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1

政治局常委为什么必须取消

转发此新闻:
严家祺:什么是中国的“中央政治”? 

赵紫阳旧部、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祺

文化大革命中,周恩来创造了一个词汇──中央政治。一九六九年中共九大以后,林彪手下的军事将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进了政治局,并参加政治局的日常工作。邱会作在他的“回忆录”里说,周恩来对黄、吴、李、邱讲了几次,“中央政治就是处理好主席、林副主席、江青的关系”。

邱会作新到中央工作,以为中央政治是很高深的东西,起先对周恩来的话不大理解,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林彪乘飞机逃离中国,摔死在蒙古温都尔罕后,邱会作才认识到周恩来话的高明和深刻。

中央政治在不同时期主角不同,文革结束后的几年中,主角是华国锋、汪东兴、叶剑英、邓小平。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央政治的主角是邓小平、陈云、薄一波、胡耀邦、赵紫阳,邓力群算得上是一个“配角”。今天,中国中央政治的主角是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江泽民,对张德江、汪洋来说,中央政治,就是要小心翼翼地处理好他们与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江泽民的关系。

小群体政治和非程序更迭

按照参与政治的“行为主体”多寡来区分,可以分为“小群体政治”和“大群体政治”。一个海域中几艘舰艇、航空母舰和许多游轮,主角就是航空母舰和几艘大舰艇。小船和游轮对航母的喊话,航母可以置之不理。国际政治是大国的“小群体政治”,小国在国际政治中无足轻重。中央政治和宫廷政治是几个人的“小群体政治”,民主政治则是“大群体政治”,美国总统大选,英国公投,每一个人的投票都影响结局。英国六月二十三日公投退出欧盟,对英国、欧盟和全世界将产生长远影响。

中国几千年历史,农民战争是“大群体政治”,除了战争和改朝换代时期外,宫廷政治从来就是“小群体政治”,就是皇帝、皇后、太子、几个权臣,有时加上宦官、外戚几个人的关系。周恩来关于“中央政治”的说法是他一生经验的总结,几千年来,许多宰相都有周恩来一样的体会。

宫廷政治的主角只有几个人。在宫廷政治下,皇后、皇子、公主、外戚都想夺取皇位,互相倾轧。朝廷的大批官吏分别依附他们,并协助他们从事秘密攫取皇位的勾当。一个王朝,经过几次皇位更迭,到“红二代”、“红三代”时,没有人有赫赫战功,争夺皇位的圈子扩大了。阴谋诡计、拉帮结派,皇帝也很难弄清下面的派系。在南北朝时期,公元四九三年,南朝第二代皇帝齐武帝死后,为争夺皇位,皇室内部互相残杀。“红二代”萧鸾连杀两个新立的皇帝,夺得了皇位。他在位五年,几乎把开国皇帝和第二个皇帝的子孙都杀光了。齐朝在萧鸾死后四年被地方军阀萧衍所灭,萧衍建立了梁朝,称梁武帝。

现在在中国广受欢迎的电视连续剧《琅琊榜》,就是描写梁武帝时期的宫廷政治。这是一部虚构故事,把不同历史时期的人物、官职、事件糅合在一起,但大背景是梁武帝时期。梁武帝的三个皇子为争夺皇位继承权而进行了你死我活的斗争。《琅琊榜》剧情可以分为两大段,前一段宫廷政治的主角是梁武帝、东宫太子萧景宣、皇五子萧景桓、宁国侯谢玉,后一段是梁武帝、皇七子萧景琰、皇五子萧景桓、悬镜司夏江。这个悬镜司,是捏造出来的官职,悬镜司的首领有点像周永康,相当于今天的中央政法委书记。看完《琅琊榜》的人,不少人都想到,那个谢玉,与李鹏有些相似,六四就是大屠杀,六四一案,非翻不可。

在唐朝,皇后武则天能够登上皇位,皇室成员和权臣就敢于推翻她。从公元七0五年张柬之推翻武则天起,到七一三年太平公主谋废唐玄宗止,前后八年半时间,政变就发生了七次,皇帝就更换四次。

康熙皇帝儿子众多,他立胤□为皇太子,因胤□不断扩展自己势力,康熙皇帝两次废立胤□。在康熙皇帝在位的最后十年中,不立皇太子,几个皇子为争夺皇位,进行了你死我活的斗争。毛泽东先后把刘少奇、林彪、王洪文立为继承人,三个继承人都没有好下场。毛泽东死后,“粉碎四人帮”,实际上是宫廷政变,是最高权力的“非程序更迭”。

中央政治与宫廷政治的三个共同点

看一看《琅琊榜》,对比一下历史上的宫廷政治和周恩来所说的中央政治,可以发现有三个共同点:第一,政治的主角,只有几个人,是“小群体政治”;第二,最高权力的更迭是“非程序更迭”,充斥阴谋、暗杀、背叛、政变,复杂多变,不可预测;第三,小群体政治的主角,大多数没有好下场,不是家破人亡,就是坐牢流放。

毛泽东是今天红色王朝的“开国皇帝”,毛泽东死后,邓小平废黜了毛的接班人华国锋,并把毛泽东的遗孀江青判处无期徒刑,江青因绝望而自杀,伟大领袖事实上成了“反革命家属”。林彪是皇位继承人,最后的结局是家破人亡、死无葬身之地。

中国宫廷政治历史悠久,周恩来说的中央政治就是当代的宫廷政治,故宫换成了中南海,“家天下”换成了“党天下”,皇室权臣换成了中央政治局。

六月十三日,《人民日报》发文称,大海航行靠舵手,一把手的地位极端重要,但“有的一把手以为自己是‘老大’,把自己的话当政策而狂妄自大”,什么权力都集中在自己手里,结果“往往导致一把手不得善终”。大海航行靠舵手,说的就是当代的宫廷政治。

“篡位夺权”的野心是种下去的

在邓小平时代,胡耀邦、赵紫阳的下台,也是皇位争夺战。这里面,陈云、薄一波、邓力群起了很大作用。在决定邓小平后的皇位继承人──总书记人选时,邓小平提议胡耀邦,陈云提议邓力群。邓力群没有当上总书记,却在心中被种下了“篡位夺权”的种子,使他处处与胡耀邦作对,并暗中算计赵紫阳。吴稼祥的《泡面传奇》,就是一部叙述胡赵被废黜的当代宫廷政治史。

“篡位夺权”的野心是在条件适宜时被种下去的。薄熙来在当大连市长、商业部长时,大概还没有太大的野心。当习近平成了“皇储”时,薄熙来的岳母说他比习近平能干,从此就像麦克白一样被种下了

要成为红色王朝新一代帝王的种子。他重用王立军、在重庆“唱红打黑”就是为夺取皇位的步骤。

莎士比亚的《麦克白》是描写苏格兰宫廷政治的戏剧。苏格兰国王邓肯的表弟麦克白将军,为国王平叛和抵御入侵立功归来,路上遇到三个女巫。第一个女巫说他将成为葛莱密斯爵士,第二个女巫说他将成为考特爵士,第三个女巫祝福他将成为苏格兰未来的国王。当第一个预言应验后,麦克白将军的心中就种下了夺取王位的种子。麦克白在他夫人的怂恿下谋杀老国王邓肯,自己做了国王。为掩人耳目和防止他人夺位,他一步步害死了许多人。恐惧和猜疑使国王麦克白整天怕人暗杀,而且变得越来越冷酷。最后夫人精神失常,众叛亲离,“不得善终”。

宫廷政治为什么非常复杂?

宫廷政治的行为主体只有几个人,是小群体政治。无论是《琅□榜》、《麦克白》中虚构的宫廷政治,还是真实的宫廷政治,为什么几个人为主角的政治,会变得如此复杂多变、残酷血腥,而且不可预测?

在物理学中,有三体运动和多体运动。地球绕太阳转,月亮绕地球转,都是二体运动。这种二体运动十分简单,地球的运动可以预测。因为月亮很小,太阳、地球、月亮在一起,也不能构成三体运动。如果,地球绕两国太阳转,这就形成三体运动。这时,地球的运动就变得非常复杂,地球运动就像足球场中的足球一样,不可预测。地球、月亮、太阳都没有大脑,没有心智,不会玩阴谋诡计。与动物行为相比,地球、月亮、太阳的运动,再复杂,还是简单的。

政治并不是人类特有的,而是一种动物行为,是争夺权力和地位并依靠权威来分配利益和价值的行为。黑猩猩为争夺权力和地位,不仅需要依靠体力搏斗,而且需要结党营私,玩阴谋诡计。人类大脑发达,会制造武器,会建立组织,人类政治就比黑猩猩政治复杂多了。

没有适用于所有人的规则的政治,是复杂而残酷的政治。宫廷政治就是这样的政治。在人类各种职业中,国王和皇帝的“职业”最荣耀,也最悲惨。罗马帝国后期、中世纪拜占庭宫廷政治的残酷,与中国不相上下。中国皇帝的“非正常死亡”,不仅比例高过一般高危职业,而且“凶手”主要出在宫廷内部,“被杀”的方式有十多种。网路上一篇《中国最惨的职业──皇帝》文章说:“中国历代王朝,包括江山一统的大王朝和偏安一隅的小王朝,一共有帝王六百一十一人,其中,正常死亡的,也就是死于疾病或者衰老的三百三十九人;不得善终的,也就是非正常死亡的二百七十二人。非正常死亡率为百分之四十四,远高于其他社会群体。”不仅皇帝“非正常死亡率”高,而且,皇室和大臣的“非正常死亡率”也很高。文化大革命《五一六通知》后几天,林彪大谈中国历史上的政变,惊心动魄,使毛泽东对林彪产生了戒心。林彪害怕政变中“被杀”,就选择了坐飞机出逃的方式。林彪、江青都是“非正常死亡”。胡锦涛胆小如鼠、无所作为,除了性格和能力外,主要是深知中国首脑职业的高危性,为了避免非正常死亡。

政治局常委为什么必须取消

宫廷政治和周恩来说的中央政治,是建筑在三个基础上的,一是国王、皇帝、哈里发、主席最高权力的终身制,二是这种最高权力不受制约,三是没有同步更迭制度。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邓小平认识到毛泽东终身在位对中国的危害,提出废除终身制,一九八二年宪法,明文规定了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连任限制。但由于共产党始终凌驾于政府之上,政治局成了政府之上的政府。邓小平倡导政治改革,并没有消除中国传统宫廷政治的三个基础。

国家权力可以分为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民主政治是权力来源于人民的政治,这三种权力是互相制衡的。最高国家行政权包括武装力量统帅权。在民主政治下,军队是国家的军队。在总统制和内阁制下,一个没有军事经验的总统或首相,自然是全国武装力量的统帅。一个国家要有效治理,最高国家行政权必须集中统一。一九八二年五月,在对新宪法草案的讨论会上,我在谈“国家机关的组织方式及其相互关系”时说:“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中央军委主席的相互关系如何,会对今后的国家政治生活发生影响,需要很好地加以研究”。并指出美国、法国、朝鲜、罗马尼亚、英国、日本等国有四种模式。第四种模式是“国家元首、政府首脑都没有实权,权力集中在另外一些人手中,而这些人掌握权力,在宪法上没有明文规定”,“第四种模式是完全不足取的。”(《从长远的观点看宪法》,《光明日报》一九八二年五月五日第一版)一九八二年通过的宪法,就是“第四种模式”的宪法,这是“最高国家行政权分裂”的宪法。胡锦涛作为国家元首和中央军委主席没有掌握最高行政权,温家宝作为政府首脑也掌握不了最高行政权。在胡锦涛时期,“最高国家行政权的分裂”既明显,又严重,中央常委“九龙治水”,周永康、令计划、还有那个管中宣部的李长春,各自为政。要让宪法行之有效,宪法本身的缺陷,就使“厉行法治”成为一件不可能的事。

只要中国传统政治的三个基础存在一天,宫廷政治就会存在一天。

特别是中国从来不区分“政治性任命”和“以法律任命”,一代天子一代臣。习近平、王岐山反腐,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消除胡锦涛时期的“一代臣”。宫廷政治的腐败和愈来愈严重的两极分化、对维宪和维权运动的镇压,使中国出现了空前规模的移民潮,把改革开放积累的几万亿美元的财富,通过移民和其他方式,很大一部分已经转移到国外,而且今天仍在不断转移,难怪希拉里说,未来的中国会变成贫穷的中国。

政治对经济有很大影响,中国现在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宫廷政治的存在,中国仍然存在着变成穷国的危险。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权力很大,他身边没有什么政治局常委来干扰他。他任命的国务卿、各部部长,必须“与奥巴马保持一致”。一九八六年年十二月下旬,当时赵紫阳设立的“政治改革办公室”进行有关党内民主的专题研讨时,我主张取消政治局常委,当时我说:“任何委员会都不该有常委。西方议会都没有常委,社会主义国家只有南斯拉夫没有。西方议会有全院委员会,而也不同于议会本身。委员会制的特点就是没有常委。中央政治局也要取消常委。民主就不能实行常委制。委员会制与首长负责制是对立的,过度形式是加权表决制。”(见吴国光:《赵紫阳和政治改革》,太平洋世纪研究所1997年出版P263-P267)在党政不分的情况下,政治局常委制,必然导致“九龙治水”,导致“最高国家行政权”的分裂,而且使宫廷政治以现代的形式呈现出来。

同步更迭的重要性

美国总统哪里有什么政治局常委。当然各个党可以有不同的规定,民主党,共和党,共产党,社会党等等,各个党可以自己规定要不要设立常委,但是作为国家体制,实际上只需要两部分官员,一部分是政治性任命的官员。新总统选举出来了,对一批人进行政治性任命,按照奥巴马总统或者按照新总统的意思来任命,这不是拉帮结派,总统看到一个人合适,尽管这个人没有选上国会议员,只要他的理念与奥巴马总统一样,有能力,总统也就可以任命他。总统是军队的统帅,军队不能干预政治。另外,总统下来之后总统任命的政务官也同时离职,这叫做与总统同步更迭,奥巴马下去了,他的班子也下去了。不像中国,胡锦涛下去了,薄熙来、郭伯雄、令计划、徐才厚,这些人还大权在握。习近平、王岐山一个一个地弄,如果实行同步更迭,就不需要把上一届遗留下来的权臣,一个一个加以清理。看一看林彪、江青、周永康、令计划那样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看一看高岗、彭德怀、胡耀邦、赵紫阳遭受的无尽冤屈,就知道,宫廷政治既害人民,又害官吏。美国没有这样的问题,因为美国有同步更迭。

要使中国从几千年的宫廷政治中走出来,必须使宪法成为真正有效的根本法,除了必须废除最高权力终身制外,还必须改变一代天子一代臣现象,取消政治局常委,实行邓小平提出的“党政分开”。用政治学语言说,就是每一次最高权力更迭,政治性任命的官员,必须与掌握最高国家行政权的首脑“同步更迭”,一起离职。

实行“同步更迭”,还必须有“文官制度”、“国家公务员制度”来配套。前一届“政治性任命”官员离职了,还有“以法律任命的、常任制的国家公务员”来维持政府工作的连续性。国家公务员,既然“以法律任命”,就不需要“猜摸上意”,不需要拍马屁,下一级可以对上一级表示不同意见,不怕打击,他们是按法律任命的,符合法律才能担任这一职务,无过失不得免职,这是一个基本原则。如果他没有过失,不能因为没有拍上级马屁就把他免职了,国家公务员是铁饭碗,企业没有铁饭碗,但是国家公务员是铁饭碗。另外它还是常任制,一生都可以在政府部门工作,当然到退休年龄还是要退休。就是到了七十八十岁了,国家公务员还可以竞选总统,但不能终身当总统,不可以连任两次和两次以上。在民主政治下,掌握最高国家行政权的总统、总理、首相连任受到宪法限制。
  
走出王朝循环的三个步骤

避免中国再次成为“穷国”和“半殖民地”、使中国长期成为独立、统一、民主、富强的国家的唯一出路是,消除宫廷政治,结束王朝循环。在今天,消除宫廷政治、王朝循环的第一步,就是在中国大地上恢复“六四真相”,在肯定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前提下,追究六四屠杀的责任。正是六四屠杀,在中国大地上摧毁了正义,导致官场腐败、两极分化。看一看《琅□榜》,为一个老皇帝定下的旧案“翻案”,惊心动魄。恢复赵紫阳的名誉,为“六四”翻案,也将是魄力、意志、人心向背的较量,是一场触及江泽民、李鹏和那些六四屠杀得益者的大变革、大革命,但不是暴力革命。暴力革命的道路是通往灾难的道路。暴力革命只能产生李自成、朱元璋、洪秀全、毛泽东,在中国建立一个新的新王朝,使古老的王朝循环延续下去。

消除宫廷政治、王朝循环的第二步,必须进行“非毛化”,同时,全面地评价红色王朝的缔造者毛泽东,肯定毛泽东在统一大陆、对外独立自主中的作用,对一九四九年以来一系列重大事件作出科学的、实事求是的评价,为中国民主化开辟道路。

消除宫廷政治、王朝循环的第三步就是修改宪法,限制政府权力、保障人民权利,改变最高国家行政权分裂的规定,使“同步更迭”得以按宪法规定真正实行,使得宪法成为行之有效的国家根本大法,为厉行法治创造可靠的前提。

经济发展、社会公正,同样是中国的大问题,需要在一个行之有效的法治大环境中一步步实现。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老掉牙的宫廷政治应当丢进历史的垃圾堆了。当宫廷政治丢进历史的垃圾堆后,中国才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共和国”。



来源:香港《前哨》杂志2016-8 / 严家祺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因為軍國和法西斯都需要極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