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30

网信办换人是什么风向标

转发此新闻:
对于鲁炜的去职,目前舆论分析差异颇大。这方面的分析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网信办主管换人,对鲁炜意味什么?另外一个问题是,鲁炜去职,对中国目前日益强化对舆论控制意味着什么?

68日,中纪委在官网上罕见刊文批评中宣部思想宣传工作乏力和内部管理及涉及腐败问题。

《纽约时报》说,由于中国政府缺乏透明度,目前还不清楚鲁炜是遇到了麻烦,还是将被提升。接受采访的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林和立(Willy Wo-Lap Lam)说,鲁炜仍留任中宣部副部长的事实意味着,目前还不清楚他离任网信办主任是否是降级。

虽然鲁炜的去职出人意料,但这不太可能导致政府明显地放松对国内互联网的严格控制,以及对西方技术公司采取进攻性政策的做法。

由于外界一直有一个说法,宣传系掌握在宣传王刘云山的手中,因此,北京盛传习近平极左形像是刘云山的宣传高级黑的结果。

北京政治观察家对《明镜邮报》说,这次网信办换马,预示中宣部领导成员的调整已经开始。消息人士告诉《明镜邮报》,某些副部长可能马上接受调查,中宣部领导成员不是进监狱,就是进冷宫。

博讯的一篇对鲁炜去职的报导算是独树一帜。这一报导说,鲁炜去职网信办后将另有重用。鲁炜实际上回到中宣部解决中央巡视组发现的问题,这一安排显示鲁炜不仅没有问题,相反还获重用。

中央网信办主任鲁炜

博讯消息说,鲁以严厉治网获习近平赏识重用,而习专门从浙江调到中宣部“渗沙子”的中宣部常务副部长黄坤明,由于表现欠佳,故鲁炜也是接刘奇葆出任中宣部长的人选之一。

这些批评意见说:“有的领导政治警觉性不高,落实中央决策部署有差距;新闻宣传针对性、实效性不强;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还需进一步加强,推动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不到位;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到位,选人用人工作不够规范,廉政建设制度机制不健全,,重点领域存在廉政风险,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时有发生;存在一定程度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上述批评是201663日中央第一巡视组组长王怀臣向中央宣传部反馈专项巡视情况会议上做出的,会议由中宣部机关处级以上的领导出席。

王怀臣代表中央巡视组提出的四点意见,首先批评中宣部的领导不力,提出要“进一步加强党的领导”。而巡视发现的问题“根本原因在于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

巡视组还强调要“切实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牢牢掌握领导权、管理权和话语权”,特别提及新媒体、互联网和高校意识形态等。

中国网络主管鲁炜一直有“网络沙皇”之称,被认为对网络的监管过分严厉、把中国的数亿网民割裂在全球互联网之外,使中国成为“网络孤岛”应当承担责任。

荷兰莱顿大学从事中国法律和监管研究的罗吉尔凯瑞米尔斯(Rogier Creemers)对《纽约时报》总结了鲁炜的“功劳”。他认为“鲁炜最大的功是,他把政府害怕技术并在技术上的落后地位,改变为政府主动控制技术的地位。

北京政治观察家对《明镜邮报》说,鲁炜如果专任中宣部副部长,其分 管范围将是测试中国宣传系统的风向标。

不过,从最近掌握实权的中纪委指责中宣部,还不够左,人们不敢对中国的舆论环境宽松抱有任何期望。

亦明为明镜新闻网撰写的专稿《网络沙皇鲁炜是否将成为过去时》一文认为,“去职网信办回到中宣部的鲁炜,恐怕非但不会成为过去时,而会让中共在更多的领域对舆论的管控进一步加强。善良的民众渴望噩梦的终结,而专制的中共能够提供给大众的永远不会是噩梦的结束,相反却往往是噩梦连连。

2014227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宣告成立,在北京召开第一次会议。
习近平提出,要从国际国内大势出发,总体布局,统筹各方,创新发展,努力把中国建设成为网络强国。

习近平执政三年多以来,中国当局对社交媒体及各种网络评论的控制不断收紧。目前,一项有争议的网络安全法律正在中国人大审核。这项法律将授权当局可以在出现所谓“突发社会安全事件”发生时封锁互联网,阻断所有在线通讯。分析人士表示,新法律将更为严格,看来是当局将日益严格且不断扩大的网络控制合法化和系统化的趋势。

除了正在审议的草案之外,当局还要求国内软件开发商让用户实名注册所有手机软件,用户的登录记录也必须保留至少60天。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