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5

贾廷安居军中高位说明江泽民仍掌军中大局

转发此新闻:
央视《新闻联播》2016111日报导显示,原总政治部副主任贾廷安(右一)已坐在佩戴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臂章的杜恒岩上将左侧。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此次军改并没有如外界判断那样,习近平已经掌稳军权,可随心所欲地安排军内高级职务,调动高级将领。习大在军改中只是做了一些表面文章,并没有达到通过军改一举接管军权的目的;而贾廷安等人的继续受重用,说明江泽民仍然掌控军中大局,习近平的军队改革举措,不过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裳。

自邓小平以来,中国政局一直或明或暗地处在老人垂帘听政的状态中。其首要特点就是以军权为依托,任用亲信,暗中全面掌控军政大权。邓小平自1977年重新上台,到1997年去世,20年时间,从来没有放松过对军权的掌握;其后期身体逐渐衰弱,就把军队日常管理工作交给其秘书王瑞林。

王瑞林上将任职总政治部副主任,总管全军师以上干部的调配提拔任免工作;他忠实执行邓小平的意图,受到邓小平的无条件信任,权力大到可以主导军委人选,向邓小平推荐自己山东招远老乡,张万年上将主持军委工作,其他如迟浩田、余永波等也都是王瑞林的老乡,从而使“秘书治军”达到新高度。

江泽民在邓死后初期,由于其秘书贾廷安军衔仅少将,职位不过军委办公厅副主任,军中威望尚浅,于是重用郭伯雄、徐才厚,作为自己在军队的代理人。直到2008年贾廷安随着调任总政治部副主任,主管干部,以及2011年升为上将以后,羽翼逐渐丰满,开始大肆安插亲信,大力培植自身势力。

2012年薄熙来事件爆发,成都军区领导跟着淌浑水。当时贾廷安在请示江泽民同意后,紧急调动自己在总政的亲信(曾任总政干部部长),时任空军政委的朱福熙中将,任成都军区政委,与早先已任成都军区政治部主任的柴绍良中将(原总政组织部部长)一道,处理善后,稳定局势。从而标志贾廷安正式掌牢军中干部任免调配权。

自此之后,一发而不可收,各大军区,二炮、武警等军兵种,许多重要职位,特别是政工部门,都已为贾廷安的亲信占据,如军委办公厅主任秦生祥中将,武警政治部主任方向少将,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刘滨少将等等。

由此可见,贾廷安步邓小平王瑞林的后尘,以秘书背景,在总政治部这个位子上,主管干部提拔调配工作,实际操控军队人事大权,进而控制军队。最终,郭伯雄与徐才厚的倒台,宣告江泽民秘密治军进入全盛时代。这也就是邓小平首创的,为江泽民发扬光大的“秘书治军”的历史现实背景。

十八大习上台后,面对的局面即是这种宵小掌军的局面。习近平自己的秘书钟绍军,半路出家,以大校身分任中央军委办公厅副主任,实际上就是一个传声筒,处于非常屈辱的局面。因为即使历来军委主席的办公室主任都是少将起步,王瑞林、贾廷安、吴志铭(胡锦涛军事秘书)都是一穿军衣就是少将,唯独习大的军事秘书钟绍军,以大校起家,想必掌军权的江泽民、贾廷安成心打压,不愿这个人冒升太快。除了秘书外,习大在军中没有亲信,前后左右都是江泽民的左膀右臂。那种官媒一再灌输的,认为习大一上任就掌控军权,神勇武功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