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6

仇和的认罪服法和李源潮的“认错服输”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现如今的五十年代出生的中共高官中,具备“工农兵大学生”“和“黑四类”学历,也就是“五大郎”和“五大娘”们所占的比例,远高过象李克强那样凭高考成绩进大学,毕业后具备正规大学学历,即使未再深造,也已经获取了学士学位者。而王玟因为自己虽然也是“工农兵学员”出身,但因为自己的硕士和博士学历都是货真价实,所以才笑话那些越没有底气的干部,越是要弄上个“在职硕士”,“在职博士”头衔为自己充门面。

仇和

与王玟一样看不起挂上个“在职硕士”,“在职博士”头衔掩盖自己底气不足的“清高型”党内高官也还是能够数得出几个,比如昨天刚刚被宣布开庭审判的前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当年就坚决拒绝自己的本科母校南京农学院主动送上的“在职攻读博士学位”的盛情邀请。

或许有读者和听众还能记得,习近平上台之初,曾要求中央部委及各省、市、区一把手都组织观看《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俄罗斯人在诉说》,将苏联放弃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改行西方的多党制、议会制和自由市场经济模式,导致亡党亡国定性为“世纪大悲剧”。习近平本人则针对此片内容在深圳招见当地和整个广东省及广州军区的文武百官时发表感叹说: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共为什么会垮台?最后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偌大一个党没了。按照党员比例,苏共超过我们,但竟无一人是男儿,没有人出来抗争。
“竟无一人是男儿”,出自五代后蜀花蕊夫人《口占答宋太祖述亡国诗》,“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据统计,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共政权以贪污腐败之罪名清除出党的各级党员干部也已达十四万之众,而他们中间则只有一人为“真男儿”,这个人就是薄熙来。

习近平上台之后的20138月间,薄熙来在一审法庭上义正严辞地抗辩说:起诉书对我贪腐的指控,是严重失实的。这是黑白颠倒,主次不分!有辱中国司法!是中国法治的倒退!”

在二审也就是终审法庭上,薄熙来无惧御使法官的狐假虎威,令法警不得不连番对他动粗,在被狼狈不堪的法官草草宣布“终审结果”后,薄熙来仍高声大喊:“我无罪!办案人员想充当打虎英雄,实际上是在办冤案,假案,错案!”“这是中国法治的倒退!”

薄熙来有罪还是无罪,不是本文讨论的主题,笔者要在这里强调的是,与薄熙来的法庭表现截然相反的是,其他所有够得上被外界关注之级别的中共贪官,无论是周永康还是令计划,无论是李东生还是蒋洁敏........,也包括我们本文正在讨论的仇和,被中共官方媒体所描述的法庭表现都是百分之百的一样“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其法庭陈述词更是千篇一律:今天,在审判长依法公正的主持下,庭审过程庄重、严谨、理性、文明,体现了依法庭审和人文关怀。我完全接受检察机关对我的指控,绝对服从审判机关的最终判决。做到真心知罪,真情认罪,真诚悔罪,真切赎罪,负罪服法。

外界都知道无论是仇和还是我们前面几篇文章接连介绍的王玟,都从所谓“组织路线”上与李源潮紧密相联。笔者对照了一下,发现去年仇和被开除党籍的通报内容与王玟的十分相象:经查,仇和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礼金、礼品,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的经营活动谋取利益;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其中,受贿问题涉嫌犯罪。仇和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无视党的政治规矩和组织纪律,严重违纪违法,且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

有所不同的是,仇和的通报内容中使用了“巨额”两个字,而王玟的没有。

李源潮

仇和被宣布“正在接受调查”是去年三月份的事情,海外一家中文媒体以《
仇和倒下仕途恩公李源潮遭殃 谣言滚滚来》为题,借李源潮“昔日同窗”之口为李源潮开脱。文中说:政坛从来不缺谣言。随着昔日的政坛明星、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纪委调查,对仇和有知遇之恩的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再次躺枪,谣言滚滚而来。有中国境外的中文媒体称,“仇和被调查涉及周永康、令计划和李源潮,尤其是李源潮更是仇和的仕途恩公”。然而,多维新闻获得的信息证实,不仅仇和落马根本与李源潮无关,很多中国境外媒体发出的关于李源潮的传言都缺乏事实支持,甚至直接被证伪。

比如,2014年底令计划落马时,有传言称李源潮家人在东京有豪华别墅,一时震惊海内外,结果经中纪委派人实地核查后,发现纯属子虚乌有的谣言,十八大前夕,因为李源潮是常委的热门人选,也曾受到各方关注乃至负面消息满天飞。而十八大之前,无论是大陆媒体,还是坊间,抑或中国境外媒体,都很少有关于李源潮的贪腐说辞,可是临到十八大的时候各种谣言突然竞相冒出,其中含义熟知中国政情的媒体和观察人士都不言自明。

该文中引述李源潮昔日的大学同学的话说:“源潮从不谋私循私,恰恰相反,他骨子里充溢的对党的无比忠诚和驯服听话”,而了解李源潮的人认为这是他能够从中共庞大的官僚队伍中脱颖而出,并赢得胡锦涛和当时中共其他领导人信任,能先后出任江苏省委书记和中组部部长的重要原因,毕竟根据江泽民时期定下的政治规矩,组织部长只对总书记一人负责。换言之,身为中组部部长的李源潮必须对胡锦涛负责,并贯彻胡锦涛在人事方面的安排。

该文此段的意思似乎是要说明李源潮在担任中央组织部长期间,并不对自己的中央书记处的顶头上司,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书记处书记习近平负责,而是越过习近平对总书记胡锦涛“单线联系”。

依笔者之见,如果说如今的习近平在组织路线上迁怒于李源潮的话,那应该是因为在李源潮担任中组部长的五年时间,也就是习近平以中央政治局常委身份分管 党务工作以及主持中央书记处日常工作的五年时间里,他习近平被李源潮“蒙蔽”了,轻易相信了他李源潮举荐的从江苏政坛上培养出来的,包括王玟,仇和等一批干部真的是“又红又专”。

前述文章中还评论说:不管是刚刚落马的仇和,还是之前落马的南京市长季建业,都引来外界对李源潮用人不察的批评,甚至将他们的落马视为反腐指向李源潮的信号,真相果真如此吗?

正如大陆媒体普遍报道的那样,仇和落马主要在于他在云南的大拆大建过程中与浙江商人刘卫高相勾结。在江苏省任职期间,仇和是当时中国政坛的明星,以他的铁腕、雷厉风行的个性为世人熟知,政绩突出,因此获得当时主政江苏的李源潮的赏识和重用,实属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至于后来他去了云南犯事以至于沦为阶下囚,已与李源潮无关。

文章中说:熟悉中共政治的人都知道,李源潮(担任中组部长期间)虽然掌握着中共的人事大权,但有些事情不是他个人能够决定的。令计划落马后,爆出他曾通过“西山会”卖官,足见中共内部官员升迁是存在很多暗箱操作。问题是,由于胡锦涛不喜言不善言、性格内敛以及体质平平无法连夜工作,使得他关于党和国家的指示、想法多由有工作狂之称的原中办主任令计划负责传达和执行。而令计划很有可能假传胡锦涛对于人事问题的指示,而在复杂的官场中,负责人事的李源潮又可不能直接向胡本人核实,只能执行令的说法。胡锦涛时期,坊间有“胡家天下令家党”的说法,令计划在胡锦涛一人之下的同时,党羽众多,李源潮在人事任免问题上难免受制于令计划。

也许从结果导向来看,曾任中组部部长的李源潮确实有“用人不察”的地方,但是客观而言,我们也得承认李源潮身处其中有诸多无奈。就如今日中共官场屡禁不止的腐败现象,归根结底在于制度不健全,想要作为体制内的中组部超越体制独善其身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读过上述文章内容的北京记者朋友透露:国内政界已有传闻说随着所谓“江苏帮”中一大票贪官污吏们纷纷在法庭上“真诚认罪服法”,李源潮也已经向习近平“认错服输”。详细的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