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9

周时奋遗作揭纪委残酷办案 因涉黄兴国封存12年

转发此新闻:
浙江宁波市前文化局长、作家周时奋遗作《天问》,经历了12年的尘封之后,周日(18日)在网上披露,因著作揭露大量纪委办案细节而引起广泛关注。作者早在4年前因病去世,而导致著作长期无法面世的原因,是与当事人之一,近期落马的中共中央委员、天津代市委书记、市长黄兴国有关。

宁波知名画家和作家周时奋生前在老家庙会。

据刊发书稿的微信公号“辩护人Defender”称,周时奋在黄兴国担任宁波市委书记期间,被以受贿4万多元判入狱4年。后来黄兴国调任天津市长、市委代书记,到个多星期前落马后,该微信公号才从接近周时奋亲属的人方面获得尘封了12年的书稿,并予连载。

该作品是作者写作于坐牢期间,详细记录自己从被双规、判刑、到服刑的详细经历;如他被纪委带到秘密羁押的宾馆后,为了减少折磨,他如何在纪委办案人员的要求下,自己编造自己受贿的过程和金额。他被抓以后,就发现自己的困境,并非能不能说清真相,而是他说的东西,是否符合领导的口味。

尽管他在书中明确表示,写作这书的目的是希望让公众自我评判,并给国际人权机构看到实情,但直到2012年他因病去世,这本书一直没有机会被外界所知。

独立作家罗修云认为,作为官居中央委员的黄兴国,只要打个招呼,就能让“国家机器”做任何事情。亦因这种权力的威胁,作者不敢披露这本书。

他说:原来看不到,他不会披露嘛。那个能量你可想而知呢,刑讯逼供、管制、监控,甚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他只要打个招呼就可以了,谁都不敢出。现在出的价值就是让人家了解中国的人权状况。

而对中国纪委的残酷办案模式,旅居美国的桂林电子科技大学前法学教授陈泰和表示,就个案来说,作者本人是否真的清白很难说。但纪委制度是独裁者游离于法律之外的体制内整肃手段,残酷亦因此成为常态。而中国官僚体系本身,又让独裁者必须依赖党内家法以清理对手的力量。

他说:纪委在中国它完全是脱离于那个司法体系之外的。纪委办的案件,我们(律师)所能做的事情就是第一点,确认被纪委抓走了,第二点,找关系问问甚么情况。像季建业这样的人,作为南京市委书记,他原来在台上的时候,像皇帝一样啊,到了中纪委,纪委那些办案人员两个巴掌打下去,叫你跪下,基本上就像从天堂掉到了地狱。共产党它就需要纪委来区别对待他内部高级官僚。比方说天津市委书记黄兴国,哪个检察院的敢动他?最高检级别都没他高。是因为他的官一直在升,权力还在,没有任何人敢违抗他。

而周时奋在生前透露他得罪黄兴国而获罪的原因,是作为文化局长的他不同意高价收购1位颇有来头的北京商人的瓷器。此外,某中央领导的弟弟(在文化系统工作)来宁波,他被质问为何没向市委汇报。另一个是在宁波文化局主办的一次颁奖晚会中,女主持人因为紧张忘记介绍黄兴国,导致他拂袖而去。

迄今为止,浙江省纪委并没对此发表看法,书中涉及的浙江高级法院亦没有接受采访。

另据本台得悉,同样是在浙江,曾引发民众持续不满的G20风波还在发酵。

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周日(18日)对本台记者透露,至今四川温江区的袁英等人,因报道G20维权资讯至今仍被羁押。而杭州维权人士李小萍,则在G20会议前被关入精神病院45天,期间还被捆绑在病床17天。据统计,为防止G20期间民众维权,杭州方面羁押的维权人士达100多人。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