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9

习近平延任的最大伏笔

转发此新闻:
按照中共惯例,党的最高领导人,任期只是10年;这个惯例一旦打破,邓小平以来一直运作顺利的最高权力转移将会受到冲击,甚至可能动摇到中共的根本。但眼前的形势却偏偏出现一种迹象:习近平有可能打破惯例,将他的任期延至超过10年,即在2022年后,再任5年。

习近平欲效仿普京打破先例延任超10年

当然现在还不能确定,习近平有这个企图,但从他上台以来集权之快速看,他很可能争取更大的权力,因为在中共体制中一切以权为主,有权万事都行,无权则万事不行;习近平现在集大权于一身,权力越大,就越想扩权,否则难以保住已有的权力。

如果他真有延任意图,会用什么理由去延任?理由不外乎内外两方面,外是对外关系能否确立大国的国际地位,主要见于南海问题上。习近平第一个五年任期,启动最终以控制南海为目的的政策,但这个政策在他的第二个五年任期内,不可能完成,因为争端不可能于短期内解决;对于与中国争夺南海主权的国家来说,这是永久的问题,不但五年不能解决,甚至50年也不会解决。如果习近平的第二个任期内,南海问题仍未解决,那么到了2022年时,他就可以抛出,南海问题未解决,他还要继续未完成的工作。南海问题的重要意义是:南海海域200多万平方公里,如果习近平成功,就是扩大中国版图的伟业,可上比康熙、唐宗和汉武。

至于内政的理由,中共向来喜欢以保党作理由,而保党的其中一项理由是反腐,因为不反腐就亡党亡国。但是,最大的保党理由,莫过于发展经济以维稳,而维稳则是使中共能够紧抓权力的最重要手段。经济只要稍一动荡,民心立即会出现不稳。所以邓小平以来,中共的传统智慧就是,必须维持经济增长,因为经济不断增长,人民就业和生活就得以改善,这是最重要的维稳手段。

但问题是,习近平可以保住经济增长吗?今年初,中国的经济政策出现一项基本性的转变,即从原来主张的改革转型,重新回到以投资去刺激经济的旧路,这里可能就是延任的伏笔。

习近平上台至今,头三年一直高唱改革转型,要从原来以投资和出口带动增长的模式,改为以国内消费的模式,目的是要为中国经济发展出一个能够持续增长的模式,不再受欧美市场兴衰的影响,这是习近平主张「中高速增长」的背景。但是,去年夏天至今年初,中国经济出现空前动荡,先是去年夏天两度爆股灾,接着是人民币贬值,出口大跌,资金出走,以致今年初的股市熔断危机;大动荡使北京调整政策,于今年春天,重新回到以投资去刺激经济的旧路,先求止经济下滑,改革则被迫延后。这种刺激经济手段,成效已见于第二季保住6.7%的增长。

还有没有什么谋画?这里可能隐藏着延任的伏笔。第一,去年9月,财政部长楼继伟在G20会议上说,中国经济陷入转型困难,至少动荡5年、甚至10年。现在暂时告别改革,习近平第二个任期之内,改革转型就不可能完成;因此经济改革转型的大计,到他2022年任满时,还未完成,这就正好成为他延任的理由。第二,习近平上台之初,即抛出中国梦的大计,大打民族主义牌,说是要复兴中国,手段自然是要保持中高速增长,才能达到GDP最终超过美国,成为经济第一大国的目标。现在延后改革,到了2022年,经济转型还没有完成,届时习近平就可抛出,要实现经济转型和中国梦,他有必要延长任期。

总括而言,从去年夏天到今年初,北京一直在「改革」与「增长」之间徘徊,不时放出消息,说要进行国企改革、减少企业债务,甚至一度订出措施,说要推行国企出售股份的改革,但是最后总不见改革行动,到了今年春天更大张旗鼓,重新回到刺激经济的旧路,将改革放在一边。这样的徘徊过程,一方面反映出党内不同意见的斗争,另一方面也显示,改革延后,转型推迟,对习近平延任的未来部署有利。

来源:世界周刊 / 邱鸿安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伏尸b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