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9

资本与权力支配令大学变形

转发此新闻:
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董事会日前决定,同意陈玲辞去院长职务,聘任陈彪为院长。今年8月,该院原教师刘伶利因癌症及并发症离世,生前治疗期间被学校以长期旷工为由开除,原院长陈玲签字同意该决定。

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是独立的民办本科,既受资本支配,也受权力支配。

在原院长陈玲身上,我们看到了资本与权力的双重冷血。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媒体的传播与评论,没有媒体的监督与制约,刘伶利死了也就死了,没有一声叹息,没有一人围观,没有一人悲怜惜。

盛世的蝼蚁而已。

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是独立的民办本科,既受资本支配,也受权力支配。这两种支配都会使大学变形,失去本来的味道。民办大学在资本驱动下,为了获得更多利润,可以牺牲置年轻人的社会保障权利于不顾。在权力驱动下,为了追求政绩,可以让大学变得不成体统,让所有教师成为资本赚钱的工具,成为权力的奴仆。

原来大学是可以要钱不要命的。一名得了癌症的老师再也不会为大学创造利润,那么开除就是资本理性的选择。只是这个选择太没有人情味,让人感受到资本真是足够冷血。人的生命权,人的尊严,只有变成了交换价值的时候才具有意义。当人的生命和尊严没有交换价值,在资本与权力面前也就没有了意义。

其实,这只是冰山一角。马克思在《资本论》说过:「如果有20%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的法律。」马克思批评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也批评资本主义的政治制度,马克思可能没有想到,在中国的教育制度中,如果超越经济政治的教育利润,主管教育的院长也会践踏法律,让教师活着没有尊严,并在没有尊严中死去。

马克思更没有想到的是,当资本与权力结合主宰教育的时候,大学就会低下她那高傲的头颅,匍匐资本和权力的脚下,随时为资本和权力舔靴。无论民办和官办,搞了二十多年的招生大跃进,无非是金钱与权力的驱使。扩招才有钱,有钱就必然扩张,不在扩张中爆发,就在扩张死亡。

在大学的扩张中,大学的学术自由死亡,大学的学术生命呜呼哀哉。遍地是大学生,遍地是没有学术追求的行尸走肉。钱成了大学的生命线,权力成了大学生命线的拥有者。那人文关怀,教师的权利保障,都臣服在资本与权力之下。

其实,比患癌症死去更让人惊悚是对大学的精神和道德宰制。这种精神和道德宰制经常是杀人于无形之中。大学教师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却都具有恐惧的自由。

每一任教育部长都强调大学改革,改来改去,大学没什么变化。因为可以改动教师,改不动资本。可以改动教学,改不动由利益和政绩驱动的权力。改革结果是大学越来越像国有企业,要赚钱、要讲政治、要走向市场,要走向政治。如同一身两头的怪物。而结果经常是,权力拉着资本走向政治。资本被无情地政治化,政治被无情地市场化。

无论是民办还是官办,教师的基本权利都应该得到保障,让教师的尊严通过基本权利体现出来。但这种保障,很显然不是民办大学或官办大学本身能够做到的。如果想要做到,就需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让资本和权力都受到制约,让资本和权力都在真正的法治轨道上运行。

大学的改革,应该既去资本化,也要去行政化。但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前提下,去资本化的结果会强资本化,去行政化的结果会强行政化。改革是失掉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在既得利益集团主宰的情况下,谁会放弃自己的利益呢?有哪一个理性的人,会让自己的左手去砍自己的右手呢?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