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5

武警副司令仗势欺人:一个座位引发的民意

转发此新闻:
近日,一名乘客在微博上披露自己购买了高铁商务舱,座位却一度被几个自称北京武警的官员占用打牌,连列车长也不敢管,还遭到其中一位官员的威胁。此事上网后迅速传播,网民还人肉出为首者是武警部队某副司令,但相关微博很快遭到疯狂删除。

枪可以捍卫正义,也能为非作歹,同样对军事感兴趣,大陆军迷已在价值观上形成势同水火的派别。

在大陆当前的舆论环境下,此事虽情节轻微,但仍因其「涉军负面消息」的敏感性,不可能有负责任媒体调查出真相;因事实清楚,《环球时报》等逢官必护者也保持沉默;局势微妙,涉事官方也避之不及,全无正常社会下应有的举动,比如及时出面担当责任,维护军队形象,或者澄清谣传。

因而,在事实层面,大陆社会或许永远无从了解此事为首者到底是不是武警副司令,如果不是,到底是谁。这种保持事实无法证实的状态,也是近年大陆官方无师自通的一种负面应对技能,为万不得已时谎称当事者为假冒或低级官员保留着空间。

军官强占头等舱赶走女客,网民人肉搜索发现主角是武警副司令潘昌杰中将

在中国大量高级官员、同朝为官的舆情监测和应对者们眼中,此事也的确不值一提,或许高官坐火车衣冠楚楚地打打牌已极为清廉、高雅和得体,占用公众火车座位一个多小时也已将扰民程度降至极低,更谈不上违纪违法。

然而这次民间的反应出现了新的特点,部分网民顽强地坚持扩散此事并持续引起共鸣。这恐怕显现出公众日益觉醒的平等和问责意识,这正是近年公众对军车特权、公车私用和侵占公民权益等现像群起而攻之的原因。之所以越是小事越发难,则必须考虑到,揭露更严重的特权和侵权意味着很大的个人风险,在网络上传播也往往被以「传谣」治罪,遇到相对安全的「小事」加倍表达平日压抑的不满,也是公众的无奈。

不过,中国社会围绕权力的态度已然撕裂。此次事件,在几乎一边倒的批评声中,安徽某县一名警察客气地发出自称的「中立观点」,声称此事首先怪铁路部门,副省级官员出行本来就必须加挂独占的包车或保证三个软卧包间专用,让平民混进了高官专用车厢本来就是警卫工作的重大隐患。

显然,在这位可能曾无数次为官员封路、站岗的小警察所受的教育中,「政府权力越懂得谦卑和高度自律,才越能得到公众支持,没有公众认可,任何政治权力都是非法的」等观念真地是闻所未闻。即使他受过的教育一定教过「中国共产党和军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但他们的认知图景中,近年又新增了「国家安全」、「敌对势力」和「社会稳定」等崇高的大词,这又使他坚信:「首长安全」才是社会最高价值,其余的一切等而下之,高官和平民本来就不应该相遇。这一点,从这名警察的网络身份是某著名军事论坛活跃成员便可见一斑。该论坛多年来以对中国军事成就和对外强硬的狂热追捧著称,对这两个领域的任何置疑、反对和负面都将像「反革命」一样遭到疯狂围攻和威胁。

近年中国军队的特权现象虽远未从思想上根本改观,但有所收敛,而军队在被视为命脉的强国梦中可谓中流砥柱,以军迷为主体的爱国人群对军队的自豪和崇拜更是癫狂。同时,军队严重左转,更加视客观评价和独立监督为敌,但军队不可能与社会绝缘,在已经受到哪怕聊胜于无的市场规则和平等观念潜移默化的多数中国公众面前,军队偶尔暴露出来的小恶也往往引发巨大的批评。在相关的争论中,如同枪可以捍卫正义,也能为非作歹一样,同样对军事感兴趣,大陆军迷却已然在价值观上形成势同水火的派别。这些现象,都不过是进步和倒退的另一种显现而已。

来源:东网 / 吴戈 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