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6

2016年香港立法会改朝换代

转发此新闻:
2016年的香港立法会选举结束,民主阵营成功夺得30席,守住1/3的关键少数否决权,比起上届24席更增加6席,除了在新界东范国威败于内斗,新界西在于配票不均匀之外,原本以为面临大败的民主派,竟不败反胜,是为几近完美的结局。


这次选举最值得留意的,是不少民主派老将都败选,而选民却把机会交给了新人,是次立法会选举,选民宁可把选票交给从来都未担任过议员的新人,都不愿意再把选票交托给传统的民主派大老,于是几位政治素人成为了票王票后,而连在论坛上表现未够成熟的年轻本土派青年新政游蕙祯,居然把纵横香港政坛十几年的「教主」黄毓民击败,取得九龙西选区的最后一席,是这次选举最令人惊讶的新闻。

这现象分析其原因,是自2014年的占领运动结束之后,不少曾参与占领运动的民主派支持者,都对现状感到非常无力,同时亦对在运动期间,无法领导民主运动的旧民主派老将,感到失望而期待改朝换代;事实上面对时代的转变,泛民的第一大党民主党完全世代交替,资历最老的余下了涂谨申,其他都换上了新世代的人选;亦因此,民主党名单在最初虽然陷于劣势,却成功摆脱了以往「老鸽」的包袱,令年轻一代重新再上路。

反其道而行的就有工党--三位老将出战,最终幸存的张超雄,是靠与公民党杨岳桥联票的光环,才能轻易保存下来;港岛区的老将何秀兰,在民调长期维持低位,与新界西的支联会主席李卓人一样,惨遭时代的淘汰;但他们却偏偏长期不相信民调,把自己的低民望归纳于科学的民调方法,令人失望之极。

有很多泛民主派对于不理想的成绩,归咎于戴耀廷教授的「雷动声纳」配票,然而戴耀廷用事实说明了配票不但保住了超级区议会的三席,甚至改写了港岛区的战果,令民主派多取一席,以至在新界东与九龙西令配票成真;面对亲共阵营准确无比的民调与配票机器,虽然「雷动计划」的表现仍有很多需要改善之处,事实却说明以科学数据去增加得胜机会,比起单靠选民在没有任何数据去盲目配票,实在有效得多;而以戴耀廷的道德感召以至信用价值,亦令很多原本无意配票,特别是年长的选民,为了得到最多议席去对抗共产党,变成愿意合作配票的「聪明选民」去支持年轻的候选人;作为这个计划的负责人,不但要受到中共系统的疯狂攻击,甚至要面对为保自己权位的泛民大佬不断的质疑,最终得到了好成绩,其作用必须得到大家的肯定。

梁振英不断挑衅香港人,以一切矛盾激化香港人的愤怒,结果就是在议会选举面临有史以来最高的投票率,以至严重的惨败。在选前不断有耳语,指立法会选举一旦惨败,梁振英将要为此负上责任下台,因此香港未来的形势,还视乎中共在香港的部署,会否改变这几年不断激化矛盾的政策。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林忌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