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9

习近平在向总统制方向走?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权力越来越大,这种势头似乎仍然没有画句号的迹象。现在传出来的三个新说法是,2017年的十九大上,将不会有隔代指定接班人出现;在江泽民、胡锦涛两代一直实行的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的规矩有可能改写;甚至还有说法,北京放风废除中共常委制。在习近平独享权力的态势下,这些“谣言”并不是空穴来风,在习近平时代,中共高层游戏规则确实有重写可能。


习近平对常委会制不爽早己一目了然。虽然拥有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这些今天中国至高无上的党政军头衔,习近平仍然去担任一般人难以计数的包括中央深改小组在内的各种小组组长,这就是一个他对常委体制极端不满的信号,也是他对现今中国整个国家机构体制极为不满的例子。

中共常委制这一制度设计的理由有两种比较主流的解读,一种是避免个人独裁(谢淑丽),一个是为了某个人“垂帘听政”(何频)。不管这个制度过去存在的理由如何,受到过何种程度的吹捧,这个制度在习近平时代正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也是众所周知。清华教授孙立平、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和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郑永年是其中有代表性的三位。孙立平认为常委制“加剧了权力内部的失控”、何频说“中国政治不稳定的根源恰恰就在于此”、郑永年则认为,常委集体领导“是典型的封建主义”。

改革常委制度的一个替代方案是总统制。网络上的“世界各国政制总览”列出目前世界上实行总统制的国家是42个,基本实行总统制的21(这些国家在总统之下另设内阁首长领导内阁),两类加起来是63。英文维基列出43总统制国家,基本实行总统制国家16个,一共59个。

在中国一直鼓吹修宪的“中国绝无仅有的院外活动家”曹思源先生在2003 年就说过中国应当实行总统制。在他逝世之前的20146月,他借明镜杂志呼吁以共和国总统取代国家主席制。据悉,他的《中国需要总统制》这篇文章并非什么学术文章,而是专门应习近平的智囊要求完成的一个建议性顶层设计方案。

曹思源先生在完成《中国需要总统制》数月后去世。想必他的这篇文章可能已经尘封在习近平先生的抽屉里。继曹先生之后,总统制这种思路源源不断有人继续提出。上面提到的对常委集体领导制提出批评的孙立平说,“在现代社会中,最有效率的体制是委托--代理关系明确前提下的首长负责制”,“美国的总统制是首长制的典型”;何频说,“如果来得及,我希望十九大就取消政治局常委,二十大取消政治局这样的体制,实行总统制或国家主席实权制。”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甚至说,“共产党执政或社会主义国家也可以搞总统制”。而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曾表示,习近平正在向接近总统制的方向走。

来源:《内幕》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收黑钱说黑话

匿名 说...

袁世凯说就算当总统不过瘾,还可以称帝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