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5

“中国制造”衰落 其他折腾会成一枕黄粱

转发此新闻:
(一)

18世纪60年代的第一次工业革命,让英国成为工业化国家的老大,在差不多整个19世纪,英国所向披靡。

到了19世纪70年代发生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人类社会从蒸汽与纺织时代跨入到电气与钢铁时代,美国、德国和日本强势崛起。

进入20世纪中叶,美国借助信息科技革命,进一步强化了其霸主地位。
以上是过去两个世纪,人类大概的行走路径。

很遗憾,近两个多世纪里,没有看到中国的身影。中国去哪儿了?

很可悲,封建自闭,一枕黄粱。

中国制造业似乎已经沦为了夕阳产业。

(二)

进入新世纪,全球产业竞争暗流涌动。中国制造面临着新的发展拐点,我们已经意识到自己在新一轮发展中面临的巨大挑战:一方面发达国家纷纷实施再工业化战略,另一方面一些势头强劲的发展中国家也积极谋划布局。在工业强国面前,我们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与差距,特别是当德国吹起嘹亮的冲锋号角-德国的工业4.0时,我们自己觉得有点慌,快马加鞭,奏出不甘人后的乐章,于是在去年的5月,《中国制造2025》横空出世。

乐章有三节,第一节是20152025年,迈入制造强国行列。历史的包袱那么重,我们更应该以史为鉴,不能再失去任何机会,不管能否实现,梦想还是要有的。

但横亘在我们面前的不是几排小山丘,而是一座座大山。

首先,整个产业资金流脱实向虚的问题已经是老生常谈,但每次谈都感到很沉重。

其实作为一名身处制造业的人,我自己也是很担忧。我担忧的不是自己的饭碗,因为毕竟是我所处的行业属于高端制造业,和传统的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的制造业还不一样。但即便是高端制造业,目前还是国家在主导,说到底是国家烧钱在推动大基建,但你会发现ZF提出的PPP项目模式根本没有人搭理。更可怕的是,民间投资持续下滑,现已负增长。

现在人们崇尚的不是实体经济和制造业的发展,而是以房地产和金融市场为代表的虚拟经济。越来越多的企业把投资重点转移到银行理财、信托投资、股权投资及不动产等领域。

脱实向虚急剧蔓延。为什么?因为钱多,傻子也多。即使自己是傻子,只要比别人聪明一点,钱就会向你砸过来。其实本质是整个社会的浮躁不安,人们心中已经信心散失,缺乏安全感,致使虚拟资本不择手段追逐暴利。

我相信人性本恶,贪婪是人的本性,如果不加以遏制,无异于全社会都在playfire!

(三)

我担忧的是脱实向虚后的一地鸡毛!

最近几年,移动互联网很火。

可以说BAT是目前中国很了不起的公司,但在本质上BAT们只是起到了平台的作用,起到了管道的作用。我从来不认为中国有了BAT就是有了王牌在手,因为它们本身不创造水。如果这个社会没有了水源,有了平台,有了管道又如何?反而管道长期空置会生锈。所以BAT了不起,毕竟提高了社会效率,解决了大量的劳动力就业,但没必要去拔高与神化,因为它们还能活多少年,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金融领域是乱象丛生,在该领域有很多投资机构,股权投资、风险投资、P2P等,其业务范围也不一样。也许是我个人的视野不够,我承认它们是参与社会经济运转的一部分,但总觉得太多太多的机构本身没有创造任何价值,只是在玩投机炒作,在玩资本的游戏,你说他们创造的价值体现在什么地方呢?如果为部分人牟取暴利也算一种价值的话,可能还是有点价值?

再来看看楼市。从去年开始,当房市四小龙腾地而起时,空气中弥漫着蛋糕的芳香,但多数人只是闻到了点香味,便再无缘分享这场盛宴。人们望房兴叹,企盼那些人吃的是最后的晚餐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中国"十三五"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巴曙松表示,中国在2015年底的居民房货收入比就已高达0.46,已经超过日本泡沫时期的水平。每一轮房价的上涨,都伴随着居民杠杆率的持续上升。中国居民杠杆率从2005年的17.1%猛增到2015年的39.9%,今年这个数字可能超过43%

钱是最聪明的,它会流向利润丰厚的地方,资本用看似最合理却又最无情的方式在攫取着越来越小的蛋糕,于是人们不断地加杠杆。

感觉很酸爽,后果很严重。

(四)

实业为本,金融为用。我们还是要回到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本-高附加值的制造产业。

我们大家都知道,第一次工业革命成就了英国的王者风范,但随着伦敦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国内的食利阶层日益壮大,对制造业和实体经济的投入不断下降,最后的结局大家都知道:日不落大不列颠帝国后来走向了没落。

大家再想想德国,在金融危机与欧债危机中,唯有德国经济一枝独秀,为什么?因为工匠精神,因为德国从不投机取巧,因为德国高端工业制造业占GDP29%,成为其经济发展的中流砥柱。

再者,从整体来看,企业技术人员对技术的尊重与热爱不再,至少不像以前那么踏实,默默耕耘。工程师无心钻研,遑论创新,弃技从商已不是少数人的选择。创新?能更新就不错了!

其实,中国最缺的不是钱,而是对技术的敬仰与尊重,对创新的冲动!

为什么?当人们高谈阔论互联网+的神奇时,当人们被一夜暴富的金融神话诱惑时,当人们被日益高涨的房价抛弃时,还有多少人能在试验室里埋头到凌晨?

需要提及的是,目前我国企业缺乏明晰的研发投入体系,研发经费缺乏持续性。很多时候不是人们不愿意从事科研,而是没有强大稳固的工作及家庭保障。技术人员也有自己的家庭,当每一个普通的个体还在为自己的父母、子女担忧住房与柴米油盐时,你还指望他安心地在冷板凳上做上三年五载?笑话!
对于我国制造业,还有一个不可不提的方面,就是企业与高校产、学、研的结合,其实目前的融合度并不高,也存在着诸多问题。企业与高校各打算盘。

产、学、研本来是一条非常好的路子,在我国走得却很缓慢,也变味了很多。高效的研究成果很多就是闭门造车,在数量上可能可观,但没有太多市场价值,实乃资源的巨大浪费!另外,企业的技术发明专利与实用新型专利很多时候也是为了拼数量,实际上很多都没有太大的价值。

事实上,不管是高校还是企业,特别是国企,行政化色彩甚浓,官员的眼里只有政绩、土地、金融,很多对实体技术一窍不通,缺乏合理的实体产业政策规划。体制问题始终严重制约着制造产业的转型升级。

虽然现在中国智造已在前进的路上,但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依然任重道远。一线的人都清楚:我国制造企业虽然也有技术上的革新,但缺少核心技术的重大突破。而任何缺乏核心技术的模仿创新,将无法根本扭转我国在制造业领域的弱势地位,更别说弯道超车。

(尾声)

毫不夸张地说,国与国技术上竞争的残酷丝毫不亚于战争,只是它是一种表面文明的战争。纵观历史,任何国家的崛起都是凭借其强大的经济优势,不管是当初的英国,还是今天的美国,日本,德国,都是挟高附加值制造业睥睨群雄、傲视天下。从某种意义上说,制造业实力的强弱在相当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兴衰。

过去的两个世纪,中国一直在打盹。建国初30年,一直在各种乱折腾。改革开放30年,终于醒了,中国利用"后发优势",采用拿来主义与模仿,外加中国人的勤劳,低成本且快速地创造了经济奇迹,让我们跟上了世界,没有被拉下太远。

这是一种幸运,但也是一种诅咒:当某一天,我们发现无法再复制上述模仿玩法的时候,我们会无所适从。

于是我们开始玩金融、玩资本。

今天,我们又站在了一个十字路口。我希望如今的中国,能够自我革新,脚踏实地,扎扎实实做制造业,做"中国制造"

否则,目前看起来热火朝天的各路资本游戏,就一定是一枕黄粱。大国梦,也真的会是梦。

来源:格隆汇  / 香山居士 某大型国企的高级技术工程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