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7

胡春华仕途走到了最为关键的一个结点

转发此新闻:
60后”中共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如今走到了其仕途上可以说是最为关键的一个结点上──究竟是不辜负其官场“教父”、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期望得以顺利接掌第六代领导人的桂冠,还是就此止步,再也没戏,还是落得个中庸,跻身常委却谋个闲差遭边缘化呢?私下政局最吊诡的是,需要摊牌的时间越来越逼近,而形势却看似越来越迷离。

胡春华 

收拾的战战栗栗

应该说,不到四年的时间里,团派嫡系传人胡春华就把广东“地方主义”官场给搅得个天翻地覆,一批本土势力高官被抓得抓,判得判,把向来对北京口服心不服的广东官场收拾的战战栗栗──反腐获得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点名表扬,称“广东强力反腐并没有影响经济发展,是个有说服力的事情”。小胡表现出的“铁腕务实,强力治粤”魄力不少人肯定,加之是老胡按“太子”标准一路培养起来的,是不少体制内官员想当然般认为的第六代接班人,似乎他需要的只是静等那一刻的到来;然而貌似“不幸”的是,小胡偏偏摊上了个“混不吝”又对权力嗜血般渴望的非亲生“父皇”。

如果说官场卡位或者晋升最重要的“Timing”(时机)这个因素,小胡在几十年运气极佳的话,但如今到了最后一哆嗦的时候,他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虽然十九大临近,习近平不仅毫无立储之意,甚至对团派公开的表现出近乎偏执的看不起和整肃。这无疑为小胡的官路蒙上一层厚厚的阴影,但习近平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难题是,他几乎是在和整个官僚体制作战,异常辛苦,容不得一点闪失,在打造习家军的同时,他不得不也必须懂得妥协,争取到党内同盟,而没展露出一点野心、看似中规中矩,言必曰习总书记的“小清新”胡春华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如果他能主动放弃“王储”的想法,那无疑可以拉过来,为己所用。

问题是,胡春华肯吗?就算是胡春华肯,他背后那一批挺过他的,或者要借他平衡制约习近平的退休元老们肯么?

进入2016年春天,随着习近平和李克强矛盾的公开化,随着废除常委制、“七上八下”年龄惯例,甚至隔代接班人传闻的越来越多,人们似乎感觉到,一个类似掀桌的大变局正渐渐走近。

52日,明镜新闻出版集团创办人何频在纽约接受《亚洲周刊》江迅访问时指出,十九大上,隔代指定接班人的潜规则被打破的可能性很大。

他指出,接班人的争斗和选定历来是中国权力场最不稳定因素,而且往往是选一个毁一个,即使没毁,最后结果也未能修成正果或继续掌握权力。江泽民时代开启所谓的隔代接班方式,江泽民接班人并不是江泽民指定的,而是邓小平指定的。这使江非常不满。所以胡接班以后,江并没有把许多权力移交给胡锦涛,胡周围的人其实都是江身边的人。这样就造成胡在任时期内的十年碌碌无为,这时候江隔代指定接班人,就是习近平。所以习近平成为接班人以后,胡虽然当时还在任,但权力很快减弱了,变成跛脚鸭,基本上不能行使真正权力,所以胡是很悲哀的,前五年有江,后五年所谓的光芒都被习这个“王储”带走了。胡没有办法隔代指定接班人,所以他对胡春华和一些团派人作出部署,但习上台后,很快把这样的隔代接班的方式废除了。因为如果不废除,十九大后决定新的接班人,那么就意味着习时代将结束,大多会迅速投靠“新王储”,习就会变成跛脚鸭。所以,我认为,隔代接班方式被废除了,接班人不在十九大上出现,是合理的。

由此得出的另外一个判断就是2016年的北戴河会议是最激烈的一场会议。

何频说,北戴河会议前后,尤其是2017年十九大人事上,会出现令人意外的颠覆性变化。如果在2016年北戴河会议上,习近平得到比较强有力的支持,那么在北戴河会议前后,人事大调动就会出现,他之前对军队、政法系统人事做出了调整,接着宣传系统会不会调整,一些重要地方领导岗位,譬如天津、北京、上海其他几个重要省份会不会有人事上的调整,甚至政治局会不会作一些调整,这都表明习近平实权有多大的标志。当然比较显著的还有一个变化,就是他是否可以进一步拿走行 政上的权力,即国务院权力。因为国务院权力是附有法律上很明确的权力的,不像国家主席、总书记,权力不清。习近平要集权,最需要改变的还是在国务院。他跟总理李克强的关系,李的角色会否被进一步边缘化还是权力回归,也反映习近平在多大程度上掌握权力。

的确,习李权力的再分配,无疑是一大看点而胡春华的命运,也是另外一大看点。两大看点,一个关乎时下,一个在于未来,份量上,甚至可以说,后者一点不比前者少。

习近平时代的政治是一个充满变数的时代。如果按照习近平上台的规矩玩,中共自然还有第六代接班人的问题。如果不按照习近平上台的规矩,这有两个可能,仍然还有第六代,这个第六代是习近平喜欢的第六代。另外一个可能是,中共的接班人规矩全部打破,再无第六代。这是因为,中共的接班模式被颠覆了。

分析人士指出,胡春华是“共青团派”嫡系,如今习近平当权,围堵“团派”正不遗余力,这非常不利于胡春华在高层权斗中问鼎。

江泽民尾大不掉。

年龄是胡春华的优势,但目前广东省作为改革重镇、经济领头羊的地位已经下降,面对国际经济形势丕变,广东省的外贸型经济已经失去活力,胡春华在此地任职的地域优势已经大为弱化。最关键的是,习近平与他素无交集,未必满意自己身后由他来接班。

近两年,不时有人断言习近平要废除胡锦涛“隔代指定”的第六代接班人胡春华,既然他能整垮了“共青团派”中坚令计划,能推倒多米诺骨牌般地推倒那么多“共青团派”。或许他确实动过这个念头,然而,其实这是极其困难的──因为这不符合党的“政治规矩”:向退下的老领导做出公开承诺并遵守这种承诺,就是中共的“政治规矩”之一。《中共中央关于建立老干部退休制度的决定》中有两条规定:一是老领导不再担任行政职务,但“仍然肩负着为人民服务、对人民负责的政治责任”;二是所有在职部都要尊重离休退休老干部,虚心向他们请教,而且要批评制止对老干部“冷眼相待的恶劣做法”。

老干部有一项重要的政治待遇,就是重大人事安排上的发言权。中共每届全国党代会,在筹备班子里都有一个人事小组,负责遴选、考核并提名新一届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常委与总书记候选人,拟出初步名单后要交给党内征求意见,以求形成共识。征求意见的范围是比较大的,退下来的常委的取舍更有相当大的权重,其中某些重量级人物和总书记,甚至可以这样说:他们的一票“赞成”虽然不能决定谁一定能上,他们的一票“否决”却能决定谁不能上。

扑朔迷离中,人们扑捉着一个一个能和胡春华扯在一起的政治信号。

来源:《调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