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30

北京当权者加速失去中国精英人心 比经济危局更可怕

转发此新闻:
比经济危局更可怕的担忧

北京当政者目前面临的一个最大问题是:权力有了,经济形势却不给面子。习先生显然是看到了目前的经济危局的,在总理李克强缺席的情况下,习先生最近出现在一次相当惹眼的体制内智囊和专家学者参加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这说明,习先生对目前的经济现状可能比李克强还要着急,即使李克强有法定的管理和领导中国经济事务的权力。

即使李克强靠边,换了一个新人也玩不转经济

这两三年的中国经济事实已经说明,即使李克强靠边,换了一个新人也玩不转经济。从远些的2013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到最近的78日的专家经济形势座谈会,都不见李克强的影子。但甩开李克强抓经济的习先生这一路走来并不顺利,股灾,新常态,供给侧一路过来,中国经济似乎并不听习先生的号令。如今,相信北京这届当政者最终要败在经济上的预言似乎越来越多。

三中全会决议刚通过见诸媒体时,曾经让一些分析家认为北京已是市场经济派当家。但不到三年时间的跨度,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还有这个想法,观察家们发现,经济改革正驶向市场经济的对面。当习先生说共产党要加强对国有企业的领导后,国资委借势推出国企重大决策须由党委讨论后董事会决定这一制度,北京当局的这种搞法,世界上还有谁相信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中国还有几个人相信北京现在是市场派当家?

根据经济学家发出的警报,中国经济今后五到十年增长率无法达到6%7%之间,趋势是,GDP增长不可能是L型,只可能更往下走。总之,从政治体制环境到实际资料的种种迹象表明,中国正在滑入经济学上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这样看来,目前北京当局遭遇的最大危机是经济危机?1992年美国大选中,比尔.克林顿说过非常经典的一句话:“傻瓜,经济才是最重要的!”但北京现在遭遇的最大问题是经济吗?

在上海退休工人孙宝强看来,上海老百姓胆小懦弱、算盘算计、基因里的萎缩和骨子里的冷漠举世闻名。“上海人的嘴巴,除了咀嚼功能,基本不发声,发声也是唱个红歌唠个一地鸡毛”。就是这样一群逆来顺受的上海工人,又是什么事情激发了他们起来向中南海抗议的男儿之气呢?事实比较清楚,他们抗议的并不是上海经济这块蛋糕该有多大,而是无法承受不公不义的经济蛋糕的切分法。

中國精英紛紛移民國外

在中国,有这么一个群体因为“原罪”或利害关系对政治问题从来不敢关心,甚至连“善意批评”也当作雷区不敢去,但这些人目前却选择用脚投票,加速逃离中共体制。美国人披露的数字是,仅2015年这一年,等候美国签证的中国申请者就高达26265名,其中等待投资移民签证的中国申请者,占所有该类签证申请人数的9成。2015年这一年,排队等候EB5签证的中国人,暴增三倍,5169人增加到15830人。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能够等待美国签证的中国人基本上不会是底层百姓,至少是中国社会的中上层精英人士,而能够申请美国投资移民签证的的人,则绝对是中国政治、经济和知识分子这三大精英中的精英。

北京当权者如何快速失去民心

这几年,北京政权视普世价值为最大心患,将异议公民、律师和宗教三大群体视为普世价值载体,动用超过周永康时期的国家维稳暴力进行镇压。在这些群体的个人身上如果还能找到对现政权尚存的民心的话,应当视为奇迹。一位才参加完一次国际会议的的朋友告诉我,他在这个会议上发现,现在的知识分子群体倾向对共产党体制革命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对中共体制已经不再抱任何改革希望。

2014年的统计已经显视,北京新政权抓捕的异议人士,已经超过江胡两朝总和。这还不包括浙江书记夏宝龙足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的狂拆1200座教堂的疯狂举动,也不包括至今没有收尾的709迫害律师事件,这一事件应当是世界法制在历史上的最大规模迫害律师事件。

习先生登台之前,在曾经工作过的福建、浙江和上海因为没有拿得出手的政绩,无法积攒政治家需要的民心,这是因为被定为“王储”之后,高层不胜寒,为让政敌没有把柄可抓,必须刻意装矮,小心做人,不求有功,但其登台之后民心气场陡然拉高,则全来自于前朝的政治腐败和对强权政治无能为力的百姓对新人新气象的潜意识寄托。

当时,从江泽民-胡锦涛一路下来,现在在监狱服无期徒刑的周永康将中国变成了世界公认的警察国家,中南海红墙上的“为人民服务”的特权早已异化为豺狼虎豹吞噬百姓财产和生命的权力,还有执政党及其近5000万吃公帑的大小官吏们的无尽贪婪和抗拒改革,人们说那个时候的中共犹如末期大清皇朝。

习近平将反腐作为政治手段, 逐步巩固了自己的权力 

在这样一个政治背景下登台的北京领导层以反腐为手段,迅速赚取了民心政治资源。所谓“文革十日”复辟和对新领导人的个人崇拜就是这种背景下的产物。

但反腐这把双刃剑,在为北京领导层赚取民心的同时,慢慢也让民众看到了烂污的共产党体制和无官不贪的中国官场,而北京领导人试图挽救和维系的恰恰就是这个体制。

无一太子党因为反腐落马,北京发动的史无前例的反腐运动渐渐被认为具有选择性;而动用中纪委反腐且北京拒绝司法独立、毫无法治新政建树让明白人看到了反腐的巨大局限;等北京领导人终于打败了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再以腐败的罪名和无期徒刑的刑罚将他们统统送入监狱,(徐才厚因病死亡逃过此劫),最后他们再以胜利者的姿态将政治对手及其他们的所为斥为“政治野心”、“小团体”、“政治阴谋活动”、“分裂党的政治勾当”时,反腐的宫廷斗争的本色已经一览无遗。

中国的政治分析家何频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说,北京的反腐运动和对公民社会的严厉打压使北京领导层几乎得罪了包括官员,商人和知识分子在内的所有人,而这三类精英是中国的真正力量所在。

对政治家发自内心的民意支持来自市民社会的公民参与,这是一种志愿者参与,既需要政治家与志愿者之间的互动,更需要鼓励的政治制度和文化。在美国两党总统候选人的选战中,这种公民参与司空见惯。但在中国,当北京当权者的权力来源与公民政治参与没有任何关系时,公民这个概念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个纯粹多余的麻烦,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中国凡是公开参与公民活动的,不是成为警察维稳的的重点对象, 就是人已经被关进监狱的缘故。

来源:《内幕》陈小平



转发此新闻:

4 条评论:

匿名 说...

习搐嚣张呀

匿名 说...

包头条为了自己的皇帝梦,红二代千秋万代的富贵梦,看来不把中国人民拖下地狱,决不罢手。

匿名 说...

没有希望的民族,让这些无耻之徒统治六十多年,这个民族自身难道没有责任吗?
这种奴性十足,毫无气节的民族,被奴役也就不值得可怜了。

匿名 说...

在虎群里打老虎要一只一只来,目前打掉的是政敌,不知道下一波要打谁?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