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8

G20实是一场扰民运动

转发此新闻:
就像我们知道的那样,正在大陆轰轰烈烈展开的G20准备工作,其实真正的会期只有两天。你没看错,为了这两天的会议,杭州、浙江、华东乃至于全国上下都在紧锣密鼓地忙碌──也可以理解为紧锣密鼓的干扰。搁在历史上看,这就是一场G20运动。

G20会议在舆论上是失败的,因大众很反感,厌憎以会议为名对社会、对民众采取的随意压制。

所谓的G20运动,是以争取国际会议的面子工程为依托,对局部城市及较大区域进行戒严式管制的计划。它糅合了传统的基建投入,极大地释放了网格化维稳的强力,极其纵容体制内因会议而张扬起来的恶性举动。这种运动体现为社会钳制,同样把毒素注入体制内。

迄今为止,杭州G20会议在舆论上是全然失败的。因为从中心控制区域传出的消息,都让人特别反感这个会议,厌憎以会议为名对社会、对民众采取的随意压制。官方采取了惯有的暴力制服来应对社会见解,不仅令民众有苦难言,也令官僚阶层陷入更深的不义。

按照国际惯例,对于这么一场会议,理应展开的是软化与说服的公关行动,以降低抵触情绪,将国家目标与民众意志结合到一起。但是到目前为止,国家是拒绝这么做的,采取的是清场与清理手段,制造肃杀气氛与类似24小时的变相宵禁,这已经走得太远了。

当然,没有一种现存力量可以制约G20运动收敛它的煞气。值得注意的是,反应在社交网络上的段子式嘲讽,被人注意到的是民众敢怒不敢言的情绪──而在反向观之,也见证了数以万计的政府勤务人员在运动式会议中饱受的压力,以及暗地里滋生的不满。

这不是说要同情G20的公务人员,那些强力部队、武装警察、社区民警以及临时招募的保安,以及为了会议保障而临时加强的信访人控制、以及社会面压制人员。而是说,G20运动能给社会民众造成多大的压抑,就能给执行者带来同样多的负面困扰。

也许对参与G20维稳运动的公务人员来说,这是他们地第一次意识到他们所维护的东西,其实同样能给他们带来伤害。他们平常里不容易见到的政权的另一面,皆有G20的紧急动员显露出来。G20运动不只是驱逐一般民众,也驱使公务员投入令人绝望的保障安排中。

很多人、绝大多数段子都相当于是在谴责G20运动,但是,这个运动同样让本已不堪帝国统治重负的公务员──经由无以复加的体制内胁迫──产生厌倦心理与排斥心态。G20运动的高压不只是对社会民众的高压,也是对执行者的高压,它不是单向度的。

可以这么说,对G20运动的反感已经是一种默契、一种共鸣。这种共鸣不只是被管理者感受到了,只要不是死硬的执行者也都能感受到。尽管我们很少能看到这两种人群对共鸣的公开表达,但仍有迹象表明他们是存在的。比如因妄议被惩罚的前台州街道干部郭恩平。

所以,G20运动看似是政府对社会单方面进行的压制,但由此带来的反响与抗议是同样散布在包括执行者在内的群体中。这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东西,从长期看,也是一种变量。这可能是G20带给现在的一点启发,或许聊可欣慰,一切都不是没有来由、没有去处的。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