黑户的家庭生存在社会边缘,其劳动力素质自然就低于社会平均水平,从这种意义上说,他们成了社会的负担。

至于不是黑户的超生子女,也难免成为社会的负担。中国有3000万这样的超生子女,他们向政府交了罚款,有户口和身份证,可以正常上学和就业。但所谓正常也不正常。一般而言,超生家庭多是低收入家庭甚至农村家庭,他们收入本来就低。被政府罚款之后,其可支配收入更少了,这就意味着他们的生存状况进一步恶化,可用于子女教育与职业发展的钱大打折扣,他们的家庭幸福与发展前途被罚款政策毁掉了。

收计生罚款是一项损人不利社会、害人害社会的愚政,不可理喻。社会抚养费预设超生子女多占了国内自然资源、多拿了公共产品和服务,社会是一个受害者,征收罚款后社会获得了补偿。但实际上全国到底收了多少社会抚养费至今还是糊涂账,目前已知的是各地计生部门从社会抚养费中开支公务人员福利,剩下的去向成谜。补偿社会无从谈起,几千万个超生家庭却要承受子女抚养、缴纳罚款的双重压力,他们的生活被毁,子女发展前景暗淡。毁了超生家庭,补偿社会无从说起,实际上社会也成了一个受害者。

征收社会抚养费动机纯良,但客观效果南辕北辙,所以我们说它是愚政。它不仅损人不利社会,而且是打着补偿社会的旗号毒害社会,实质上就是一项恶政。现在中国少子化危机已经显现,政府正在调整计划生育政策。如果说政府舍不得花钱鼓励生育,也就罢了,现在各地还要变本加厉地向多生多育者征收社会抚养费,名义上是补偿社会,实质是一种自毁行为,损人损社会。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