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0

王岐山的老底

转发此新闻:
王岐山独门绝技:笑脸相迎处理关系的软功夫

不过,何维凌笔下的王岐山,这个“棋子”并不是无所作为、被动地被“棋手”们搬来挪去的。他有自己的独门绝技和主动精神,非常自觉地、也非常有效地利用了天时、地利、人和。

何维凌反覆说过:王岐山一方面“是两头都沾的人物,一头是知识精英,一头是太子党。凭他的老岳父的地位,王岐山轻轻松松地出没官场,如虎添翼”;“特别是岐山,交友十分广阔,类似于唐欣,在第三代的大的政治圈子里,他占了两头:一边是知识精英,一边是太子党。”;但另一方面,何维凌也写出了王岐山自身的本事:

【翁永曦下放凤阳,后脚刚一离去,王岐山的前脚就迈进,填补他的空缺,当上农村政策研究室的联络室主任。王岐山虽然不如翁永曦那样显露纵横才气,但论口才、干才也并不逊色。他为人笑脸相迎,笑脸相送,虽然笑容明显是挂上去的,但绝不似翁永曦那样咄咄逼人,也不似朱嘉明、黄江南那么名士劲头,一身傲气。要论官场上的事,岐山在精英群里出类拔萃。】

杜润生与王岐山。

即便是王岐山与元老权贵的关系,也体现了他自己的努力──“驸马”毕竟不同于“太子”,并非凭着血缘就能天然跻身这个圈子的:“他的中学同学,传了不少他早年奋斗的逸闻。当年插队到延安地区,正遇上姚依林之女。适逢姚依林受冲击,不得志时。岐山对姚女发起一次又一次的猛烈进攻。他眼明手快腿勤嘴灵,不辞劳苦,照顾得无微不至,心诚感人,终于一线牵成,也因此埋下了以后一线通天的伏笔。”

“处理关系的软功夫”

何维凌用了更大的篇幅,来写王岐山如何处理与其他人,尤其是那些瞧不上他、与他格格不入的人的关系。他说,“岐山和我始终没有深交,相互很尊重,往来很注意礼数。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一点龃龉也没有。倒是他和‘发展组’的不少骨干总是貌合神离。”

陈一咨

这些人当中,最重要的当然是陈一咨:岐山与陈一咨经常性的明争暗斗──特别是暗斗,则早已是圈子里的公开秘密了。然而,岐山很明智,他始终保持和陈一咨的关系大面上说的过去,让局外人看起来一团和气,甚至亲密无间。他笑脸相迎,笑脸相送,绝不轻易搭拉下脸,反倒是陈一咨沉不住气,一有机会就想贬他一下,可又不能贬到哪儿去。搞什么大型活动,还非得有他不可,非得捧着他当重要角色出场不可。

赵紫阳秘书李湘鲁(左)

还有后来当上赵紫阳秘书的李湘鲁:

李湘鲁很不买岐山的帐。碰在一起,一有机会便磕磕碰碰,但也不公开闹翻,撕破脸皮。只是说话时都是话里有话,话中带刺。局外人不清,局内人了然。

何维凌感叹:王岐山真有“处理关系的软功夫”,“软功夫可以把紧张状态软化了”。“发展组”的老资格们尽管不很喜欢王岐山,但也多半可以容得下他那套八面玲珑的软功夫。“居然邓英陶在一个所里与其共事好几年,没出什么大不愉快的事。这当然更证明了王岐山的软功夫够水平。”

但是,何维凌也看到,软功夫并不能达到对所有人收拢人心、笼络人才的功效:

最典型的例子是()小强。陈一咨得病期间,岐山使劲对小强下功夫,他明白只要小强收过来,“发展组”就在他实际的控制或影响之下了。那时小强常到我家,每每发王岐山的牢骚......总觉得与岐山往来别扭、费劲,总觉得不舒畅。最后岐山尽管在杜润生这个大靠山的支持下接管了“发展组”的本部,但还是让王小强跑了,让他和一些主要骨干追随陈一咨去了。

中国的“当代英雄”

何维凌从旁观察王岐山,入木三分地点出其若干弱点、短板:“说到底, 王岐山凭着他的政治背景,左右逢源的软功夫,打学术官腔的本领,作为官场人物,资本绰绰有余,但作为思想理论界的人物,深度略嫌不足。若以真心实意投入中国的改革论,他不会更强于翁永曦。讲得赤裸裸些,与我们这些誓与旧体制决一死战的人,绝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多年从事改革实务、深谙官场规则的何维凌,更充分肯定王岐山是中国这个历史阶段的“当代英雄”:在王岐山、何维凌多人努力下,“发展组”经历了一两年的危机状态,狭路逢生,走出低谷,柳暗花明,成了“正果”,换了个大牌子“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成了中共高层改革决策智囊团。在此基础上,他们的“野心”也更大了,要实现精英汇聚的大一统:以“体改所”为核心,形成大的松散外围──“北京青年经济学会”由此而生。

何维凌说:名称叫“北京青年经济学会”,实际上不完全是“学会”,也不局限于“经济”。至于“北京”,也“涵有全国之首的意思,由此牵动全国”;“青年”则专指当时所讲的“中青年理论界”。这便是一个更大的舞台:“北京青年经济学会”“实际上是第三代知识精英全国总联络站”。

金观涛,学者、作家与社会评论家,1980年代有所谓「青年四大导师」或称「四大启蒙导师」,金观涛和方励之、温元凯、李泽厚并列。

何维凌借金观涛的口评价说:金观涛对王岐山的评价最高。 1985年春,我们一路去蛇口时,他说: “我们这一代,有两个有突出贡献的活动家,王岐山是政治活动家,何维凌是社会活动家。”

何维凌还说:

有趣的是,正因为他善于做官,正因为他在官场上有了根基,发展了实力,王岐山反倒成了支撑知识精英从事改革、从事现代化启蒙运动的重要支柱之一。一方面,在他手中,“发展组”的本部,跃为国务院农村发展中心的发展研究所,成了中央级的高层次的响当当的正牌智囊团。另一方面,由他的积极参与(他出任《走向未来》丛书编委会常务编委),《走向未来》获得长足发展;在此基础上,金观涛办起了“二十一世纪研究院”,靠山找的正是王岐山。

政治投机者有自己的坚持

从根上说,何维凌与王岐山,毕竟是“两股道上跑的车”──文革样板戏中的这句台词用在这里很合适。

何维凌谈到在筹建北京青年经济学会的日子里,陈一咨“多次来(我住的)22号楼找我商议,朱嘉明也来得较频,王岐山也来商量过理事会名单”。“在思路上,我们比较一致。但在操作上,却有一定分歧。陈一咨、王岐山强调”北京青年经济学会“的形象,必须易于被中央接受,因此,反覆掂量第一批理事的名单,生怕有谁的名字列上去会刺激中央某个老朽,造成对全局的不利影响。”

何维凌更一针见血地指出“岐山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善于识辨政治大方向”──说白了,这就是善于政治投机的委婉表述:

善于迎逢(逢迎)老人政治。同时还颇能在这前提下吸纳各方精英的奇谈怪论,烩炒一番,加上保护色,却又不失原味,端将出来,博得上下左右颔首称是,拍手叫好。这是真功夫。混迹官场,忝列幕僚,若没有这点儿真功夫,就别想安然无恙地做官,更别说还想施展政治抱负,在重重障碍、处处地雷中杀出一条生路。

何维凌这部手稿的书名就叫《传说中的何维凌手稿》,由香港的大风出版社于2015年12月出版。大风出版社的负责人是何维凌的老同事、老朋友王小强。

何维凌讲的一段往事,更让人们悟出王岐山的思想基点和价值取向──

(1980)理论务虚会期间,王岐山与我谈起形式()与动向。务虚会上,中国知识分子、思想解放的先驱,首次突破“凡是派”禁区,获得大胜。与会者在揭露神化毛泽东、神化“最高指示”的危害、罪恶后, “宜将剩勇”,开始向全面清算毛泽东的路上挺进。......指责毛,实际上就是指责共产党,实际上就是动摇共产党半封建制度的基业,动摇其半封建特权之本。

正当理论务虚会欲乘胜追击,未雨绸缪之际,上面(特别是老朽们)嗅出味道不对了。马上下令刹车。为什么?王岐山说得好:再批毛就要批到共产党头上了,批到所有这些在台上的老一代革命家身上了。

何维凌十分感感慨:“与王岐山的一席话,使我发觉他的政治嗅觉很灵,很懂共产党的心事,真不愧是共产党的乘龙快婿”!

何维凌这句话可圈可点,可做联想 ----

比起太子来,驸马王岐山的人脉资源更广,行事手段更活,精神包袱更少;而他吃透了“共产党的心事”,那就是:权力垄断这个禁脔,谁也不得染指!

来源:中国密报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看看,一丘之貉,跟很会来事的包子帝还真他妈像,听说那个郭文贵,曾经就掌握着王秃子搞女人和其它劣行的证据,最后才得以赦免。

匿名 说...

和习猪头一塊的会是什么好料子?智商、人格乏善足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