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5

习近平与斯德哥尔默症候群

转发此新闻: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英语:Stockholm syndrome)又称为人质情结、人质综合症,是一种心理学现象,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加害者产生情感、同情加害者,认同加害者的某些观点和想法,甚至反过来帮助加害者的一种情结。】

中国前国家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等人与习近平共同出席国庆招待会。

习近平在中共祸害大陆九十五年的庆典上,大谈要坚持正确方向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也就是要坚持没人说得清算什么东西的中共专制下的社会主义。类似的话从习近平成为头号人物后从未停歇过,但凡习近平一有机会讲上几句,必定大谈必须由中共专制走社会主义之路。当今世界与上世纪狂刮共产主义之风时不同,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还信奉共产主义暴力邪说。 

第一是因为号称科学的马列共产主义,在人类历史的实践检验下根本就是打着科学旗号,完全违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欺世盗名邪说。

第二则是共产暴徒在抢夺政权过程中和随后的维持专制中,宣扬人类仇恨大肆屠戮被视为不是共产暴徒的无辜和平民众:苏共有史可查的被无辜杀害和虐待致死的,高达数千万运超苏共最高人口记录的百分之十;中共在毛时代屠杀和虐待致死的八千万也远超大陆百分之十的人口,至于柬埔寨越南朝鲜等虽是中小人口的国家,但其杀戮和虐待致死的无辜民众比重更是骇人听闻。

三是至今尚存的所谓信奉马列的共产专制政权,是当今世界上最腐朽黑暗专横暴虐的政权。以中共为例可以极为清楚和无可辩驳的看清这点:中共以共产主义为由抢光杀尽大陆能图个温饱的市民农户,而要让一部人先富起来又由中共贪官污吏将国有资产瓜分殆尽,在当今世界上没有任何专制政权如此凶残和卑鄙。

对于共产专制这些极度血腥的铁的事实,不要说世界上非共产暴徒的国度早一清二楚,就是共产集团高压血腥严密控制下的大陆,也已经是人尽皆知的皇帝新衣一样的丑陋闹剧了。只看大陆目前官员贪腐淫乱遍地腥骚空前绝后的程度,便可知中共官员除了腐朽的躯壳外不知精神为何物。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中共官员尤其省部级以上的大员,只要在公开场合一张口就如打了鸡血似的亢奋不已,言必称中共历史现实伟光正社会主义专政是唯一选择,那种狂热和效忠的嘴脸让古往今来任何信徒自叹不如。当然谁都知道这是连婊子那点真情也不及的表演,其目的不外乎爬升更高的权位和忽悠自己之外的人。

不过从习近平社会上流传的一些故事来看,似乎不宜简单认定他就是一个中共政治秀演员。因为有关他经历事迹的一些报道还是有可信部分,其显露出来的性格尚不象仅为了权势极尽寡义廉耻。这就让人困惑于一个性格并非无所不为的寡义廉耻者,为什么对中共如此明显的淫靡腐朽暴虐不仅视而不见,还能够颇有激情的唱出令人为他羞赧不安的共党赞歌。

从习近平的经历来说绝对不会对中共罪恶现实完全不了解,因为他少年时的不幸和家庭遭遇及后来从政经历,都必然深入接触社会现实而不可能一无所知的。习近平小学十余岁时爆发了毛泽东为保权搞政变的文革,作为早已被中共拿下的陕西派系首领的习仲勋,其家庭自然在劫难逃又陷入狂风暴雨式暴民运动中。

显然习近平对加之于家庭甚至本人的所为十分不满,并且通过语言等方式宣泄了自己的强烈不满情绪,所以仅只十余岁的习近平也成了文革专政对象,被抓捕关押在牛棚或学习班一类群众专政的场所。他曾因为饥饿和痛苦等而从这类场所脱逃回家,但是他的母亲没有给他任何安慰和救助反而出首告发,他大哭着冲入家外的夜色雨幕之中。他十六七岁时汇入了上山下乡大潮落户陕北,一干十来年甚至成了落户大队的党支部书记,在陕北穷乡僻壤对艰辛穷困活在最底层农民应有深刻直接了解。

即使他成为中共现职官员后也是直接了解实情的,因为他除了最初担任军委负责人耿数年秘书外,则是长期担任县委书记、市委书记和省委书记等职务,全是直接了解社会并与主管社会官员直接交往的,不可能躲入象牙宝塔之中不食人间烟火。既然习近平对中共极端的腐朽黑暗残暴不可能不知,而他对这政权的热爱和忠诚又不象完全在作假,那末如此分裂的人格如何解释才是真实可信的?

习近平性格如此分裂的情况只有一种解释才说得通,那就是习近平是严重的是非倒置的斯德哥尔默症候群患者。此症候群是指受害者对施害者产生感情依赖,真心实意认可并赞美施害者施加的罪恶行径。成为斯德哥尔默症候群患者的主要原因有二点:在逃无可逃环境中为保全性命不得不讨好谄媚加害者,加害者的小恩惠促进了人性中对强权的屈服和膜拜。

习近平自小生存的环境被大陆农民形象的称为毛家大院,是完全封闭并且不讨好谄媚就基本难生存的广袤大地,绝大多数人为活下去而挖空心思讨好谄媚毛泽东的倒行逆施,所以完全符合斯德哥尔默症候群对威胁生存的封闭环境的要求。而习近平十多岁时遭遇被关押改造的经历,不仅说明少年时的习近平尚有自身的道义是非观,同时说明了连母亲也都被迫告发他的环境,是何其灭绝亲情和难有是非道德的险恶绝境,身在其中如不改变迎合就根本没有活下去的空间。

其次习近平可以感受到的小恩小惠并不缺乏,首先习近平家族是中共高级官员中的一员,对接受中共伟光正的洗脑不仅没有抗拒,而且先天就有血缘和认知上的亲近趋势。即使象习仲勋家庭屡屡遭受迫害也不缺这先天趋势,这从大量毛泽东的受害者事后还赞许毛可以看出,只有极少数极个别的出自这样家庭的人才不受先天影响。而且习近平十五六岁插队陕北能够担任大队支书,这也不会完全与他老爸在陕西共党中的地位毫无关系,习近平少年时受到专政对待和父亲长年关押监狱,能够爬上书记位置无疑是足够大的小恩小惠。至于习仲勋在毛死后恢复中共大佬的权势地位,而习近平虽然政绩平平却从县委书记一路平步青云,沿着省委书记、政治局等一路攀升为中共头号人物,则不仅是中共对习近平恩德无量的单纯问题,而是进一步成为习近平要维护自身的荣辱得失利害了。

另一个容易令习近平成为斯德哥尔默症候群患者的因素,是习近平的文化知识只是文革前的小学程度而已,而容易陷入斯德哥尔默症候群心态的人中,显然与本人知识尤其现代普世价值观有很大关联。

习近平说过“不能以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也不能以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这段话的直白意思是:只要是共党干下的,即使截然相反黑白对立,也不容任何人说三道四。这话里所显示出来的精神错乱和违反逻辑的横蛮,却又自以为是的那种意识,是十分明显的斯德哥尔默症候群的标帜。还有习近平为苏联的土崩瓦解的哀叹和撕心裂肺之痛,对没有任何人为这政权殉葬的愤懑困惑,这种情感不要说无视苏联统治的凶残暴虐和百姓的困苦,无视苏联的丧礼是世界一时消除核大战的机遇,甚至完全无视苏联是中共头号敌人的政治现实,这怪诞的认知恐怕也只有斯德哥尔默症候群才解释得通。

如果习近平仅是平头百姓或一般官吏,患有斯德哥尔默症候群只是个人遭强权迫害的不幸,但是一个掌控了专制中共最大权力者,却认定邪理执意倒行逆施反历史潮流而动,则绝非个人的不幸必然对十三亿大陆人也会有严重后果。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刘青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习疯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