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0

大陆中产的「反抗」

转发此新闻:
北京,周末晚上8时,从中央商务区往城外,交通高峰已逐渐舒缓,半小时即到达五环外。在某路口的辅路左转道,车流排队约50米,正常情况最多等两轮红绿灯即可。

北京的交通拥堵问题严重,民怨沸腾。

然而红绿更替,旁边的车道疾徐有度,左转却有如黄继光爬向机枪口。稍加注意,发现左转绿灯居然只给3秒不到,杯具了!

好容易挪到30米以内,CD已十曲唱毕,左转绿灯居然彻底沉寂。

民不患寡而患不均,愤怒显然在这条车流中积聚。

终于,绝对出于默契,从第三辆车开始,好几辆车一声长鸣,纷纷向左脱离编队,冲上主路,从空荡荡的公交专用道顶着红灯悍然左转。这还要鸣谢隔开主路与辅路的绿化带在这里神奇地缺了20米。

其中最神勇、也最划算的当属一辆刚刚到达即轻车熟路地拒绝左转排队,直接从直行道跨实线强行挤入,并连跨三道加入叛军的车,你没猜错,它是一辆膀大腰圆的宝马X5

面对以三路密集纵队冲入路口的「土匪」,连更加藐视红绿灯的过街行人和电动车,以及越来越横行于主路,包括公交专用道的有牌无牌摩托,一时也被拦腰截断。当然,在叛军内部,那辆少排了半小时队的X5也明显受到挤压。

此时,问题的根源真相大白:来自双向十车道的主干道上的所有左转和右转车,以及横向道路来的直行车流,都需要并入一条标线也没有、双向仅单车道的小马路,而且右转车中有货柜车,小马路上排队数百米的对向车流中还有不耐烦者逆行挤上前来,进一步挤窄入口。

真地怪车太多吗?不,小马路入口一番刀光剑影后,毕竟晚高峰已过,只要挤进来,竟车辆稀疏,一路畅通。换句话说就是,高峰期此地的拥堵更甚十倍。

这次「叛乱」代价几何?首先,若不违章,全程不到一小时的饿肚错峰下班之旅必然延长一倍;其次,叛军深谙当地社情:交警队虽然就在路口一角,但一来辖区太大,警力紧张,警员们已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实在为家门口派不出人来;二来他们自己就占用了路口一大片地围成收费停车场,使这条路上的右转同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因而,路口即使派个交警也只能维持秩序,流量无法消化,他也只能人为延长甚至完全停止红绿灯更替。这种情况下,交警要是再用摄像头严罚,已经每日人山人海的收罚款窗口,警员也将累死在岗位上。

然而。这条小马路作为问题根源,也作为北京最紧缺的南北向道路之一,两侧早已拆迁干净,其拓宽显然与交警无关,「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牵涉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比如,挡路的是占地广大、效益不错又无污染的半垄断国企,何况三公里以内还有更多打死也无法改善的瓶颈:与一条进出城主干道立交时流量太大(这又与这条全封闭快速通道五公里才有一个立交可横穿,两侧却人口高度密集有关),从一条「国家大动脉」铁路下穿时通道过窄。

这样的境遇北京一共有多少处不知道,只知道最近被政府强行搬到北京某农村的大陆互联网巨头们正享受着数万人成千辆车只有双向两车道的待遇。

然而,除了自嘲,这些所谓的中产也就只敢践踏一下交通规则和秩序了,而且只能在没有交警、摄像头和铁栏杆的时候,以相互挤蹭和咒骂为主要体裁。理论上的根本解决之道,选出自己的人民代表监督政府决策,有这个想法的都在监狱里蹲着呢。即使不是选出来的代表中有人尚有公心,提了十几年的公路无休止收费问题也石沉大海。不满意吗?杭州开个国际会议,恨不能把所有闲杂人等全部蒸发了。可这丝毫无碍中产们相互挤完骂完后写下如何爱北京,如何恨「低素质人口」的鸡汤文。

来源:东网 / 吴戈 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脑子有坑吧,写的什么鬼玩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